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啸东,不能要的回头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百川鱼海 书名:一叶知秋
    “干妈…”叶安忆有点尴尬地笑了笑,“您说什么呢?”“不要和干妈装傻。*.秋淑芳皱了眉头,“干妈就想知道,你和啸东能不能复婚?”

    “干妈,您总说我能忍,但凡我能忍得下的,就不会轻易放弃,可但凡我放弃的,都不会再回头。”叶安忆眸色澄清,微微低下头,“既然我选择和他离婚,就不会打算重新开始。”

    “安安,你们之间是有感的,干妈看得见。”秋淑芳见素来温顺的叶安忆竟然态度强硬,也有些急了。

    “没有了,没有感。”叶安忆下意识地摸了摸眼角,有些潮,极为牵强地笑着,“干妈,既然他和云菡白两相悦,您也不要再阻止了。”

    “什么叫两相悦?瞒着我订婚,还不是一样黄了?”听到这话,秋淑芳反应激烈,猛地站起,“干妈只认你,其他的女人一律不会承认。”

    “干妈,你不要我。”叶安忆没有站起来,只仰了小脸,面上是不能遮掩的抗拒,“我和唐啸东,真的不可能了。”她恨他,恨得连心肝都疼。

    秋淑芳面色苍白起来,逆来顺受的叶安忆竟是如何也说不通。“妈,药吃了吗?”唐啸东擦拭着湿嗒嗒的双手,见她面色不善,快步走过来。

    叶安忆反应更快,已经熟练地将药剥好,放在手心递过来,连同水一起:“干妈,您先把药吃了。”

    “你们回去吧,我有点累了。”秋淑芳贯来有些喜怒无常,吃了药便对两人挥挥手,径自进了房间。

    叶安忆知道她在恼什么,也没有在说话,拿起茶几上的包往外走。唐啸东见她出门,也跟着走出去。

    “叶安忆,我有话和你说。”走出楼道,唐啸东唤住她。叶安忆的脚步顿了顿,没有停下的意思。

    “叶安忆,到底怎么回事?”唐啸东极少这样,怒气像是忽然来的,“和我说句话都不肯吗?”

    被他拉扯一下,叶安忆踉跄一下,回过神的时候已经被他按在车子上,背脊的凉意透过几层不料依旧透了进来,再蔓延开去。

    “有什么要说的,你说吧。”叶安忆不去看他的眼睛,有些冷淡地别开。“看着我。”唐啸东有点无法忍受,匡住她的下巴,着她的视线与自己的相对。

    饶是叶安忆再不服气,到底比不过她的力气,对上他漆黑的眼珠,脑子里一闪而过的是这一双眼,稍显细长,似乎…很熟悉。*.

    “叶安忆,我们复婚。”他深吸了一口气,叶安忆能感觉的他的不自在,按着她肩膀的手有些僵硬。

    脑子里轰的一声响,这样会不会太巧合了一点,秋淑芳才同她提了两人复合的事,唐啸东竟也有这样的想法。

    又或者,唐啸东不过是迫于母亲的压力,就如同多年前他无法拒绝秋淑芳从订婚到结婚的诸多要求,当下又是不是这样呢?

    唐啸东确实很紧张,发际眉心都是汗,这样单薄的几个字,他实在说不出怎么样深款款的话语,他好像从来没有和叶安忆说过话。

    “唐啸东,如果是干妈的要求,你大可不必如此,我会和她说,你不用这样为难。”在她眼里,唐啸东的紧张统统成了被胁迫的不甘。伸手推了一把唐啸东,没想到竟然轻易地推开了。

    “如果不是呢?”他站在原地,与叶安忆擦而过的瞬间,忽然开口,声音有些轻,几乎要被风吹散了。

    “如果不是,我更不会答应。”叶安忆显然是听见了,冷冷地回答,连头都没有回,快步离开,徒留唐啸东一个人站在那里。

    叶安忆觉得自己倒霉,公交车竟然半路熄火,等来下一辆也上不去车,那么多的乘,想着不远不近的路程,就这么走回来了。

    拖着一疲惫回到家里的时候,点灯的瞬间将她吓得要命,谭九非愣愣地坐在沙发上,没有点灯,也不似上一次那样醉醺醺的,屋子里是半点酒气也没有,这样的气氛反而让她觉得越发古怪。

    “谭九非,你…回来了。”她主动开口,几分惊讶几分惊喜,反手关上门。“小安忆,有没有想我。”谭九非转头,那样胡子拉碴的,着实吓到了叶安忆。

    这人平里…不说最漂亮,但总是干净的。可是,如今这样邋遢的模样,真是让她有点认不出来了。他竟然承袭了外国人大胡子的特征,细密的胡茬几乎爬到耳根,眼眶微青里带着一点红。

    “你…真么回事?”叶安忆走过去在他边坐下,细细打量更显憔悴。“我好累。”他将脑袋枕在叶安忆的肩膀上,当下的况,她也不好推开,任由他的双手也爬过腰肢圈住。

    “阿姨的病…不太好是吗?”她小心翼翼地开口,果然感觉到上的人一颤,已用行动回答了他。

    “一点也不好,她越来越瘦了,皮包骨头,她年轻的时候很漂亮,真的很漂亮。”谭九非说着话,下巴在她肩头一动一动的,“如今这样,连镜子都不肯照。”

    “小安忆,对不起,我带了一个女人回去见她。”谭九非言语间有几分愧疚,连嗓音都低沉了,“我只是想让她安心,可是,她却不信。”

    “即使我拥抱她亲吻她,母亲始终不信,她说:除非你和她结婚,不然我不会相信。”谭九非很挫败,又有点激动,“小安忆,我怎么可以和她结婚,我的人是你啊!”

    “我没有办法了,小安忆,我真的没有办法了。”他一遍一遍地喃喃,竟带着一点苦涩,“她认为我欺骗她,大发雷霆,已经几天不肯见我了。”

    叶安忆听得愣神,她知道以谭九非的子做出这样的事也是极有可能的,却没想到会用来欺骗母亲,而他的母亲,竟也是这样的倔强。

    “你母亲这么生气?”虽是欺骗,但也是善意的欺骗,总是可以原谅的。“母亲最恨别人骗她。”谭九非神色倏地冷漠下来,幸好在叶安忆背面,她并没有看见。

    “母亲曾经生活在j市,十几岁的上了一个男人,男人对她也很好,可是,他们的家人都不同意,所有的人都在反对。有一天,男人说要送她去法国读,等她回来就和她结婚,母亲深信不疑,却再也没有机会回来。”

    谭九非语调虽平稳,可到底能感觉到言语间的恨意,叶安忆突然有一种感同受的错觉,曾经,她也被她挚的男人丢弃在法国,唯一不同的是她回来了,结婚了,却又离婚了。

    “所以,母亲最恨旁人欺骗她,再小的谎言她的反应都会很大。”他渐渐松开叶安忆,试图与她对视,“而且,也不相信没有证明的婚姻。”

    叶安忆觉得他有些不对劲,想要将自己的目光游离开去。“小安忆,只有你能帮我。”果然,他说出了最让她惶恐的话,“嫁给我,和我结婚吧。”

    “谭…谭九非,其实,愿意帮你的人应该很多。”叶安忆觉得自己一定是被他的话唬住了,竟会提出这样的建议,“不是…非我不可的。”

    “叶安忆…”他第一次喊她的名字,有些不敢相信,他已经表达得这样明显,他想与她结婚,而她却是,他不是非她不可。

    此时此刻,叶安忆唯一的念头便是快点避开他,因为她自己的心也很乱,乱得如麻。站起想要走,谭九非也猛地站起来,在叶安忆将要离开的时候从后面抱住她。

    “你是不是以为我是为了母亲的病才想要和你结婚的?”他的声音吹过脖颈传来,渐入深秋的温度,却让她莫名地燥

    “我不和你说谎,母亲的病来得太突然,刚好给了我一个向你求婚的理由。”他尽量让自己坦诚一些,“可是,叶安忆,我你,才想要和你结婚,才不能和别人结婚。”

    “我…”叶安忆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心动吗?倒不如说感动多一些,这么多年,谭九非是第一个对她说我你的男人,无论哪一个女人,都会感动的吧,可是…却不足以让她爽快地答应下来。

    “我才刚刚和唐啸东离婚,根本还没有做好下一次结婚的准备。”她摇头,不仅是拒绝,更是想让自己清醒一点。

    话音方落,叶安忆只觉得上的束缚忽然松了,还没来得及喘一口气,只听见叮咚一后谭九非的声音再度响起:“叶安忆…”

    叶安忆有些无奈,转过,就在见到他动作的瞬间,尖叫几乎脱口而出:“谭九非,你干什么!”

    “嫁给我。”他穿得很少,刀尖抵着口的动作往里深了一寸,她竟然看见猩红的液体渗出毛衣,而谭九非面不改色,只是语气越加鉴定,“叶安忆,我从不求人,可是,我求求你,嫁给我!”

    “谭九非,不要这样,你先把刀放下。”叶安忆词穷,险些咬到舌头。“我没有办法了,叶安忆,我对你真的已经没有办法了!我真的…非你不可。”他摇头,刀尖更深。

    许久,直到血从口渗到衣摆。“我答应你。”四个字,花光了叶安忆所以的力气,靠在后的墙壁上,心底难过,却只想笑,所有人都仗着她的心软,对她为所

    作者有话要说:耶...是来撒狗血的...有没有一点感觉出来了呢?(⊙v⊙)嗯,今天起又更了呢,高兴不?反正懒人王躲在被子里哭了...

    昨天看到一个作者说不留言会尿耶...百是不会下这么恶毒的诅咒的...顶多凤姐入梦...

    ps:关于送分,之前晋江把送分按钮抽没了╮(╯_╰)╭...而且要有流程,我尽量争取送哟,不过分值有限,嘿嘿,写长篇吧亲,能收到很多耶

重要声明:小说《一叶知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