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安忆,不能见的场景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百川鱼海 书名:一叶知秋
    谭九非出院,第二天便要去公司报道。/非常文学/“谭九非,怎么这么急,要不要再休息几天?”叶安忆是第一次进入谭九非的房间,替他整理换洗的衣衫。

    “原本半个月之前就应该去报道的,已经拖了这么久。”谭九非盘腿坐在铺上,托着下巴,以病人之姿看着叶安忆贤妻良母的样子,颇为心满意足。

    “我觉得你这些衣服…不太适合去非蕊工作的时候穿。”叶安忆随意抽出一条,材质极好,色彩也明亮,就是款式…当然谭九非这样的模特材另当别论,不过非蕊百年传承的文化里,传统便是最重的一条,甚至在他俩曾经做兼职的时候,都是穿戴整齐,正式职员更是西装革履的。

    “我竟然没有西装!”谭九非脑袋伸进衣柜里,叶安忆作为女人,也不过那么十来件,而他…多得叹为观止。

    叶安忆一件件翻找下来,终于在翻出一件半透明带着硕大绣花的黑色衬衣之后,做出一个重大的决定:“我陪你去买几衣服。”

    本市最高档的购物场所,她其实也算是熟门熟路的,从前存了几个月的工资,她便会来这里买一件衬衣或是一条西裤,都是唐啸东的尺寸。

    唐啸东的衣服一贯是云菡白在打理,她学的设计,叶安忆自以为是无法和她的品味相比的,便只能将自己买来的东西放在房间最角落的位置,只要想到或许他会有机会穿上,便觉得幸福。

    谭九非的外形出色,但凡是男装基本都能穿起来,他习惯地往奇装异服男装店里走,叶安忆赶紧拉住他,走进自己常去的那一家店。

    “叶小姐,您好久没有来了。”店员都生着一双慧眼,尤其是叶安忆这种虽然并不是每一次都有大手笔,可几年来也消费不少的常。

    叶安忆笑了笑,谭九非俯□,凑近她的耳朵:“小安忆,原来你喜欢逛男装店?”两人姿态亲昵,店员自然而然将关系默认了。

    “从前您都自己一个人来,还担心您买的东西不合,现在这么一看,倒是真的不用试。”这一句绝对是恭维,听起来却不明显。

    叶安忆淡淡地扯了一下嘴角,算是默认了,谭九非言语间的笑容就淡去几分,将视线转向衣架。

    “谭九非,正经点。”叶安忆按住他伸向粉红色暗纹明显的衬衣。/非常文学/谭九非撇撇嘴,有点不舍地将衣服挂回去,接过叶安忆随手递过来的黑色衬衣,触碰的瞬间,叶安忆忽然收回手,将黑色的衬衣挂回衣架上,胡乱拨了一件绛色换给他。

    谭九非有点懵了,叶安忆用笑容来掩饰:“黑色不适合你。”谭九非的生相有点…用当下流行的话语便是花美男的生相,气质跳脱,虽然好看,其实不怎么适合黑色,她的印象中,唐啸东是最适合黑色的,冰冷的气质,与黑色几乎融为一体的。刚刚那一瞬间,她习惯地将他带入了。

    “叶小姐,您的男朋友真是衣架子,穿什么都好看。”随便一件连花纹都没有的素色衬衣,穿在谭九非上便是气质卓越。“他…谢谢。”几乎是本能地反驳男朋友的这种说法,再一细想才忍住,微微一笑。

    谭九非已经换了出来,冲叶安忆招招手,示意她过去。“怎么样?”谭九非摆了个动作,信心有点爆棚的意思。

    “店里的小姑娘还夸你是衣架子,穿什么都好看。”叶安忆整理他的衣领,见他轻轻地哼了一声,她又加了一句,“我也觉得不错。”终是哄住了这个喜怒形于色的人。

    “我在这儿待满三年了,第一次见到唐先生!”“那我不是很运气?我才来两个月!”玻璃橱窗便聚拢了好几个店员,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

    叶安忆正在等谭九非换第三,听见声音就侧头望向群聚的方向,几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正从门口经过,为首的男人西装外挂在手臂上,姿拔,他果然最适合黑色。

    唐啸东似有感应,忽然停下步子,引来店员尖叫,以为他的视线是投向他们中的哪一个,兴奋又小心地猜测。

    两人隔着厚实的落地窗,目光撞在一起,叶安忆神色不太自然。若她没有记错,唐啸东上那一件衬衣,大概是她离开前最后一次给他买的衣物。

    衬衣本材质很普通,款式也是简单,如不是那一点点的特别,叶安忆也是不会选的。每一刻金属纽扣上,都刻着一个小而精致的t。

    从前和唐啸东住在一起,她从没有见他穿过她买的任何一衣服,虽然放在那样的角落,她并不抱太大的希望,可也总会要失望的。

    后来她无意发现,但凡唐啸东的衣物,无论什么材质的扣子,上面总是刻着一个t,是云菡白特意为他标上去的符号,唐啸东似乎也习惯了,纽扣上没有t的衣服,他也是不会穿的。便是这样,她才会在买到那么普通一件衬衣之后欣喜若狂,或许哪一天,他真的会穿在上呢?即使他以为是云菡白为他准备的又如何呢…

    那个时候,唐啸东与她的关系几乎是结婚三年的至高点,他甚至会同她坐在一起看同一个电视节目,一坐便是一整晚,就算没有交流,她也觉得美好得不真实。

    希望越大,失望便也越大,其实,她是明白的。若不是意外有了孩子,她是一辈子不会觉得自己的婚姻对于她和他都是个牢笼的,而他们是两头困兽。

    在她出神的空档,唐啸东已经抬脚走进来,店员从原本的兴奋变得战战兢兢,毕竟唐啸东在外并不是个和颜悦色的人。

    “小安忆,这件怎么样?”几乎在他就要走到叶安忆面前的时候,谭九非从更衣室出来,他适合浅色,这一天蓝的衬衣比方才沉重的墨色好看得多。

    谭九非是习惯了将上面两颗甚至三颗扣子都解开了,从前在学校,不少小姑娘讨论谭老师的肌多么发达,腹肌多么强壮。

    “很好看,不过…以后记得把扣子扣好,都露出来了。”叶安忆仰起头仔细将没有扣上的扣子一颗一颗地扣好,带着一点笑容的表温柔而细腻。

    唐啸东看着两个人恋人间亲昵的举止,步子固在原地。店长有点不安:“唐先生,本店有什么问题?”问得小心翼翼。

    “这衣服是你们店的?”唐啸东指了指上的黑色衬衣,店长仔细看了看,他那强大的气场,连揩油的念头都不敢生出来。

    “是…是本店的。”店长惊喜,boss竟然也穿他们家的衣服。其实他们这个牌子,中高档而已,她以为boss应该像小说里那样,穿纯手工制作的西服,手带定制的手表,脚踩一针一线缝纫的小牛皮鞋子。

    “叶安忆,那些衣服都是你买的?”他忽然将目光落在叶安忆上。“是啊,占地方的吧。”她点头,很干脆便承认了。

    “往后四季有新品,直接送去家里。”唐啸东转头对店长道。店长一个激灵,不可置信地望向唐啸东,这未免有点太刺激了。

    叶安忆微诧,对于他这样的行为只觉得浪费。这些衣物即使买回去,也不过是被云菡白丢掉。就她的脾气,唐啸东的衣柜这样私密的领域,哪里会让旁人染指。

    她轻笑,从前那点勤俭持家的本又暴露无遗了,而现下她已经不用也不能插手了。唐啸东忽然指着谭九非上的蓝色衬衣:“那件。”

    “不好意思唐先生,这几个新款一个号子都只有一件。”店长瞄了一眼谭九非,又瞧了一遍谭九非,只觉得进退两难。

    “既然唐先生喜欢,就让给你吧。”谭九非没有再称呼他唐表哥,像是面对一个陌生人般的和气,干脆地要去将衣服脱下来,唐啸东不啃声,像是默认了他的行为。旁人看来,唐啸东的行为有那么点像是…仗势欺人。

    “唐啸东,蓝色不适合你。”叶安忆阻止了谭九非,语调平淡地开口。“那你觉得什么颜色适合我?”唐啸东竟然顺着她的话往下说。

    “黑色。”她顿了顿,将方才挂回架子上的黑色衬衣挑出来,递给他,她是真的第一眼便想到了他的。

    “算你送给我的。”唐啸东连衣架都没有取下来,拿着衬衣直接离开,惊吓了一众人,boss这是吃软饭吗?让女人付钱?

    叶安忆无语地站在原地,这样平白无故的就被有钱到令人发指的唐啸东讹了一件新款上市贵的要命的衬衣,他到底在想什么?叶安忆忽然就觉得这样的唐啸东实在陌生了。

    付款离开的时候,店员终于回过味来,原来这位人是个名符其实的富婆,难怪boss那样的极品都愿意吃她的软饭,而看向谭九非的目光五颜六色,如此好看又有气质的男人,竟然是小白脸,上上下下这么些东西,全是女人一手付账。

    谭九非说是礼尚往来,她送了他这么写东西,总是要表示一下。商城里有一家手工的冰激凌店,东西很不错,只是人太多,叶安忆拿着一摞袋子在休息区等他,而他丢在购物袋里的手机猛地响起来。

    叶安忆唤了他一声,距离有点远,根本听不见,想了想,她是无意窥探他的。可一直响了几轮,铃声依旧坚持,叶安忆实在无法,掏出来看见使用了隐藏来电者信息的功能,只有那一串号码在闪烁,竟让叶安忆觉得有点熟悉。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没更上...出门前爬上来了...坏人什么的,最吐艳了...

重要声明:小说《一叶知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