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啸东,不能忆的曾经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百川鱼海 书名:一叶知秋
    “还认得我,真欣慰。”男人扯了扯嘴角,从车上跳下来,“十来年不见,觉得我有什么变化?”他素来自恋,在叶安忆面前转了一圈。

    “长高了。”叶安忆轻笑,她是说不出什么矫的赞美,引得祁家阅翻了翻白眼:“叶安忆,你还是这么的…不会说话。”

    “晚上有事吗?”祁家阅自来熟地勾住叶安忆的肩膀,叶安忆弯腰逃开他的手,一面点点头。

    “你能有什么事啊。”虽然两人相处了极短的一段时间,不过祁家阅认为自己深知叶安忆本,“择不如撞,晚上一起吃个饭吧?”

    叶安忆撇撇嘴,有点无语。“别露出那种着你的表啊,我最恨就是你这幅样子,从前也是,但凡叫你出来玩,没一次答应的。”祁家阅似乎旧怨颇深。

    “你不说话就算你同意了,上车。”祁家阅猾一笑,拉开副座的门不给她反悔的机会。“去哪儿?”叶安忆叹了口气,坐进副座。

    “又见炊烟,那边上菜最慢,适合你这种小鸡啄米的吃法。”祁家阅嘿嘿笑,叶安忆彻底没了声音,这人真是…记仇。

    又见炊烟是家中餐厅,以慢闻名,可是菜实在好吃,于是依旧有很多人愿意往这火坑里跳,尽管时常发生掀桌子发火的事

    “叶安忆,这么多年,有没有想过我?”祁家阅下巴垫在手背上,由下往上打量叶安忆的脸。

    “你…要听真话还是假话?”叶安忆夹菜的筷子停下来,颇为真诚地询问。“当然是真话了!”祁家阅蹙眉,似乎想了想,“还是先说假话吧。”

    “想。”叶安忆重重地点了一下头,祁家阅手里的筷子啪地拍在桌子上。门口传菜的小姑娘吓了一跳,赶紧掀开珠帘:“您稍等,下一道菜马上就到了。”她还以为是上菜速度慢,客人发火了。

    “真话是不是特别想?”祁家阅不死心,见叶安忆摇头,咬牙切齿道,“你还是有本事气死我。”

    “祁家阅?”隔壁一桌传来幽幽美人声。又见炊烟的布置很古典,餐厅地方小,没有所谓的包间与大堂,所有的桌子都摆在一起,中间用珠帘隔开,其实不太好,因为每一桌说话,都能被左右听见。

    祁家阅一震,眼睛瞪得大大的,手有点抑制不住地发抖,还没触到珠帘,那边已经素手纤纤地撩开一片,露出一张美人脸。

    “果然是你。”云菡白莞尔,便是倾人之姿。祁家阅嘴唇动了又动,就是吐不出半个字,目光灼灼地落在她的脸上,像是挪不开半分。

    “才多久没见,就不认识了?”云菡白被他这样的目光看着,也不恼,依旧是笑盈盈的。

    “云…菡白。”祁家阅努力收回视线,笑起来还是有点僵硬。“安忆,”云菡白似乎才看见对桌的叶安忆,面不改色甚至带着几分亲昵,“真巧。”

    叶安忆没有开口,只是轻点了一下脑袋,越过勾起一半的珠帘,那头坐着唐啸东,似乎也看见了她,目光触碰了一瞬间,叶安忆淡淡收回。

    “啸东也在,不如一起?”云菡白似有若无地望向叶安忆。“不必了。”叶安忆大胆回视她,“这里的桌子太小,两个人刚好。”

    “那行,下次再聚。”云菡白言语间颇有遗憾,冲祁家阅挥了挥手,祁家阅目送她越过珠帘回到对面。

    “祁家阅,没想到你。”叶安忆开口,将他的视线拉回来。“少胡说八道。”祁家阅咳嗽一声,“就是有点条件反,其实我没那么喜欢她了。”

    “我说真的!”祁家阅见叶安忆似笑非笑的表,有点恼怒了。“轻点,那边听得见。”祁家阅立刻闭了嘴,叶安忆直笑。

    一直到吃完,两桌人都没有再打照面,祁家阅的神说不清是失望还是忧伤,总之后半程都没怎么开口,明明见到云菡白之前一直喋喋不休地回忆两人曾经的种种…不和谐。

    “叶安忆,我会再来找你的。”大概已经缓过刚刚的抑郁绪,祁家阅面上又有了笑,将叶安忆送到楼下,趴在车门上对她挥手。

    “祁家阅,其实…长有的时候,并不是一件好事。”叶安忆想了想,望着他的眼睛。祁家阅有那么一瞬间的黯然,接着又哼哼着摆手:“谁让你不喜欢我,不然也许我早就把云菡白忘得干干净净了。”

    叶安忆没再说话,也对他摆了摆手,转进了楼道。她那么深着唐啸东,唐啸东却依旧放不下云菡白,只有云菡白能抹杀叶安忆,而她,不能。

    七十几平的房子并不大,可叶安忆坐在沙发上,总觉得空的。电视里播放了什么节目她一点都没有看进去,思绪不知道飘往何处。

    认识祁家阅的时候,才几岁?十二还是十三,进了中学,和唐啸东一样的中学,彼时他在高中部,而她在初中部。

    自从唐啸东离开秋淑芳的住处,她几乎很少能见到他了,逢年过节的时候,唐啸东会回来,却是偷偷的,背着唐家,有时候他会看到他上的伤,大概也是在那个时候,唐啸东养出了穿长袖的习惯,直到现在,再的夏天,他也从来都是长袖的衬衣。

    叶安忆太过内向,正是活泼的年纪,她便不怎么交得上朋友。不过她不在乎,因为唐啸东会端着盘子坐在她对面,就像从前在干妈家里,两人面对面,偶尔从她碗里夹走肥,却不和她说话,只是默默地陪着她吃完,然后各自离开。

    她想唐啸东大概还在生她的气,生气她将他从干妈家里赶出去,赶到那个冷酷无充满怨恨的地方。

    云菡白几乎每一次都跟着,坐在唐啸东边,唐家老宅与云家都在城南的一处,每上下学,他们俩都会一起来去,这是她新的青梅竹马,叶安忆丧气地想。

    “喂,叶安忆。”声音有点低哑,像是在变声器,叶安忆回头,这个男生,她是不认识的。

    “你是叶安忆吧?”男生不确定地问了一遍,好像也不认识她的模样。她眨了眨眼,显然也在状态外,有点反应不过来。

    “我很喜欢你。”男生兜着双手靠着墙,自以为很帅气地扬了下巴。叶安忆一惊,从小到大,没有人对她说过喜欢,走得最近的唐啸东,会为她打架,为她做很多事,却也没有说过喜欢这样的话。

    “你认错人了,我不是叶安忆。”她声音平波无澜,听来一点也不想说谎,面上也是冷静自持的表

    “不是?骗谁呢!”男生仿佛因为叶安忆的话气恼了,大步走过来,“学生卡,拿出来。”“都说了不是。”叶安忆嘟哝着从口袋里掏出学生卡展示给他,上面赫然写着张思芳三个字。

    男生的脸色瞬间就变了,红红紫紫好不可笑,狠狠地瞪了她一样,大步离开。叶安忆笑起来,幸好带了同桌的学生卡。

    明明说很喜欢她,却连她是谁都不知道,叶安忆只觉得这个男生心思诡异,大约是打赌之类的玩笑吧,最近学校似乎流行的。

    “你骗我!”同一个时间,同一个地点,不过相隔一天,叶安忆又在同一个楼梯转角的地方遇到了昨天那个男生,他今天似乎更生气了,面孔红红的,蹙着眉头,皱了鼻子,“你明明就是叶安忆。”

    “你也在骗我,很喜欢叶安忆,却不知道我是谁。”叶安忆冷静地反驳,撇开眼打算从他旁边绕过去。

    “我看了你在校报上写的那些诗才慕名而来的。”男生扯了扯嘴角,像是拼命控制着怒气,硬邦邦地解释,“我真的很喜欢你。”

    “你喜欢我的诗我可以写几首送给你。”叶安忆避重就轻,将他话语里的主旨捞出来。

    “做我女朋友!”他语出惊人,并迅速挪了一下位置挡住叶安忆的去路,“不准走,不答应我就不准走!”颇为固执而霸道。

    叶安忆笑了笑,抬头望了他一样,不知为什么,她似乎看出了他眼里的心虚,下一刻转下了楼,一面回头对他说:“条条大路通罗马,这句话你一定不懂。”

    从那天开始,男生有点锲而不舍地出现在她的生活里,总是一口一句:叶安忆,我喜欢你。却不能在他的言行举止里体会出半分,于是,叶安忆也不在意。

    “叶安忆,我有事和你说。”云菡白和叶安忆是同岁的,可是已经比她高了半个脑袋,同高挑的唐啸东站在一起,尤显般配。

    叶安忆没有在她边见到形影不离的唐啸东,说不上是高兴还是失望,安静地跟着云菡白,走到体育场的看台上坐下。

    偌大的看台只有她们两个人,空旷的地方甚至有回声。“叶安忆,我们说说啸东哥哥吧。”云菡白的直接同她温柔可人的长相不怎么相衬。

    “他…有什么事?”在云菡白面前,叶安忆总有难言的自卑,无论是相貌还是甚至,同样是唐啸东的青梅,云菡白是酸甜的,而她大约是苦涩的。

    “你不知道吧,啸东哥哥在唐家过得不太好。”云菡白美眸弯弯,有点挑衅地睨她一眼。叶安忆微愕,其实,她怎么会不知道,少有的几次见到唐啸东,他总是带着伤的。

    “叶安忆,我能让他在唐家过得好,但是…”云菡白嘴角一弯,真是漂亮,叶安忆想。“我要啸东哥哥。”

重要声明:小说《一叶知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