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安忆,不能悔的决定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百川鱼海 书名:一叶知秋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叶安忆垂眸,有点像是要逃避这个话题。“叶安忆,也不是第一次了,何必这么装模作样,你可不如三年前聪明了。”明明一样的年纪,云菡白的成熟却让她感到畏惧。

    “秋哥哥本来就不是我的。”叶安忆揪着校服的下摆。“叶安忆,啸东哥哥姓唐,你可不要胡说八道,免得连累他。”云菡白收起笑脸,没有温柔里透出几分严厉。

    被云菡白这么一斥,叶安忆抿了嘴唇,缄默不言。“你好好想吧。”云菡白粉色的小皮鞋一步一步优美而昂扬,忽然回头,“哦对了,今天是我生,你就别出现了,啸东哥哥没空陪你吃饭。”

    叶安忆果然没有出现,倒不是不敢,而是体育课上摔了一跤,重的,两个膝盖都磨破了皮,作为班上成绩最好的学生,班主任立刻给她批了假好好回家休息。

    秋淑芳心疼得要命,又是消炎又是上药,还特意给叶安忆添了两个菜。才刚下筷子,就来了敲门声,叶安忆动作很快,一拐一拐地走过去开门。

    “哥。”叶安忆吃惊,扶着门框讷讷地开口。唐啸东目光从她额头往下扫,仔仔细细的,扫到膝盖的时候,已经被秋淑芳整齐地贴了创可贴,三四张,瞧着严重的样子。

    “啸东来了?”秋淑芳表平静,言语间颇为惊喜。“妈。”唐啸东没有和叶安忆说话,只是同秋淑芳打了个招呼,反手关上门,双手忽然穿过叶安忆腋下,将人整个托起来,放回几步外的凳子上。

    “怎么今天回来?”秋淑芳不解,平时只逢年过节回来,今天没节没的,怎么就过来了。“过来…看看。”他眼角极轻地瞟过叶安忆的方向,那边低着头扒饭,心思却活络。

    云菡白明明说今天是她生,唐啸东怎么还会来,心却是好极了,一度猜想会不会是听说她摔了,特意跑过来的?

    “我来吧。”叶安忆拦住唐啸东收拾碗筷的手,被他躲开,只娴熟地将碗碟收拾起来。叶安忆一跛一跛地跟着,趴在厨房门口,看着他的影在厨房里忙碌。

    因为洗碗时水花飞溅,唐啸东将袖子卷到手肘,叶安忆猛地看见他手臂上比她掌心更长的伤口,一道一道,有些是淤青的,有些却是结了痂的。

    “哥,你这些伤…”唐啸东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带着洗洁精的泡沫,苦涩的味道渗入她的嘴角,他松开手,抽了张纸巾替她擦擦嘴。.

    “不要让妈听见。”他毫不介意,继续冲刷水池里的碗,“我没事。”“怎么会没事?”叶安忆一把撩起他衬衣的下摆,雪白的背上也有不少伤,“唐家的人…是不是都欺负你?”

    “真的没事。”他拨开她的手,眉头微蹙。“你在唐家…是不是生活得不好。”叶安忆咬着嘴唇,眼眶微酸,“不然你回来吧,我把房间还给你。”

    “不是你让我去的吗?”唐啸东嘴角一勾,浓烈的讽刺扑面而来,“云连柔和她生的两只小老虎不会轻易放我回来。”

    “可是…”她不忍,被唐啸东打断:“没有可是,叶安忆,你不希望我干涉你,那么我的事,也不用你管。”她闭嘴,退到门口,眼眶里泪花已经打着转,她还要仰起头将泪水吞回去。

    是她将他回唐家的,她后悔得要命。

    她还记得那天他们一家三口正在包饺子,忽然来了一位先生,叶安忆只觉得他的眉眼同唐啸东的简直一模一样。唐啸东不再替她拾掇包坏的饺子,只心不在焉地望着闭的房门。

    那一位先生走了之后,秋淑芳沉默了许久,最后将唐啸东叫进房间。叶安忆跑过去偷听,只断断续续听见唐啸东沉着嗓子辩驳。

    “我走了您和安安怎么办?”“如果没有我送她上学,她会去学校的路都找不到。”“看不见她我不放心。”

    秋淑芳没辙,那一顿晚饭是叶安忆到这个家之后,最压抑的一次,沉重得她都不敢开口,只唐啸东偶尔夹走他不喜欢的菜。

    叶安忆搭着小睡在秋淑芳的旁边,秋淑芳的叹息声她听得清清楚楚。“干妈,到底…出什么事了?”她小声地询问,毕竟年纪小,其实她没指望秋淑芳会告诉他真相。

    “安安,如果你秋哥哥有更好的生活,你会让他去吗?”秋淑芳试探。“不和我们生活在一起吗?”叶安忆一惊,翻坐起。

    “不能。”秋淑芳缓缓摇头,“他会离开我们,也可能不能再回来,可是他会有更好的未来,而不是待在我们这样小小的地方。”

    “那…叶安忆不知如何回答。”“安安,你秋哥哥要被他的父亲接回去认祖归宗,他会有很好很好的生活,可是他为了你,不肯答应。”秋淑芳却先发制人,“安安,去劝劝你秋哥哥,让他会去,啸东这样的孩子,值得最好的一切。”

    秋哥哥会打篮球,却买不起一双运动鞋,秋哥哥会弹钢琴,会买不起一本乐谱,秋哥哥会骑自行车,却买不起一辆新车,秋哥哥几乎什么都会,却一无所有。

    那位先生后来又来过几次,还带着自己的夫人,诚意十足,而夫人后,跟着一个水灵灵的小丫头,梳着公主头,穿着公主裙,活脱脱一个小公主。

    她会甜甜地唤唐啸东哥哥,尽管他并不不理睬,她也一样处处跟着他,寸步不离。直到有一次,唐啸东又和同学打架,遍体鳞伤地回来,小公主眼泪汪汪的拉着叶安忆的手:“安安,你让啸东哥哥回唐家好不好,唐家有好多好多的保镖,没有人再会欺负他。”

    “安安,为什么放学没有等我去接你。”唐啸东有些不高兴,连着好几,叶安忆都没有等他而是自己回了家。

    “你每次都来接我,害得我不能和朋友一起走。”叶安忆也嘟起小嘴,“哥,我长大了,边不是只有你一个人了,我也想交朋友,你却总是跟着我。”

    唐啸东愕然,眉头微蹙:“怎么突然这样想?”他以为她的生活里,只要有他就足够了。“我想要新朋友一起玩儿。”叶安忆眨眨眼,模样真是得不带一丝谎言。

    唐啸东看着她,没有说话。“哥,你是不是要回你父亲的家里?”叶安忆试探地问道,有点迫不及待的,“什么时候走?”

    “你很希望我离开?”唐啸东字里行间冷冷清清没有一点绪,就这么盯着叶安忆的眼睛,像是要看透她。

    “每一次我新认识一个朋友,都被你轰走了,我从小到大连一个好朋友都没有!”叶安忆带着一点埋怨。“你不需要什么好朋友,有我就够了。”唐啸东带着微微的蛮横,就像他只需要她一样。

    “当然不够,每天都和你待在一起,我都腻了。”叶安忆发起了小脾气,她从前也和唐啸东撒,他总让着她,却从没有这次闹得凶,“只要你离开了,我就能交到很多很多的新朋友。”

    “腻了?”他轻声质疑。“早就腻了。”她不假思索地回答,“而且你走了,我就能有自己的房间。”她颇为自私地筹划着小算盘。

    “安安,你不需要我了是吗?”唐啸东揪住她的辫子,其实并不重,只是让他望向他的眼睛。“不需要。”她干脆地摇头,“没有你我才更自由。”

    唐啸东走了,坐着那位先生的车,被小公主拉着手指,没有回头看她一眼,那种从眉梢到眼角都透出的怨恨,让她害怕,就好像,她真的要失去他了。

    他什么都没有带走,叶安忆抱着他的被子哭了一夜,脑子里反反复复是他那一句质问:“安安,你总能轻易抛弃我。”

    “叶安忆,我要你的答案。”云菡白面色不太好,昨天晚上唐啸东帮她换了药,又一直等到她睡下了才离开,那么晚一定是没有赶上她的生宴。

    叶安忆脑子里都是唐啸东上的伤口,内心挣扎无比。“你也看到他上的伤了吧?”云菡白带着白色水晶发卡的头箍在阳光下一闪一闪的,“唐叔叔根本不管家里的事,我的两位表姐表妹可怨恨这个来抢财产的哥哥了,私底下总让家里的保镖虐打他。”

    “小姑姑最疼的就是我,”云菡白娓娓道来,“只要你把啸东哥哥给我,我一定让他在唐家无病无伤。”

    “你发誓。”叶安忆忽然出声,云菡白笑起来:“我发誓,说到做到。”对这个结果在意料之中,可还是欣喜,云菡白面色红润,与叶安忆的苍白正好对比。

    “其实啸东哥哥没那么讨厌你。”云菡白哼了哼,“所以,我不需要你躲得多远,只要让啸东哥哥彻底讨厌你就行了。”是啊,没有什么能比心灵上的距离更叫人痛苦。

    “我告诉你,躲哪儿都躲不掉我。”祁家阅兜着手,蹲下来与抱膝而坐的叶安忆平视。他以为叶安忆是为了躲避自己的纠缠才连值都没做就逃了。

    “祁家阅,你的话还算数吗?”叶安忆抬起头,眼睛干涩,不像是哭过的样子。“啊?”平时叶安忆都不高兴理睬他,难得同他说话,把他吓得不行,“算…算数。”

    “那我同意。”她说得干脆,一双眼清澈无比。“真的?”反倒是祁家阅不敢相信,忽然露出一副如释重负的表,一把将她抱起来,几乎想着空中转几圈。

    叶安忆大惊失措,挣扎着让他放手,祁家阅哪里肯,玩得起劲,忽然被人强行拉停,接下来面颊一疼,手上抱得紧,连累叶安忆一起摔在地上。

    她仰头,那样的眼神,那样的表,都只有唐啸东,愤怒到极点的唐啸东。

重要声明:小说《一叶知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