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啸东,不能想的危险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百川鱼海 书名:一叶知秋
    唐啸东将叶安忆从地上捞起来,掩在后,叶安忆踉跄,几乎撞上了跟在唐啸东后的云菡白。

    祁家阅从地上爬起来的档口,唐啸东抬脚一踹,又将他踢翻,且下脚颇狠,疼得对方捂着口闷哼。

    “哥!”叶安忆惊叫,想要甩开唐啸东牵制着自己的双手,可是唐啸东捏得很紧,几乎要将她手腕的骨头都一并捏碎了。

    “走。”他不再看地上疼得站不起的男生,拉着叶安忆离开,叶安忆当然不愿,频频回头也只能看见祁家阅的一个侧

    “你先回家。”唐啸东只盯着挣扎得厉害的叶安忆,话却是对寸步不离的云菡白说的。“啸东哥哥,那你呢?”她鲜红的嘴唇一动一动真是好看,可惜唐啸东没有看到。

    “我还有事。”他只在唐家的车子前面停留了一刻,就拉着叶安忆离开。云菡白微微一笑,乖巧地上了车:“蒋叔叔,开车吧,啸东哥哥说他会自己回去的。”

    “哥,你先放手,很疼。”叶安忆腿短跟不上他的步伐,有点磕磕碰碰。从前两人牵着手并肩的时候,唐啸东总会迁就她的速度,慢了再慢。

    唐啸东闻言,忽然停下步子,手也松开了,叶安忆不防,一头扎紧了他的怀里,而他站着不动,看着她尴尬地扶着他的腰站稳。

    “叶安忆,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唐啸东已是少年,两人的高差了不止一点,明显不如云菡白来的相称。

    “当然知道。”叶安忆撇撇嘴,虽然看着诺诺的,却是很不以为然,“祁家阅喜欢我,这有什么不好的。”

    “那你呢,你喜欢他吗?”明明是非常急迫,却要摆出淡定从容的模样。“当然喜欢了。”叶安忆想了想,勉强挑了祁家阅两条有点,“祁家阅长得好看,成绩也很好。”

    “叶安忆,你是不是觉得他比我好?”唐啸东神不变,言语间带着质问,又有几分卑微的试探,让叶安忆的心口发颤。

    “祁家阅会给我买很多很漂亮也很贵的东西。”叶安忆没有直接回答,只从侧面叙述了祁家阅的好,像是要衬托,低着头转动手腕上宝蓝色的手链,金光闪闪,看着便是不便宜的,“他是祁家光明正大的孩子,不是…私生子,而你…连自己都保护不了。”

    她几乎能看到唐啸东往后退了一步,面上那种失望与愤怒参杂着攀上顶点的表,让她发憷。

    “叶安忆,我再问你一遍,你是不是…真的不需要我了。”她狠狠地踩着他的伤处,他却还抱着最后哪一点希望。

    “不需要,我早就不需要你了。”叶安忆有点木讷讷地望着他,脑子里一片空白,眼眶里是他衣领锁骨边上青紫的新痕。

    他的世界他的天支离破碎,她的世界她的天漆黑一片。

    从那天起,叶安忆与祁家阅形影不离,唐啸东和云菡白出双入对。他再没有端着盘子悄悄坐在她对面陪她吃饭,剔除她盘子里不吃的东西,而每一次回到秋淑芳的住处也再没有和她说过一句话,没有在与秋淑芳闲聊的时候偷偷看她一眼,他真的将她抛开了。

    可是云菡白守诺,他几乎不再受伤了,叶安忆欣喜又难过,从此她的秋哥哥,不再是她的。

    “叶安忆,我要出国了。”当所有人面对高考的时候,祁家阅忽然对叶安忆这样说,彼时她才初三,早在一年前,唐啸东已经出国了。

    “哦,行,我们分手。”叶安忆笑了笑,一点也看不出伤感难过的绪。“喂,你怎么回事?”祁家阅有点不高兴了,毕竟都快相处三年了,她这也太冷酷无了,“好歹挽留我两句。”

    “我又不是云菡白,我说的话有用吗?”叶安忆依旧是笑,眉宇间是早已看穿他的神色。“你…知道了?”倒是祁家阅惊诧,结结巴巴的。

    “我能说你表现得太明显了吗?”叶安忆有点嘲笑似的。“我…是为了让她高兴。”祁家阅面色尴尬,“那天她眼泪汪汪地和我哭诉,最见不得她那样,其实…我也是没办法。”

    “一路顺风。”叶安忆从台阶上站起来,将手里的茶杯子塞进了垃圾桶,“祁家阅,谢谢你陪了我三年。”

    祁家阅望着这个显瘦的背影,忍不住大声叫道:“叶安忆,对不起!”叶安忆摆摆手,还有什么不能原谅的。

    回忆清扰了大半个夜晚,那些她一手犯下的错,即使再小,她一样记得清清楚楚,同是寄人篱下的年岁,她无奈,而唐啸东则无辜。

    叶安忆第二天早上险些迟到,挂着重的黑眼圈,好歹赶上了自己的第一节课,渐渐近下课的钟点,教室里开始蠢蠢动,尤其是男生,脑袋探出窗口,悉悉索索的讨论声一阵接着一阵。

    叶安忆也被带起一点好奇,侧头看过去,只瞧见白裙一角,还是等下课吧,她压住好奇心。铃声响起的瞬间,讨论声也骤然爆发。

    她拿着备课本走出教室,就看见一白裙的云菡白站在那里,半靠着栏杆,随意的一个动作便是美到极致,难怪这么多人目不转睛。

    “叶老师留步。”云菡白笑盈盈的,说明她当下的心好极了。“云小姐,”叶安忆却表现得很生疏,神算是冷淡,“找我有事?为了云莲蓝同学?”

    “莲蓝的事还没有半点头绪。”云菡白笑容不变,一点也瞧不见那一天作为一个姐姐的悲悯,“今天来,是专程来给你送这个。”

    薄薄的一层纸,艳红混着墨黑,还镀了一层金边,叶安忆一点也不怀疑这些金粉是真的,镶嵌着水晶花的表皮奢华到了极点。

    唐啸东先生和云菡白小姐的订婚宴,漂亮的楷体让叶安忆有片刻的出神。“叶老师,你敢来吗?”叶安忆的声音好听,说着挑衅的话语。

    “为什么不敢?”叶安忆也轻笑,伸手接过她手里的邀请卡,小心地夹进备课本里。明明是激将法,上当却是最好的反击。

    “那我一定会和啸东一起恭候大驾光临。”云菡白嘴角勾勒起的弧度有几分讽刺,扬了头离开,让人觉得趾高气扬。

    “叶老师,那个…云菡白是为了云莲蓝的事来的吗?”小王老师飞快地窜到叶安忆的面前,像是试探打听。

    “不是的。”叶安忆摇了摇头,对上小王老师并不太大的一双眼睛,轻轻道,“不用紧张,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那话语里的深意,让小王老师一颤,缩回自己的办公桌。

    唐云两家联姻的消息一经爆出,便受到了何止是世人瞩目的夸张追捧,极少有人知道唐啸东曾经结过婚,他与云菡白被众人当作一贯默认的交往,因为实在太过登对。

    秋淑芳那里是绝对不能知道的,叶安忆不庆幸秋淑芳对她的拒之门外,不然,她不知道自己从不会说谎的个会不会把消息捅出去。

    叶安忆打开衣柜,她没有什么特别上得了台面的衣服,从前还是唐太太的时候,唐啸东也不会带着她参加任何的宴会,她想任何男人在她与云菡白之间,一定会选择后者。只是每一次都会在她的衣柜里挂上一件新的礼服,那么多,她离开的时候,一件也没有带走。

    回头望了一眼躺在桌子上的邀请卡,她有点后悔了,心口有点闷,有点酸还有点疼。抽出一件宝蓝的裙子,她本就不唱主角,没有必要穿得那么好看。

    砰砰砰的敲门声,有点粗鲁,叶安忆扯住扣了一半的肩带:“谁?”外头的人没有回答,只是一个劲地拍着门。

    叶安忆无可奈何,将门拉开一条小小的缝隙,外头的人似乎逮找了机会,用力一推,叶安忆退了好几步才稳住形,门口是一蓝色裙子的云莲蓝。

    “你也配穿蓝色?”她呆滞的目光忽然有了神采,大步近叶安忆,手一抬,叶安忆才看清她拿着的一柄竟然是刀,细长的刀尖已经向她划刺过来。

    叶安忆躲闪不及,裙子被她割出一个大口子,露出里头黑色的文,也顾不得尴尬,想要往大门的方向跑,毕竟现下的云莲蓝看着并不那么正常。

    “跑,让你跑。”叶安忆还没跨出几步,云莲蓝伸手揪住了她未扎的长发,叶安忆疼得头皮发麻,连连吸气,被她摔在茶几上,玻璃的台面顷刻翻到破碎,叶安忆的掌心扎进一小块玻璃。

    顾不得疼,抬起受伤的手架住她看下来的刀,往她膝盖上踢了一脚,云莲蓝腿一软,坐在沙发上,叶安忆跑去拉门,才拉开一半,云莲蓝如法炮制地扯住她的头发又将她拉进来。

    这一次云莲蓝用了极大的力气,叶安忆摔得厉害,整个背脊砸在碎玻璃上,云莲蓝画得殷红的嘴唇裂开一个笑,手里的刀子举起,刀入皮骨的撕裂声,叶安忆感觉口一重,睁开眼看见谭久非笑眯眯的眼。

    作者有话要说:女主圣女其实不是,百的解读是虽然干妈对她不错,但毕竟是寄人篱下的,何况她对唐啸东的感很深,为他着想是必然的,也是别无选择的...

    唐啸东说他玻璃心也不算吧,大概就是那种单亲的成长环境,被人耻笑起雾,就那么一个宝贝还被她嫌弃...望天...因生恨啊!

    ps:还有一章应该在下午(⊙v⊙)嗯...(⊙o⊙)…,之前让我狠狠虐唐啸东的亲们呢...!为什么我赶脚有人要倒戈了...

重要声明:小说《一叶知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