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却巫山不是云(三)

    葬花榭被一道气墙笼罩其中,榭外不仅汇聚了大批的奇人异士,更有上百好手夜把守。

    “小公主?小公主?”

    绘满五彩牡丹凤纹的四柱上,岚陌扶住迦罗虚弱的子,如瀑青丝倾泻而下,流落在鸳鸯锦被的图案上。

    “妖孽,不要,抱本主……”迦罗青灰的脸色被辉光映出诡异的的狰狞。

    “他差点要了你的命!”岚陌心疼的将迦罗搂在怀里,白皙的手抚着她拧紧的眉梢。

    “本主是自愿的!”迦罗惨然一笑,臻首一斜,躲过岚陌的抚触,“本主的命……本来就是慕的……”

    “你的命,是魔族的!”岚陌咬牙纠正道。

    “妖孽,你知道的,本主执着的,只是慕而已!”迦罗道,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膛的起伏大的有些刺眼。

    “好了好了,不说了,本座知道就是了!”岚陌眼快的一把抓住迦罗手腕,掌中真气淳淳的输入迦罗体内。

    迦罗淡淡一笑,合上双眸,调息融合岚陌给的力量……

    “小公主,你准备什么时候坐拥魔王之位呢?”岚陌淡淡地问,注视着迦罗的眼光希翼而无奈。

    “什么?”

    岚陌沉默,只瞅着迦罗慢慢恢复光泽的脸,缓缓渡着自己的真气……

    “你的辉光无法回去体里,”岚陌道,眉峰微拢,“本座这就去乾达婆城求药,你乖乖呆在这里,不许胡来!”

    “妖孽,一直都是你在胡来吧!”迦罗不客气的斥道,她可没忘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谁!

    岚陌呛笑,心下决定治好迦罗后,一定要找个地方避避风头。

    “你神通已失,等同凡人,遇事决不可强出头,”岚陌细心交代着,“每须运气一个周天,内伤自会好转,琥珀盏不可离,更不可以丢失或碎裂……”

    “妖孽,该怎么做,本主知道!”迦罗低声,虽有岚陌给的真气护体,仍是有些呼吸不均。

    等了许久,岚陌松开迦罗,幽幽叹了一个“好”字,转朝门外走去。

    “妖孽!”迦罗紧促的喊出声,火红的影躺在榻上,青丝逶迤,双目紧闭。

    岚陌顿住脚步,手在振袖下握拳,面额紧绷,眼中只剩满目的坚毅。

    “可不可以不去?”迦罗低声,知是明知顾问,还是心有不甘的问出了口。

    “迦罗,你是魔族的希望!”岚陌沉声,一别往的漫不经心,“一如也只有魔族,才是你的希望与后盾一样!”

    “可是,千年……”

    “我只要知道,你活着,能带给魔族世代兴旺,所有一切,我都愿意做!”岚陌道,挥手撤开结界,形落在房门外,透过屏风,迦罗只来得及看见隐绰的姿态。

    可是千年一劫……

    岚陌,千年一劫……

    迦罗手中紧握着琥珀盏,辉光被缚在其中,闪着明晃晃的色彩……

    子在锦被里蜷曲成一团,她将琥珀盏抵在心脏的位置,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似乎稀薄的空气,泪,顺着眼角滚落……

    一只巨大的火鸟尖鸣一声,从天而降,燃着花火的翅膀展开,躯重合进榻上挂的帷幄里,像一幅巨大的屏障包裹起里面那瑟瑟发抖的红衣女子。

    似乎有金色的光芒流泻进斗室,纠缠着榻上的鲜艳,安谧却暗藏波澜……

    “岚……陌……”迦罗压抑着声线,只在臆中痛呼出这个陌生却又熟悉的名字……

    走到这一步,谁也不能阻止命盘的转动了么?她刻意保护了那么多年的珍视……

    “小公主,朱雀留给你,等我!”岚陌的腹语在耳边响起,又恢复了昔的云淡风轻…

重要声明:小说《莲乔:卑爱,阿修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