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识初见不相辨

    年三十落下这年最后一场雪,天色压得很低,夕阳从龟裂的云缝中艰难的钻了出来,在遥远的天际烧成一丝不顾一切的欣喜,带着破灭前绝望的色彩。

    迦罗狼狈的倚靠着城楼,烈火般晶红的锦衣上纵横着无数的丝纹,暗红的色彩,渗合着血浆的腥甜气息。

    “慕,我已经很近了!”迦罗呓语,纤长的指腹扫过破败的锦衣,转首,她迎着夕阳的最后一丝光亮、倒下,几不可见的红色辉光在她的指尖轻舞!

    裹着上乘貂皮的鎏金顶子的马车配合着车内喧嚣的人缓缓行走在铺着浅雪的官道上,车夫沉默的驾着马车,三匹毛色亮泽的大宛良驹步调一致的向着江陵城迈进。

    “爷……你好坏的!弄疼人家了。”女人呼地声音夹杂着丝丝喘息,不难想象车内是个什么境况。

    “啧啧啧……看你受用的啊!”乔慕远爽声笑道,“撒谎的女人,看爷不好好……”

    “呀……爷……”

    寂静的夜,是什么在远处乱?迦罗黛眉轻拢,微张的眼帘模糊地捕捉到远处官道上缓缓而来的马车。纸醉金迷的声音,从那里来,好似从遥远的地狱慢慢蒸腾而来……

    “爷会好好疼你的。”乔慕远笑道,明明应该是冰冷的声音,此刻却是柔四溢。

    迦罗心口蓦的一痛,尖锐的触感真实而令人窒息。“慕……”呢喃耳语混着口涌上的血破口而出。错不了,错不了,这世间,除了他,谁,谁又还配有这种神袛般的嗓音?

    “停车!”

    马夫不慌不忙地收紧缰绳,大宛良驹在马夫的指示下驻步,方向却毫无差异的向着城楼。

    “爷,江陵城到了,还是快些进城吧!”马夫翻下车,对着车厢恭道。

    “爷听见有美人在叫爷,去,给爷瞧瞧去。”乔慕远嘻笑道,衣衫不整的推开厢门,厢内明黄的灯光霎时洒了一地,他慵懒的倚坐于内,一的金色,藏着人的贵气。

    “爷,没有!”马夫果断的答道,这样寂的夜,如何会有女人!

    “今夕何夕兮,中搴洲流……今兮,得与王子同舟……”乔慕远微敛了眉梢,细细地听着,空灵的声音飞扬,好似言者就近在旁,蓦然,他垂首看心——这微弱地声音竟似从自己的心口传出。

    “爷,怎么啦!看心干嘛啊?”女人从乔慕远背后缠上来,青葱般的指有意无意的安抚着心房的位置。

    “你们……”乔慕远惊愕的抬头,将车夫的迷惘和女人的迷醉尽收眼底,难道他们,听不到?

    "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迦罗低吟,过度虚弱的子因呼吸而剧烈起伏着。血顺着嘴角滴落,晶红如火。

    像是着了魔似的,乔慕远突然从马车上跃而下,直奔着城楼而去……

    那抹晶红的影子在黑暗里逐渐突兀,她仰面向他,墨玉般的眸子里升起独属星辉的光彩,可是这点希翼所带来的愉悦,又如何安抚得了她心中那窒息般的疼痛?

    迦罗浅笑,指尖红色的辉光伴着她的低吟隐去,她看着他走近,一如当年那个傲世的少年,一点不变!

    “慕……终于,又看见你了。”迦罗浅笑低语,眸底倒影的他的影子渐渐消弭,她颓然,阖眼!

    “姑娘,你……”乔慕远一愣,那在黑暗中死寂的脸,像一张纤细的网将他紧紧裹住。那种束缚,好似来自遥远的时代……

    可是他们可曾相识?这种熟悉,明明却又是一种不可辨知的陌生……

重要声明:小说《莲乔:卑爱,阿修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