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安忆,不能有的伤害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百川鱼海 书名:一叶知秋
    “叶安忆呢?”唐啸东回到家里,却没有看见叶安忆的影,忍不住问起。*.叶小姐一直待在自己的房间里。”保镖如实回答,正思量着心不好四个字该不该说出口,那边已经上了楼。

    唐啸东和叶安忆的房间一东一西离得很远,从前便是一个向左转一个往右转的关系,如今看来,却是相离得有点远。

    叶安忆盘腿坐在躺椅上,望着天渐渐沉下来,心头的焦躁已经平息了很多。门口传来的敲门声,大约是唐啸东回来了,她猜想,却没有半点动作。

    唐啸东开门进来便是看到这样一幅场景,叶安忆削弱而单薄的形在黄昏里分外温柔,让他有点回不过神。

    “该吃饭了。”他一步一步走进,及至侧,几乎有那么一瞬间的冲动,想要蹲□仰望她。

    “唐啸东,我什么时候能回家?”叶安忆淡淡地开口。“这里就是你家,还想要回去哪里?”唐啸东原本沉静下来的心又被拎起。

    “半年前我已经从这幢房子里搬出去了,这里可以是你的家,可以是云菡白的家,但绝不是我的家。”她咬着嘴唇,有些冷漠地开口,“我们已经离婚了。”

    “叶安忆我告诉你,我绝对不接受你单方面作出的离婚决定。”唐啸东瞳孔微缩,看着有些凶,“那本离婚证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

    “单方面?”叶安忆觉得不可思议,几乎要笑出来,“协议你也签字里,连离婚证都是你去办的,你竟然说这是我单方面的决定?唐啸东,你未免也太可笑了!”

    “你说什么?”唐啸东抓住她的手腕,将她从椅子上拉起来,“离婚证是我办的?”“想离婚的时候迫不及待地把证办了,不想离婚的时候就全部推给我。”叶安忆也有些恼他死不承认的模样,“唐啸东,你真无耻!”

    “下去吃饭吧。”两个人都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唐啸东先说了话,手没有松开,拉了她一下。

    掌勺的早已经不是秦姨,而是换成了另一个男厨师,一桌子的菜,却没有了那一碗惯有的汤。

    “秦姨呢?”叶安忆故意问道。唐啸东一怔,仔细地观察着叶安忆的表:“她做错了事,已经被开除了。”

    叶安忆吃得并不安稳,总担心在哪一道菜里或许又加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浅尝辄止,吃得非常少。*.

    “怎么只吃这么一点。”唐啸东蹙眉,叶安忆很瘦,但并不代表她不能吃,她还记得不久前在母亲家里,叶安忆吃得虽然不算多,可也不是这么少。

    “我不习惯在陌生的地方吃饭。”叶安忆放下筷子,“把手机还给我,我要给谭九非打个电话。”

    “我已经说过了,不要和他来往。”唐啸东也撂下筷子。“你不过是我干妈的儿子,非亲非故的凭什么干涉我的生活?”叶安忆蹭地站起来。

    “知道谭九非是谁吗?”唐啸东也跟着她起,“他怎么告诉你的?三中的英语外教还是非蕊的公关经理。”

    叶安忆看着唐啸东闪烁不定的眼神,心头一跳,忽然紧张起来。“唐先生…”两人正对视着,叶安忆的四位保镖进来了一位。

    “什么事?”被旁人打断,唐啸东并不生气,反而有点庆幸,他确实还没有拿到确凿的证据,若是他说了,叶安忆真的会信吗?还是如同谭九非得意洋洋地坚信叶安忆是倾向于他的。

    “是…”那人言又止地看了叶安忆一眼。“去房。”唐啸东急不可耐地想要知道,匆匆上了楼,那人也快不跟上去。

    叶安忆瞧着行迹神秘的两个人,也是松了一口气,她有些害怕唐啸东接下去的话,归根到底,她并没有全心全意地相信谭九非,即使他救过她多次。

    “叶安忆…”唐啸东似乎很着急,连门都没有敲便大步走进来。叶安忆刚解下一半的浴巾迅速拉起,头发湿嗒嗒还淌着水,活色生香的美人出浴图。

    “你怎么不敲门!”叶安忆面上火辣辣地,站在浴室里也没有其他东西遮挡,避无可避,只能将脸别开,眼不见为净的姿态其实不过是掩耳盗铃之举。

    唐啸东也许久才回过神,他记得离婚前那一会儿,两人明明住在一起,叶安忆却非要跑回自己的房间洗澡,来来去去很麻烦。

    他曾不声不响地腾出浴室柜架的一半位置,叶安忆却不领,依旧固执而乐此不疲,他很想问她一句,却不知怎么开口。

    见她这幅模样真的还是第一次,清爽得迷了他的眼睛。等强行收回目光,唐啸东三两步从柜子里拿了一睡衣,想了想又拿出一内衣裤。

    叶安忆尴尬得连谢谢两个字都说不出来,只迅速地合上浴室的门,安安静静了一会儿,突然啊的一声叫,然后是摔倒的声音,一连串的声响之后,才恢复悄寂。

    “叶安忆?”唐啸东光听着就觉得心惊,忙不迭地敲门,“叶安忆,你没事吧?”里头半天没有回音。

    他吸了一口气,拧动门把推进去,就看见叶安忆坐在地上捂着脑袋,上只穿着内衣裤,洁白的浴缸边缘留下了殷红的血迹。

    “叶安忆,摔哪儿?”他蹲□想把她拉近,叶安忆缩成一团动也不动,不知是太疼了还是这幅模样让她害羞了。

    血从她指缝里缓缓流下来,手背黏稠稠的,看着便是触目惊心的。唐啸东把她从地上抱起来,叶安忆牙关打颤:“衣服,先让我穿衣服。”

    唐啸东失笑,将她抱到柜子前面。见她站在一柜子衣裳前头,捂着脑袋竟然还在挑拣,他有点无语,随手抓过一件风衣就把她包裹住,就又一把抱起。

    她靠在唐啸东肩头,不知是晕血了还是吓得不行,半点也不觉得疼,只有点害怕。唐啸东揽着她,指尖一下一下地拍打在她的手肘,很轻,像是安抚,并在她耳边如若喃喃:“一会儿就到了。”

    急诊室很空,叶安忆有点心疼地看着护士将伤口周边的头发剪掉,她可以想象到时候自己脑袋秃了一块是如何可笑的模样。

    “不能少剪一点吗?”看着大把丢下了的头发,正打算开口,唐啸东却比她问得还要快,他记得叶安忆很惜她这一头黑发,最多剪短,从不烫染。

    “伤口有点大,不多减掉一些,不能全露出来。”小护士笑了笑,很专业地解释。两人都无话可说。

    麻药针细细长长的,刺破头皮疼得叶安忆龇牙咧嘴,眼角的泪花都闪烁了,用力地握紧手,大约没有发现那是唐啸东的大掌。

    “洗澡摔的?”叶安忆的头发还是湿的,医生年纪不大,颇有幽默感,自顾自地说着,“都以为洗澡是小事,知不知道每年在浴缸里发生的意外有多少起?”

    叶安忆面色绯红,真想把拿到埋进膝盖里,医生却还不肯放过她:“你们是夫妻吧?做丈夫的也不看着点,七针呐,都赶上一截小指了,心不心疼啊!”

    唐啸东默默地接受教育,叶安忆恨不得疼晕过去。“片子拍出来没有脑震,你这脑袋真够结实的。”医生一面开药一面调侃,让叶安忆越加无地自容。

    “我去拿药,你在这儿等一会儿。”等一切检查都做完了,确保叶安忆没有半点内伤,全是皮外伤,唐啸东扶着她在大厅里坐下,自己去拿药。

    等到他拿着药回来,位置上空空,哪里还有叶安忆的影。他将手里的药扎紧,连盒子都变了形,都伤成这样了,却还是不肯留下。

    叶安忆顶着白花花的纱布,手里只拽着一把大门钥匙。刚才换下的衣物都还在浴室里,摔跤自然是意外,只是在摔倒后,她第一时间便连滚带爬地从口袋里翻出钥匙捏在手心。

    事发突然且紧急,唐啸东只带了她匆匆出来,他大概没想到这样的时刻,她竟然还会跑。

    家里没人,她开门进去,刚打开灯又关掉,唯恐唐啸东发现她回来了,连铁门也再次锁上,做出她不在的假象。

    摸着黑走进房间,刚刚合上门,就听见了外头的开门声,有钥匙的必定是谭九非。叶安忆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打扮,匆忙换下来,准备穿上睡衣再出去。

    似乎有人给他打了电话,大约响了几声,他才接起来。“哦,很顺利。”他言语间颇为愉悦,“唐啸东诺放出一半的市场,就非蕊的实力,必然可以借着这一半的市场将唐氏全部吞掉。”

    叶安忆放在门把上的手停住,耳朵贴着门,试图听得清楚一点。“不会有问题,唐啸东虽然处处强硬,不过叶安忆在我手里,他对这个前妻很看重。”依旧是得意的语调,“为了阻止我们结婚,竟然肯用半个唐氏来换,真是疯了。”

    “他不敢告诉叶安忆我是gagner,他没有证据,以当下叶安忆对他的厌恶程度绝对不会相信他。等我吞并唐氏,就算让他昭告天下又如何?”叶安忆手紧紧握着门把,忍不住颤抖。

    大门口忽然又传来了敲门声,叶安忆的心一颤,片刻谭九非似乎已经打开了门,笑着道:“哟,唐表哥?”

    作者有话要说:╮(╯▽╰)╭,快不快啊啊啊啊啊...好抽啊啊啊啊啊...刷好多遍了啦!心力交瘁...

重要声明:小说《一叶知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