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炉香尽漏声残(三)

    琅环全力护主,双拳难敌四手,反被擒下。

    琉璃眼见迦罗临危,却无人出手相助,急之下只得偷溜出去搬救兵。

    这厢伏魔阵收阵不到一刻钟,便已有人匆匆赶回……

    乔慕远嘻笑着步入园子,护院手持大刀围着院墙站了一个合围,也将他前进的步伐挡下。

    “怎么,都不用做事,围着沧澜苑就能吃饱了是不是?”乔慕远挑眉一笑,愠怒含在眉梢,没他的准许,沧澜苑是不许闲人进入的。

    “爷,苏姑娘留话说,不让任何人进入,”护院提着大刀,背对着他,尽职而贴心,“爷此时不宜入内。”

    “谁才是你们的主子?!”乔慕远轻声质问,眼光越过护院落在旋转的术幡上,不容拂逆的态度强硬而明显“还不给爷滚开!”

    “爷……”

    “滚!”双手成拳,脸色已经微寒。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今兮,得与王子同舟……

    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

    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山有木兮木有枝,

    心悦君兮知不知……”

    颤声吟哦的诗句断断续续,声线轻细哀婉,金铃木鱼吵杂喧闹的响动里溢出这样的异音,微微刺痛着乔慕远的心。

    “你们在干什么?”乔慕远拨开护院,大踏步上前。

    “王,王爷。”苏轻浅一愣,随即快速的换上一张谄媚的面孔迎了上去,“爷,这位是天师,正在收拾不干净的东西呢。”

    “哦?那爷倒想知道,爷的沧澜苑有什么东西不干净了?”手掌贴上苏轻浅后腰,看似甜蜜的拥扶,实则不着痕迹的将某人从自己上推离。

    “六王爷,您苑里有只道行颇深的火狐,不除不足以保王爷安康。”青衣男子躬行礼,不吭不卑的直视乔慕远愠怒的眼。

    “那本王倒该要好好看看了。”他扯唇一笑,目光投向术幡,深邃难解。

    “王爷放心,只差半炷香的时间了,马上畜生就会显出原形了。”手上准备好了封印妖崇专用的朱砂玺,只等术幡撤去,狐妖现形的当口狠狠钉下,妖孽便可除去了。

    乔慕远好整以暇的看着,似乎并不打算出手救人,他还清楚的记得那晚迦罗的诡谲反应,他也很想知道,她,到底是不是妖崇!

    “王爷,小姐她……”琉璃躲在一旁言又止的提醒,却被苏轻浅警告的眼神制止住。

    “慕……不要,不要,不要想不起来……不要忘……不要……”喃喃细语,字字落在乔慕远心坎,怜惜已起,又硬生生的被压制下去。

    “移阵!”红兜童子跳下,在离术幡几步之外围抱成圈,前红兜打开,里面各缚着一块阳两极镜,将所有光都聚向术幡正中。

    “撤阵!”术幡一副副撤去,蕃内,金光迸散,凌云驾

    青衣道士五爪并紧,扣住朱砂玺鹏跃起,脚下起了十成迸劲,手中下了十成功力,全力一搏,旨在诛灭迦罗。

    乔慕远看不见迦罗在哪儿,前方金光目,看见的,只是白晃晃一片炽光,不由得半眯了眼想看个清楚,可是光芒炽烈,越发想看清楚,就越发刺眼扎目,须臾,眼中便被水雾塞满,不得不闭目。

    尖怒的鸟鸣蓦然响起,平地袭来一阵强劲的飓风,火的似乎能烧焦所有有水分的东西。

    乔慕远率先睁开眼,待看清景象,已被震得说不出话来……

    一只巨大的火鸟展翅立在金光之中,双翼打开成圆弧的形状对着青衣道士,花火在它艳丽的羽毛上燃烧,散落点点红光,飞洒飘扬……

重要声明:小说《莲乔:卑爱,阿修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