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头花下,两同心处(二)

    ,圣上有旨,太后寿诞,各王侯郡爵携眷上京。”

    “娘娘还说什么了?”

    “娘娘还问,是不是照往年例,准备供贺礼品;还有今年爷是从别居入京,还是回王府同娘娘一块儿动。”

    “礼品往年是如何制备的今年照旧。”

    “那行程……”

    “看吧,要是月末了,本王都未回王府,着娘娘同如夫人自行入京。”

    谈话的声音已被有意的压低了下去,却依然吵醒了屋内小憩的佳人。

    迦罗蜷缩着双腿,怀中抱着琥珀盏,俨然是一副熟睡的美好姿态。

    乔慕远打发了传话的下人,蹑手蹑脚的回到屋里。

    “吵醒你了?”以为迦罗依旧好眠,却看见她不小心颤动的眼睫,乔慕远有些内疚。

    “没什么,本来就没睡着。”迦罗莞尔,大大方方的睁开眼。

    一时间乔慕远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瞧着迦罗隐有血丝浮动的眸子,尴尬的不能言语。

    “刚才好似听见你们说,要离开?”打破僵硬的气氛,她牵强的挤出笑容,越是想装作不在乎,反倒越不能洒脱。

    “太后寿诞,按惯例,所有王侯郡爵都得回京纳福。”

    “那你什么时候动呢?”

    “等岚陌回来。”不动声色的选了离迦罗最远的位置,乔慕远在榻沿上坐下。

    “你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

    岚陌去乾达婆城寻药,那城位于海市蜃楼之中,大海渺渺,若要寻到,少则三五月,多则可能便要数年,还不说寻到城镇后,乾达婆族人会怎生为难岚陌——求药之行如此之艰,可想废时又能少到哪儿去。

    “不知。”乔慕远烦闷的以手抚额,有些懊恼当时怎么就答应岚陌,要寸步不离的守着这个来历不明的危险女人。

    “你走吧,迦罗会自己照顾好自己的。”惨然一笑,怎看不出他的懊恼,是自己拖累了他吧?

    “本王等他到月末,若是他未回来,本王就带你一同上京!”乔慕远虽不是什么言出必行的人,但应承的事,却必定是要做到一诺千金的。

    “呃?”

    “还有半月,你好好休养,路途奔波,本王不希望谁拖累行程。”

    他霸道的放出话来,这让迦罗有些受宠若惊——是不是,他的意思就是他不会抛下她一人——只要他不丢下她,只要他愿意带着她,哪怕只剩一口气了,她也是要追随着他的!

    “迦罗一定不会成为你的累赘的。”她郑重其事的道。

    乔慕远剑眉微锁,将她的小心翼翼看在眼里,心中随之蔓延出绵绵的疼惜,想将她好好藏在怀里……最终还是作罢……

    “你好好休息,有什么需要尽管提出来,本王一定办到。”只能口头上安慰她,知晓她要的是什么,他却偏偏不能轻易给予信任。

    “需要的时候,迦罗不会客气的。”她笑说,脸上也有了几许红润的饱满。

    也许女人真的是要来呵护才能更加的靓丽动人,他们之间也许尚未萌芽,可是他对她逐渐显露的善意,已然悄悄烘焙了她的心。

    “那你先休息吧,本王守着你。”

    她乖巧的闭上双眸,琥珀盏隔着锦被搁在腰腹的位置,红光流转,温暖着她全奇经八脉……

    在一切疑惑解开之前,他们唯有客往来,乔慕远的视线落在迦罗手中捧着的琥珀盏上,陷入沉思……

重要声明:小说《莲乔:卑爱,阿修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