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在玉壶(一)

    终于又见了,她就知道,千年后转世的他,一定不会再那般冷血无。当初不惜一切地保留下他的灵魂,她等的,就是这一刻。可是,为什么听见他的风流,自己会那样的难过?窒息般地心疼……

    昏迷中的迦罗蛾眉紧皱,眉首浅浅涡出两粒酒窝,干裂的唇苍白无色,面颊因高烧的缘故染上不同寻常的潮红。

    ……………………………………………………………………………………

    “即使千年后转世为人,那个人也不再是孤王。”慕盘膝坐在修罗山下,墨色的长袍下摆印着斑斑血迹。

    “不,那还是你,他将有你的灵魂,他就是你。”迦罗僵硬地笑无奈而苍白,每个人都将轮回,无论多少次,他都是自己。

    “宗主何必逆天行事,孤王注定是要灰飞烟灭的,你无非是强留孤王的灵魂,没有孤王的元神,这世上将再也没有冥王慕。”慕冷声嘲道,他生来尊贵,绝不肯借他人之手使自己苟活。

    “我不管,”迦罗尖声叫道,绝美的容颜因激动而显得红润,“这一世你没有根,下一世,你一定会上我的,一定会的。”

    她有媚惑三界的容颜,却独独进不了他的眼,因为冥王,是无的啊!她是多么的悲哀,一颗心给了不知道珍惜的人,可是还好,只要他转世为人,拥有了七,他就一定会上她的,因为她有绝世的容颜,她是如此肯定……

    “那便不是孤王在你,而是另一个人,”慕残忍地笑道,嘴角溢出一丝青黑的血,“孤王所有的意识,将同元神的消散而消失。”

    ……………………………………………………………………………………

    孤王所有的意识,将同元神的消散而消失……孤王所有的意识,将同元神的消散而消失……

    那便不是孤王在你……那便不是孤王在你……那便不是……

    “不……”迦罗惊坐而泣,从梦魇中回过神来,千年了,这梦境扼制了她整整一千年,可是当初也是迫不得已啊,她只能保住他的生魄,对他的元神,却无能为力,她整整自责了千年,她也想留住他的元神的啊……

    “啊!小姐醒了。”小丫头惊喜地叫道赶忙端起桌边的药汁送到迦罗跟前,这碗药汁已在小姐昏迷时反复温了多遍了,主子交代过一定要在小姐醒来的时候让小姐喝下药汁。

    “这里是……”迦罗淡漠地看着小丫头,那灵动的眸子里干净得没有丝毫杂尘。

    “回小姐,这儿是六王爷的别居,”小丫头一板一眼地答道。

    “慕!”迦罗一愣,旋即想到昏迷前见着的男子,“慕呢?慕在哪儿?”迦罗心中一急,盯着小丫头的眸光骤然锐利。

    “王爷在苏姑娘居处,”小丫头道,将手中药碗递上,“小姐,先用药吧!”

    “苏姑娘?”迦罗疑惑地重复道,其实心中已有了答案,只是她不愿面对那样的不堪。

    “小姐不用担心,小姐如此好看,王爷不会宠苏姑娘太久的,”小丫头全不察迦罗的异样,自顾自道,“小姐先养好子要紧,府中人都猜以小姐的美貌,以后定能专宠的。”

    “慕是王爷?”迦罗试探地问。

    “怎么,小姐不知道么?”小丫头好奇地看着迦罗。

    “他有很多女人?”这是她唯一不能忍受的不堪,但愿小丫头别给出让人难过的答案。

    “小姐,”小丫头灿烂地笑道,“王爷的人缘国中人尽皆知啊!”

    迦罗心口一窒,一阵眩晕袭来,温的液体从喉口滑进嘴里,她紧抿双唇,他有很多女人,他有很多女人……

    “小姐?”小丫头见迦罗不语,担心地瞅着她越见苍白的脸。

    一咬牙,迦罗生生将口中的血吞进肚腹。慕,但愿你还没有上任何的女人。

    接过小丫头手中的药碗,仰头,一饮而尽,苦涩得说不出的滋味,一如他当年拒绝时给出的羞辱。

    “你叫什么?”迦罗放缓了语调问。

    “奴婢叫琉璃,王爷拨来琉璃,琅环贴照顾小姐,琅环替小姐温膳食去了。”琉璃天真地笑语,当真是个无忧无虑的孩子,迦罗想着,目光不由眺向窗外,曾几何时,自己也有这般快乐的笑靥……

重要声明:小说《莲乔:卑爱,阿修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