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红嫩绿春明媚,君须早折(三)

    书楼中传来铁器破裂的声音,尖锐而高亢,直震得人双耳发麻。

    乔慕远猛地调转视线,看见岚陌的影子已冲上了四楼,衣袂飞度,优雅飘逸……

    好一个岚陌,当真不是等闲之辈。乔慕远勾起唇角,一手将迦罗搂的更紧,一手出其不意的点了她的位。

    “本王不希望你插手。”他在她耳边低缓邪冷的道,一字一句是咬着牙缝吐出来的。

    迦罗一惊,他是在怕自己出手助岚陌么?眸色旋即暗了下来——这男人,不信她……

    浅浅一层水汽氲上眸底,心里滞的有些难受,她的一切都只为他,他却一直踩着她的脆弱……

    怎会瞧不见她眼底的雾汽,乔慕远面色一冷,只当她是在为岚陌担心,中怒气二度上升。

    “本王的女人,心都只能是本王的!”乔慕远喝道,却依旧将迦罗搂的死紧,气愤这是个不合格的细作的同时,更气愤迦罗是归别人所有的事实。

    迦罗抬眸,刚才他说“本王的女人”,她听的十分真切,指的是她么?

    泪,潸然而下,唇瓣微有颤抖,却因位被封说不出话来。

    乔慕远无视怀中女人泣泪,显然,他又误会迦罗喜极而泣的表现了……

    “拿下岚陌,无论生死。”乔慕远狠声喝道,大掌一带,将迦罗的脸强行摁进怀里,一手的湿溽,却让他的心,也跟着乱了……

    迦罗缩在乔慕远怀里,这个男人总有本事让她的心大起大落一番,她的脸贴在他的口,听着那有些急促却依旧有力的心跳。

    既然他不希望自己插手,那她就安安静静的呆在他边,任命般的由他点中位,不做挣扎。

    “呵呵,好精妙的机关,六王爷,多谢你为小生提供了这个可以活动筋骨的机会呀!”岚陌妩媚的笑声在夜空中传开。

    只听得瓦砾破裂的巨响,那红衣翩然的影便跃然梁顶,红衣翻飞,青丝飞扬,周是漫天白雪,他如踏雪谪仙窥临人间,绝美异常。

    明晃晃的灯光照拂下,乔慕远脸色铁青,目光生冷的盯着华丽出场的岚陌——头,微点,书楼四方万箭齐发……

    这样难缠的对手,他还是第一次遇上,既然是对手,那断是没有留下的道理了。

    岚陌形轻盈,在箭雨中左绕右闪,全然一副戏耍姿态,倒是把乔慕远气的不轻。

    从怀中勾出迦罗的脸,精美的脸儿因泪痕显得有些狼狈,他突然发现,她额间描着一枚巧雅的额钿。

    红色的丹蔻细腻的绘出一朵摇曳生姿的莲花,这是他从未见过的额钿式样,纤细的丝纹描摩花形,着笔的轻重不一,勾勒出花瓣浅艳不同的色泽,最精妙的还要数额钿的定型,居然是以镂空的画法为主要构架。

    是为岚陌画的?乔慕远心中气闷,想着早前迦罗对他一口一句的意,一言一行的深,似乎都变的虚伪而廉价。

    “很担心他吧?”乔慕远掀起唇角,明知迦罗无法动弹,依旧强制的拿虎口低着她的下颌。

    俯,低头,印下霸道而狠戾的吻……

    …………………………………………旒缨………………………………………………

    王爷啊~~~大庭广众下的,还是不要弄的太基了啊~~~

    呼呼,可怜的迦罗,是在怎样的况下华丽丽的丢掉初吻的呀~~~哎~~~~

重要声明:小说《莲乔:卑爱,阿修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