金炉香尽漏声残(四)

    “鸟妖!”不知道是谁惊慌喊道。

    火红色的大鸟,金黄色的尖喙,双目如同镶着滴血的红宝石熠熠闪亮,尾羽飘逸绵长,色泽浓艳亮泽,逶迤于地,蜿蜒柔顺,燃着花火的羽毛里,不知是火光的照拂还是金光的折,居然均匀的染着黄金一般的色泽,金线细细的纹路辅在火红的色彩上,衬托出大鸟优雅富贵的体姿。

    又是一道鸣叫,大鸟伏低下漂亮的脖子,金喙对着青衣道士试探的探了探,好似在测量他的安全

    青衣道士高举朱砂玺,锁眉看着大鸟,不敢逾矩半步。

    鸟妖???这只大鸟,是迦罗?

    乔慕远惊震,她当真是妖崇?口传来屡屡抽痛,不知是失望,还是什么?

    不及人多想,大鸟已忿然起,扑腾着翅膀,袭向那个有明显敌意的人。

    它双足下裹着金色皮茧的爪子伸出,锋利断铁的尖甲没入青衣道士的手臂,鲜血淋漓而下,爪心因为撞上朱砂玺而凹进了一大片。

    大鸟踉跄后退,受伤的爪使它更加狂怒,它厉然尖叫的声音直灌人耳膜,凄厉狠烈,震人心神。

    “印!”青衣道士顾不得手臂伤重,眼看大鸟受伤,捉起朱砂玺穷追上前,脚下发力腾空而起,他一手摁住大鸟头顶,一手猛向大鸟额前钉下……

    然而,大鸟上火光乍起,八个红兜童子前的阳两极镜被火光一照竟齐声碎裂,因镜子而制造出的特有金光消失,自大鸟上发出的火光便成了此时最夺目的色彩。

    大鸟尖鸣,红宝石般的双眼泣下如血泪珠,掉入空气里,无引自燃。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看着大鸟振翅高飞,青衣道士被大鸟突起的蛮力抛落在地,周衣袍已被火噬的残缺不全,露出的肤也尽数成焦。

    大鸟在空中优美的展翅舒羽,一火光燃烧的淋漓尽致,点点红芒散出,漫天飞扬,如同绚丽的烟花盛宴,弥满人眼,叹为天景。

    它并未飞走,流连在别居的上空盘旋起舞,仿佛正已生命为燃料,不遗余力的舞出一场极致奢华的名为涅槃的惊鸿。

    涅槃?涅槃?!对!涅槃!

    乔慕远不知为何会想到这两个字,目光紧锁着大鸟的影,看着它的羽毛卷曲、燃烧、成灰、最后化成漫天红芒……看着它的羽毛一层层变薄,露出里面如玉般光滑的血色肌,火焰炙烤着,迅速的抽干肌里的水分……

    从尾羽开始,体一点点燃烧殆尽,双翼的翎羽在火焰中发出哔哔啵啵的响声时,大鸟垂下头来,鸣着无人能懂的凄厉曲儿降下,落在术幡遗址正中的时候,人们才看清,它双翼打开成圆弧形保护的,是一抹小蜷缩在地的红色影。

    大鸟俯下来,鸟头轻置在迦罗脸上,泣血的眼微合,和着它鸣叫的曲子有规律的流出泪来,巨大的鸟整个儿在燃烧,羽毛血在火焰中变为灰烬,却丝毫没有伤到与它相偎的迦罗。

    琥珀盏流泄着晶光,细细的血水缓慢的经过迦罗的脸颊,爬过灰白的地板,流进琥珀盏里,一点点耀亮盏中光芒,过程虽远,大鸟的血泪却丝毫没有浪费。

    眼睫微颤,眉心拧蹙,迦罗缓缓掀开眼帘,眼前一片朦胧,颊边温暖的熨帖着什么,无法转动僵硬的脖颈,迦罗看不见是什么和她贴靠着的。

    她不是妖崇!她不是妖崇!乔慕远心下一喜,推开依在边的女人,他跨步迎向迦罗。

    “慕……”她看见他走向他,她还记得他的眉眼,记得他的影像,记得对他的恨嗔痴……

    她还没忘,没忘,真好!记忆中的他就是这样走近她的,她记得……

    在乔慕远近到迦罗边时,大鸟蓦然仰首,眼角滴落最后一滴泪,周的火焰足足比先前旺了一倍有余,烈焰摇曳,红芒璀璨漫天,将大鸟整个儿包裹,转瞬便将之燃烧殆尽,只剩满地灰烬……

    “迦罗!”他上前将她抱起,小心翼翼的护在怀里。

    灰烬里,啾啾探出一颗灰不溜丢的小脑袋,雏鸟儿连眼都睁不开就已经扑腾着要站起来了,皱嫩的翅膀扑打着灰烬,扬起一阵轻尘。

    “凤凰、凤凰……”道士孱弱的呼吸和着懦语传来,为自己的好坏不分哀歌。

    传说,有一种鸟,毛色绚丽,巨大无比。

    传说,有一种鸟,象征永生,可以为人带来吉祥福瑞。

    传说,有一种鸟,浴火可重生,超越生死。

    传说,有种名叫凤凰的鸟,隶属神鸟,每有明君临世,便会出现它的影子。

    涅槃,唯有凤凰当此一词。涅槃重生的凤凰,比之前,美丽华贵更甚!

    “疼……”倚进他怀里,迦罗皱眉喏语,伏魔阵中的东西,几乎要缠碎了她。

    乔慕远屈膝将她抱起,看着她脖子脸蛋上密布着可怕的猩红伤口,不知道破败的锦衣下,伤势可会更严重。

    “所有人,押下去,听候发落!”他冷硬的命令道,面部线条紧绷,眼中尽数是狠劲。

重要声明:小说《莲乔:卑爱,阿修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