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思往事泪暗滴(一)

    葬花榭是江陵别居最北角的院落,据说自葬花榭修峻以来,在此留居过的女子个个国色天香,却也个个都红颜薄命,是以,别居中的美人从来不会涉足此处,这里也因之成为了公众的地。

    苏轻浅是六王爷目前最宠的女子,三月前在帝京的国宴上,她在薄雪中倾舞一场,艳妩媚的一个回眸,轻易的俘获了那个男人的心,从此,她成了他独宠的女人,享尽了无限的风光与疼惜。

    她站在葬花榭的院墙外,迎花的枝桠缠绕在墙垣,斑驳而萧索。如今,整个别居都在传言,说有个女子将会替代自己,所以,即使再忌讳这里,她也得来。

    “苏姑娘,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门扉的影里,婢女悄没生息的走了出来,这是一个长的及秀雅的丫头,明眸皓齿的可人模样却透着一股森然冷气。

    苏轻浅一怔,随后极不自然地笑道:“六爷把琅环你都拨来照顾妹妹了,我这个做姐姐的,岂有不来探望一下妹妹的理儿?!”

    “王爷有令,各屋主子不得探望迦罗小姐。”琅环冷声道。

    苏轻浅心中一悸,十指在水袖的掩饰下蓦然收紧。“所有后果本姑娘会一力承担。”她到想看看,是怎么样的女子,居然让她的男人如此费心。

    是的,从十年前第一次看到乔慕远,她就认定了这个男人,所以,她忍受着天寒地冻,不在乎相府千金的名声,国宴上抛头露面舞罢一场,终是得来了他的青睐,如今,到手的幸福,她断不会拱手让人!

    “苏姑娘……”琅环还劝阻,苏轻浅带来的侍卫却已抢将她挡了开去。

    “本姑娘说了,后果一力承担,”苏轻浅不满的道,一边已抬脚跨进了葬花榭,“下作的东西!”

    穿过葬花石径进到榭中,苏轻浅眼细的打量完所有的装潢,一溜的古董字画架设得屋中高雅典致,这些可不是别居中其他院落可比以拟的奢华。

    有些许的气闷,苏轻浅径直闯入主寝,那盈着湿气的青玉莲台浴池的右侧,一方垂珠屏风之后,便是她的目的地所在。

    “迦罗妹妹,近来子调养的可还好?”苏轻浅带着惯有的高雅站定在屏风前,好将整个主寝的内外尽收眼底。

    那是个一红袍的女子,只见了她端坐在妆镜前,手里一把晶红的状似血珊瑚质地的发梳有一下没一下地理着前的青丝,似乎并不打算理会来人。

    苏轻浅稍斜了眼睑便瞧见了妆镜里那颜色无双的容貌,惊骇的同时,妒恨更郁。“怎的妹妹这是不待见姐姐,还是……”

    “你是慕的女人?”迦罗截下苏轻浅的话头,执梳的手食指搭在梳齿上,微扣着第二环齿节。

    “咦?妹妹这话姐姐听着便有些好笑了,”苏轻浅掩嘴详笑,“这江陵别居的所有女子,不都是六爷的女人么?难道妹妹不知?”

    “呵呵,”迦罗起,不描而黛的眉微挑,眼神淡漠的扫过苏轻浅,只云淡风轻的道“这样一张脸,也配留在慕边?”

重要声明:小说《莲乔:卑爱,阿修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