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安忆,不能知的残忍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百川鱼海 书名:一叶知秋
    叶安忆故作不知地看了一眼,赞了一句:“和你像。/非常文学/”“我母亲是中国人,就是在j市长大的。”谭九非盯着照片出神,“j市也算我的半个家乡。”

    这回倒真让叶安忆惊讶了,没想到谭九非的世还有这么巧的地方:“那你母亲现在也在j市?”

    “她在巴黎。”谭九非合上盖子,将项链捂在心口,“她发誓永远不会回来。”叶安忆忽然觉得谭九非有些神秘,脑子里冒出了唐啸东曾经说过的,除了名字,你还知道他什么呢?

    “昨天我母亲的主治医生给我打了电话,说母亲的肝癌…最多还能撑三个月。”谭九非面色惨淡,叶安忆忍不住拍上他的肩膀。

    “我要回去陪着她。”他忽然抬头,目光灼灼地望着叶安忆,甚至抓住她的小手包裹在双掌之间,“小安忆,你和我一起去,好不好?”

    “我…”叶安忆挣扎着将手抽出来,往后挪了挪,“之前请了不少假,张组长不会再给我准假了。”她寻找理由推脱,虽然是谭九非的女友,可是要面对谭九非的母亲…她确实是害怕的。

    “从前母亲总是说我不够安定,她最大的愿望就是我能将另一半带回去。”谭九非似乎不肯放弃,“小安忆,和我去见见母亲吧?”

    “谭九非…对不起。”她是真的没有准备好,就算现在,她依旧有些无法将谭九非摆放在人的位置,男朋友只是个再形式不过的称呼。

    “没关系的。”谭九非目光明显黯淡下去,勉强地扯了扯嘴角,“是我做得不够好,所以你还不能完全接受我。”

    看到他强颜欢笑,叶安忆也有点难过,又不知如何安慰,只得保持着沉默。

    “小安忆,我立刻就要走。”谭九非收拾了一的酒气,洗了澡清爽地出现,东西几乎不曾整理,空着一双手。

    “我帮你整理东西。”叶安忆站起来,谭九非摇摇头:“又不是去陌生的地方,这一次,我是回家。”

    谭九非想要走得干脆,对叶安忆似乎又实在不舍,拉着她的手反复交代:“如果有什么事,立刻打电话给我,我会赶回来的。小安忆,一定要等我。”叶安忆对他的一派柔无力招架,只得一个劲地点头。

    他没让她去机场送行,孤一人,离开前,忽然转将叶安忆抱住,吻住她干涩的双唇,叫她猝不及防,只一瞬便离开了,再没有回头。非常文学

    谭九非回法国大约快要一个月了,原先他每都会给她来电话,有时候还不止一个,渐渐的,电话少下来,最近一阵甚至都隔着几天才有。

    开始的时候他心不错,常常似真似假地同她说今天又和母亲说起了她,母亲很像见见她之类的,叶安忆还觉得不好意思。

    慢慢的,谭九非语气沉重,她还记得他最近一通电话说的最后一句话:“母亲快不行了,我想要满足她最后的愿,小安忆,你帮帮我。”心猛的一跳,不知是为这噩耗的心伤还是…

    门铃忽然响了,叶安忆正在刷洗餐后的碗筷,湿着一双手出来,门口站着的一位,让她意外非常,竟然会是秦姨。

    “秦姨,进来坐。”叶安忆愣了片刻,将她让进来。秦姨显得有些局促,直地坐在沙发上,叶安忆端了茶,在她旁坐下。

    “您怎么会过来?”叶安忆的住处岁不神秘,但知道的人也确实很少。“我…叶小姐…”秦姨忽然绪有些激动,从沙发上站起来,扑通一下跪倒地上,吓得叶安忆也赶紧蹲□去扶她。

    “您这是干什么,快起来!”叶安忆不知道看似瘦弱矮小的秦姨会有这样大的力气,半天都拉不起来。

    “叶小姐,是我不好,我做错事了,希望你能原谅我!”秦姨早已经泪流满面,“是我的错,都是我不好。”

    “不管什么事,您先起来好吗?”叶安忆有些震惊,又很是为难,被长辈这样跪着,要折寿的。

    “不跪着我不安心,叶小姐,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作孽啊!”她老泪纵横,一面竟然抬手扇自己耳光。

    “您别这样,您起来说好不好,不管什么事,我都原谅您。”叶安忆实在无法,她心软,率先许下承诺。

    “叶小姐,这三年…”她抹着眼泪,偷偷瞧了叶安忆一眼,支吾了半天,最后狠狠心道,“我一直在你喝的汤里下药。”

    叶安忆浑一颤,即使她知道,却还是难过得要命,咬着嘴唇强压下心头的悲愤。“我对不起你。”秦姨面露愧色,“你对我这么好,我还对你做出这样的事,可是…”

    她再度的言又止引得叶安忆开口:“有人让你这么做的是吗?”“不是唐先生让我这么做的!”她立刻反驳,接着便是惊讶地捂住了嘴,迎来叶安忆微颤的目光。

    “我已经不在唐家工作了,现在也没什么可顾虑的了,我要把真相告诉你。”秦姨像是忽然坚定了信念,将眼泪一擦,清了清嗓子。

    “其实这三年,我每都换着法子给你炖汤,开始确实是为了讨好你,不过后来…是唐先生让我这么做的。”秦姨大概对唐啸东的余威任由顾忌,说到这里有些结巴了,“他给了我一种药,让我每在你的汤里都加上一些。”

    仔细观察着叶安忆的变化,秦姨发现她没有想象中的震惊,便放心地往下说:“开始我不知道是什么药,后来有一次我偷偷听到他同云菡白小姐的对话才知道,那是避孕的药。”

    叶安忆木讷讷地坐在沙发上,望着茶几上的纸盒出神,秦姨有些猜不透,还是继续道:“尤其是你离开别墅之前的那三个月,唐先生让我加大了药量,几乎翻了一倍。”

    放在膝盖的双手揪成一团,面色煞白,心口绞着疼,叶安忆觉得自己快要喘不过气来。

    “叶小姐,我不是来求你原谅的,我只是觉得说出来会安心一些。”秦姨说着又普通跪下,“现在你们离婚了,唐先生大约不久便会和云菡白小姐结婚,我这个做过坏事的人,他自然不会留,就将我开除了。”

    叶安忆没有去扶她,神恍惚,如同灵魂出窍了一般,秦姨在客厅里有逗留了片刻,在茶几上放下一个药瓶,便离开了。

    拿过小药瓶,里头的药只剩下几颗,色彩明亮,形状也圆润,糖果一般,这样漂亮的东西,却是可以扼杀生命的毒药。

    猛地将瓶子丢进垃圾桶,连拖鞋都来不及穿,便大步往楼下走,直到将整个垃圾桶一同丢掉,她蹲□抱紧自己的臂膀,黄昏里,小区里往来的住户都能看见二单元前的垃圾桶便是蹲着一个赤脚的女人,披散着头发,橙色的夕阳半点也温暖不了她。

    “叶老师,你的书掉了。”同事叫住她,叶安忆才回过神,手里夹着的三本书竟然掉了两本,而她一点也没有察觉。

    “叶老师,你是不是生病了?怎么一整天都恍恍惚惚的。”同事帮她把书捡起来,忍不住问。

    “没事,大概是昨晚上没有睡好。”叶安忆笑容牵强,昨天晚上确实没有睡好,几乎是彻夜不眠,回忆着过去种种。

    那三个月,唐啸东甚至会为她夹菜,会为她盖被子,她还以为三年默默地守候终于有了结果,原来是他的温柔一刀,猝不及防,死尤不知。

    好不容易熬到放学,叶安忆已经出了太多错,单单一个睡眠不足几乎不能搪塞了,幸好放学铃响了。

    学校门口停着一些老师的座驾,一种经济适用车型里,黑色的悍马显得高大得多。叶安忆脚步一顿,几乎不能前行。

    唐啸东不似旁人喜欢半靠在车上,他永远站得笔直,黑色的衬衣还是叶安忆买的那一件,让人觉得他是不是真的缺衣服缺得厉害。

    “叶安忆,你躲什么?”看准她有躲闪的念头,唐啸东几步上前拉住她。“别碰我!”叶安忆反应激烈,连唐啸东也吓了一跳。

    “妈让我们回去吃饭。”看着她眉宇间的抗拒,唐啸东不蹙了眉。“我…”叶安忆想要拒绝,干妈明明已经知道了两人离婚的事实。

    “妈很想见你。”唐啸东抢先开口。秋淑芳于她就是胜过母亲般的存在,她可以拒绝唐啸东,但真的无法拒绝秋淑芳。

    秋淑芳又瘦了许多,甚至显得单薄,站在门口,一双眼充满了期待。“干妈。”叶安忆口齿生涩,看着她像是衰老许多的容颜,有点心酸。

    秋淑芳看着两人并肩而来,眼底充满了欣喜:“快进来,饭菜要凉了。”三个人一桌子的菜。

    “安安,干妈问你…”酒足饭饱,秋淑芳拉住叶安忆的手,一如从前,两人若是要说些知心话,秋淑芳总会拉住她的手。

    叶安忆忽然有些害怕,又不知道怎么阻止她。秋淑芳悄悄望了一眼被支使去洗碗的唐啸东:“安安,你和啸东…还有没有希望?”

    作者有话要说:加快步伐...准备下一个高/潮...今天又老了一岁...这么忧桑的时刻,我还来更文...t^t...

    啸东啊你还是这么惹人嫌啊,亲妈好心痛啊...

重要声明:小说《一叶知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