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安忆,不能有的 后悔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百川鱼海 书名:一叶知秋
    谭九非手上的刀一顿,便掉落在地上,哐当一声,如同心底的尘埃落定,终于觉得伤口有些疼,却远不及心头的纠缠的愧疚与甜蜜。.

    “小安忆…”他轻轻唤了一声,叶安忆依旧别着脸:“去医院吧。”“你帮我包扎。”见叶安忆的冷淡,他焦急地站起来,拉住叶安忆的手,“从前受了伤,都是你给我包扎的。”

    “走。”叶安忆冷冷地拉开门,他急忙伸手按住,似乎牵动了伤口,疼得他伛偻了腰,依旧固执地否决:“我不去医院,你给我包扎。”

    叶安忆抓着门把的手用力地捏了捏,最后松开,转去柜子里取出急救箱。她从来都是周到的,连药箱里的东西也很齐全。

    虽然贫民区的生存方式很残忍,但是生活在那里的谭九非却是几乎不会受伤的,唯一一次还是因为抢了十八区头目的女人,被追杀的几次。和普通的地痞交手与真正的黑手党又是不同的,那一段时间,他确实大伤小伤不断,但至少活着。

    他不去医院,死皮赖脸说自己没钱,叶安忆彼时也算个穷学生,那点外快除了生活开支,都花在飞往唐啸东母校的机票上了。

    她实在没有办法,就自己给他包扎,头两次弄得实在有些惨不忍睹,渐渐的也就熟练了,等她真正成为高手的时候,事也已经平息了。

    谭九非忍着口的疼痛,脱下头毛衣,伤口不算很长,其实,也并不太深,可就是流了很多血,触目惊心的。

    他的体已经见过无数遍,叶安忆仍旧是害羞的,不过当下的况并不许。她专注地盯着他的伤口,一点一点擦干血迹,或是心头带着怨念,下手便是有些重了,谭九非一个劲地倒吸凉气,又什么都不敢说。

    “先这样吧,如果发炎了,就去医院。”叶安忆将纱布扎紧,还是面无表的,言语间冷冷冰冰,即使手上的动作极为温柔。

    “小安忆…”谭九非犹豫着拉住回房间的叶安忆。“你早点休息吧。”她看准了谭九非不能用力,猛地抽出手他也是无可奈何。

    隔着一扇门,谭九非站了许久,直到疲痛交加,再也站不稳。而叶安忆,坐在沿上,无力地捂住面孔,她和谭九非,竟变成这样。

    大约还在生气,一连几天,叶安忆尽心尽力地照顾他,却不同他说一句话,即便他如何逗趣,她一样板着脸,只做自己该做的。.

    叶安忆的脾气是非常好的,很少发火,如何惹怒她,都只是撇撇嘴,或许睡一觉便忘记了,而这一次,谭九非知道,他是真的将她惹火了。

    “小安忆,不要生气了好不好?”他的伤口已经长好,顺着沙发爬过来,几分哀求几分撒,伸手拦住她的肩膀。

    叶安忆甩了甩肩头,没有说话,只是这么望着他。“我知道你不愿意答应我的,无论我用什么办法,你都不会答应。”谭九非垂下眼睑,看上去有些可怜兮兮的,“我真的是没有办法了,你只想让你嫁给我。”

    “谭九非,我是心软,可是我不喜欢旁人用这个弱点要挟我,尤其你。”叶安忆讷讷地开口,在她心里,谭九非不光光只是一个朋友甚至蓝颜,他曾在她最脆弱的时候陪着她,她是感激的,也永远不会忘记。

    “不会了,我发誓再也不会了。”他将她抱住,嘴唇慢慢凑过来,“对不起!小安忆,对不起,我向你道歉,你原谅我好吗?”叶安忆一偏头,反而像是主动凑上了他的嘴唇,愣了片刻,慌忙去推他:“好了。”模棱两可的回答,谭九非却是将它理解我原谅的另一种说法。

    “小安忆,我们…”谭九非观察着叶安忆的面色丢下第二枚炸弹,“什么时候去办结婚手续?”大约是忍了一周,他实在有些等不及,不光是他,也许,他的母亲也等不及了。

    此时气氛方才缓和下来,叶安忆也才挣脱他的魔爪,刚刚喘了口气,谭九非的一句话又让她饱受惊吓。

    “你是外国户籍,结婚的话…手续可能麻烦一点。”叶安忆压住心底忽然翻滚的慌乱,僵硬地提醒。

    “我已经加入中国籍。”谭九非笑了笑,有些放心,至少叶安忆愿意和自己正面交谈,还是关于结婚的话题,“昨天刚刚办完。”说着掏出份证,上头红艳艳的国徽镇住了叶安忆。

    “只要你点头,我们随时可以去办手续。”他目光盈盈,一片真诚让叶安忆想要躲避,她有些乱,结婚两个字,毕竟不是玩笑,何况她曾经失败过一次,和谭九非过一辈子,她真的得没有做好准备。

    “小安忆,我是真心诚意地向你求婚的!”他瞧出了叶安忆眼里的由于,立刻补充,这样无措的档口,竟然半个字也没有说错,“我一定会给你幸福的!你相信…”

    “明天去吧?”叶安忆打断他的话,面上平静,没有半点表,细听这么干脆的几个字,都是带着颤音的。

    “明天?”谭九非惊喜,又唯恐她反悔一般,立刻答应,“好,就明天!”一把将叶安忆从沙发上抱起来,叶安忆很轻,他几乎不费吹灰之力便将叶安忆抛向空中,叶安忆尖叫着被他接住,怎么也不肯松开她的手。

    见她脸孔苍白,谭九非讪笑,叶安忆的面色不全然是因为谭九非令人惊悚的动作,也许还有那么点是因为…她脱口而出的明天两个字,她想速战速决,怕再多拖两,自己就反悔了。

    她记得当年同唐啸东结婚,两人都没有去民政局,全程不过是签了一份协议,剩下的一切都是交由左右来处理,她从未拿到过结婚证,让她曾一度以为唐啸东并没有真正办理结婚手续。直到后来拿到离婚证才肯定,原来,她与唐啸东,是真的做过夫妻的。

    叶安忆照常去上课,只是有点心不在焉,最近这一阵,她开了不少小差,被mr张逮着把柄狠狠地训了一通。

    “安安,不吃午饭吗?”关好好晃了晃手里的饭盒,“是官闻西送来的营养午餐,我让他做的两人份。”其实关好好也是有点内疚的,mr张对她倾心已久,细致地追求几年,结果自己与旧复合,mr张自然将火气转嫁到好友叶安忆上。

    “你和赵晓吃吧,我请了下午的假,一会儿要…走。”叶安忆险些咬到舌头,便将就要出口的话吞了回去。“劳模叶安忆也要请假?”关好好不可思议,又昂首,“好吧,算你没口福,赵晓垂涎很久啦。”

    目送着关好好离开,叶安忆微微叹了口气,如果让她知道,且不说她是不是会反对,就她丈夫与唐啸东的关系,大约消息很快就会被唐啸东知晓,而叶安忆,根本不想让他知道。

    既有一些莫名的心虚,又带着些说不上来的压抑,眼皮连着头心口都跳得很厉害,总让人不安,觉得要出点差错,拍了拍脸颊,告诉自己不过是昨晚没有睡好罢了。

    民政局其实是一个最喜也最悲的地方,既能成其姻缘,也能毁其姻缘,来来往往的,到底还是喜气洋洋的多一些。

    今天不算个西方节,但应该在农历上是个良辰吉宜嫁娶,一对一对的年轻人还是很多,叶安忆当然不敢一个人站在结婚窗口,甚至连民政局都不敢走进去,只站在门口,等着谭九非到来。

    原本谭九非信誓旦旦地要去学校接她,叶安忆却说直接在民政局门口接头便好了,一定不让他如愿。

    两人的桃色新闻在谭九非离开学校之后便淡了,若是今天他又出现,且是以接叶安忆离开为目的,又不是正常下班的钟点,那几位上了年纪又嘴巴不严实的保安必定会想入非非,然后带动全校老师想入非非。

    原本约了下午两点半,叶安忆到得有些早了,频频看表,几次抬脚想要离开又勉强定住步子,后悔的感觉咆哮着涌上心头。

    越是接近约定的时间,她便越是后悔,甚至在两点已经过半的时候,谭九非依旧没有出现,竟让她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本市多家政府机关都因为新建而搬到偏僻的地段,民政局便是其中之一,位置之偏僻几乎让人放弃结婚的念头,甚至不少的士师傅都不太知道具体的位置。

    叶安忆是个很能忍耐的人,想着大约是找不到地方,又多等了半个小时,分针指向十二,谭九非已经没有出现。

    谭九非虽然散漫,但其实是个极为守时的人。叶安忆忍不住拨了他的电话,意外听见那头的冰冷的女声:“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关机?叶安忆心跳得更加厉害。

    “天滨大道那边出车祸了,严重的。”一个迟到的女人爬下的士,匆匆跑向早等在那里的男人,“车撞车,场面可惨了。”

    “今天领证,不提这种事!”男人嗔怪一句,牵着她的手往里走。

    叶安忆愣在那里,不详的预感愈浓,忽然眼前急刹的一辆黑色越野车,唐啸东匆匆下车,挟着一阵风,在她回神之前拉住她的手腕。

    “唐啸东?!”叶安忆又惊又急。“和我走。”他短促而有力的话语仿佛命令。

    “我在…等人!”她挣扎着拒绝。唐啸东抓得更紧:“在等谁?谭九非吗?他不回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有人不想让他们结婚.........到底结不结婚呢...真吐艳...ps:我们这儿婚姻登记处不在民政局...望天

重要声明:小说《一叶知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