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安忆,不能辩的罪名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百川鱼海 书名:一叶知秋
    “小安忆!”谭九非窜入理综组的办公室,直接扑向关好好的办公桌,双眸里皆是叶安忆微肿的脸颊,眼底一片心疼,手指微微触到她的面孔,见她疼得倒吸凉气,立刻就收回,“疼不疼?”

    “这不是废话吗?能不疼吗?”关好好翻了个白眼,都跟嘴里含了个桃子似的肿了,所谓关心则乱,大约就是这样了。

    “云莲蓝呢?”谭九非四下一顾,出了这样的事,当事人却不见了踪影。“跑了,不过已经联系了云家的人。”关好好既气愤又无奈,“留校察看的时候还敢这么闹,真以为云家有多了不起,把学校的制度当笑话。”

    叶安忆原本在关好好的仗义相助下顺利从mr张那里拿到了假条,不过自己这张越来越肿的脸大白天的还真不敢走出去,原本不知道的人都会生出猜测来,只能枯坐在办公室里等天黑。

    “叶老师,我最近在考二外,选的法语,你给我指导指导呗?”小王老师捧着一本厚厚的语法书,拉着凳子坐到叶安忆边。

    叶安忆捂着脸,别说说话了,就是笑一笑都疼,可是小王老师用那种对知识极度渴望的目光看着她,她又有点不好拒绝。

    没想到这一指点就到了明月高升时,不知是小王老师太过好学还是新手的问题从来就多,叶安忆抬头的时候,指针俨然过了九点的位置。

    “真不好意思啊叶老师,我太笨了,三四遍都学不会,耽误了你那么多时间。”小王老师有点不好意思,垂着脑袋挠着头发。

    叶安忆实在不愿开口,笑着摇了摇头,整理好挎包往外走。还差一小会儿就到了晚自习结束的时候,那么多人要是遇上了就尴尬了。谭九非今晚督班,叶安忆没打扰他,独自一个人离开。

    这一片是教学区,位置算是市郊,为了那一份安宁城市规划者也算是煞费苦心。马路很宽,路灯很亮,一切设施都很好,就是缺少建筑缺少人气。

    耳边呼啸而过摩托车的轰鸣声,叶安忆没来得及回头,肩上的挎包就被割断了带子,下面的包体被抢走,不过眨眨眼的功夫。

    叶安忆回过神,追着汽车尾灯跑,车子挑了暗的小路走,叶安忆追了几步,之前小区门口遇见的事让她格外警惕,忽然警铃大作,停下了脚步。却没想到那摩托车也是突然停了,接着咚的一声,像是扔了什么东西,轰鸣声再次响起,车子瞬间开得没了踪影。

    叶安忆又站了一会儿,见没人再回来,才踟蹰着往前走,这条路比较小,是沿着学校后门的围墙,附近有一个公交站点,除了每放学学生们结伴过来,基本上再没有路人经过。

    叶安忆走近,果然看见自己的包被丢在那里。拍掉上面的灰尘,觉得有点奇怪,没见过哪一位飞车党是这样抢劫的,像玩儿游戏似的。

    不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叶安忆没来得及躲闪,就看见几个人慌慌张张地跑出来,像是没有发现她的存在,又或是顾及不了她的存在,擦而过就匆匆跑远了。

    叶安忆忽然有了不好的念头,他分明看见跑在最后的那个男人还在提裤子,压不住心里的疑惑,一点一点往里走。

    角落里有人缩成一团,体控制不住地颤抖,嘤嘤的啜泣声,叶安忆脚下一绊险些摔倒,发现是林乱散落的鞋子,t恤也被撕烂了丢在一边,肩上的内衣带子滑落到小臂,雪白的皮肤上也有青红的痕迹。

    “你没事吧?”叶安忆怕惊动她,很小声很小声地询问。那人却嚯地抬起头,散乱的头发遮挡不住清丽的面容,眼泪爬满整张脸,却掩盖不了悲愤。

    “云…云莲蓝?”她惊讶非常,几乎倒退了好几步,连声音也是颤抖的,云莲蓝一双眼绯红,死死地盯着叶安忆。

    叶安忆从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默默地弯腰捡了破损的衣服递过去,被云莲蓝一把丢开:“是你…都是你!”她咬牙切齿的指责让叶安忆不明所以。

    “啊!”或许是两人都太过投入在凝滞的气愤中,连后有人走近也没有发现,三两个学生已经走到叶安忆后,似乎是看见了地上狼狈的云莲蓝,失声叫出来。

    叶安忆离开走到云莲蓝面前,转过将她挡在后。“你滚开!”云莲蓝一点也不领,咆哮着嘶哑的嗓音,伸手推了一把叶安忆,力气之大险些将人推倒。

    有人脱下外头的校服替云莲蓝遮掩,也有学生跑回学校通知,不一会儿就有不少老师闻讯赶来,将围观的学生统统驱散了。

    关好好心头一沉,作为云莲蓝的班主任,抛开私怨,赶紧将她从地上扶起来。云莲蓝脚步虚浮,裙子也是破得惨不忍睹。

    云家人赶到的时候,云莲蓝已经被带回学校,男老师都被驱散了,只留下女老师陪着。云莲蓝哭得很厉害,即使眼泪已经哭干了,依旧止不住的哀嚎,作为女人,老师们的心也被哭软了。

    “莲篮!”云菡白显得很焦急,尖细的高跟鞋跑得飞快,蹲下去看云莲蓝低垂的小脸,“没事了没事了。”虽然换了衣服,可是那一狼狈尤清晰可见,脖颈肩头,甚至小腿上都是掐痕抓痕。

    “姐姐…姐姐…”云莲蓝没有哪一刻比现下更依赖云菡白,整个人扑进她怀里,泣不成声,一声一声的姐姐将周围人的心都叫软了。

    “莲蓝,出什么事了,告诉姐姐。”云菡白扶正了她的脸,温柔的语气,温柔的眼神。“她…是她!叶安忆,是叶安忆,是她干的!是她干的!”云莲蓝颤抖着手,指向人群里的叶安忆,绪激动起来,话也颠三倒四的。

    众人也跟着望过去,叶安忆被过来的十几道目光看得微愕,有些不知所措地回望她,下意识地反驳:“我…做什么了?”

    “是她…是她干的,是她!”云莲蓝大概受了刺激,反复只有这么几个字,忽然发疯似的挣扎了起来,就要扑向叶安忆,幸好几个老师将她拦住。

    云莲蓝的手在空中挥舞着,尖细的指甲划伤了关好好的脸颊,依旧没有要停止的意思,不再尖细的声音破败而沙哑:“是你干的!是你干的,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叶安忆,你对莲蓝做了什么?”云菡白美丽的脸庞上铺了一层薄霜,神色肃杀。“我只是路过那里,正好碰到了。”叶安忆直腰板,声音带着几不可查的颤抖,她不亏心,却也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

    “叶安忆,你回家的路根本不需要经过那条路,那么你是为什么出现在那里?!”云菡白咄咄人的态度让叶安忆不后退。

    “是有人…抢了我的包。”叶安忆从小没有说谎的习惯,就算给她十天半个月也未必能组织出一完美的说辞,倒不如实话实说,却明显的底气不足。

    “抢了你的包?那你手里拿的又是什么?”云菡白冷笑,目光落在她怀抱里断了带子的白色挎包上。

    该如何解释她丢包又捡回来这样匪夷所思的事,叶安忆沉默了,云菡白自觉得理,当然不会就这样饶人,一把抓过叶安忆手里的挎包,拉链没有拉紧,里头的东西掉出来,橘色的弹簧刀也随着钱包一起掉落在地上。

    “叶安忆,解释一下这是什么?”云菡白再说有人没有回神的时候,就弯腰将地上的弹簧刀捡起来。

    云菡白纤细的手指爬过手柄,抽出刀背里还卡着的一缕白线,让人很容易便联想到叶安忆这挎包的带子是不是自己弄断的。叶安忆诧异,显然没有想到包里竟然会有这样的东西。

    下一刻又回过味来,飞车党并不是因为善良也不是因为良心发现没有带走她的包,而是故意要将她引过去,那条她根本不用经过的小路。一切都像是早有预谋的,而她无知地踏入了旁人设下的圈

    “刀不是我的。”叶安忆想不出她还能怎么辩解,只能用最苍白的语言说出最让人无法信服的话,余光扫向四周,老师们神色各异。

    “云菡白,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先把云莲蓝送去医院检查才是当务之急。”关好好被云莲蓝打了好几下,面上又被抓破了,火辣辣的疼。这个做姐姐的,看似极为关心妹妹,却对癫狂的云莲蓝不理不睬,反手对叶安忆很感兴趣。

    “莲蓝,我们回家。”云菡白收起一脸的强势,扭头看向云莲蓝的时候瞬间放柔了目光。“云小姐,这是云莲蓝同学的手机。”有老师好像地将云莲蓝完好无损的手机递给云菡白, “云小姐,我们已经报了警了,云莲蓝同学…”

    只是负责任的提醒却换来云菡白看似绵柔却带着十足警告的眼神,淡淡地丢下一句:“谢谢你的心,云家会处理的。”结果手机,便与三四个老师一起架着云莲蓝出门。

    云莲蓝还不罢休,即使走出门口,嘴里一直喊着叶安忆的名字,在月色低迷的夜里,颇为凄厉。

重要声明:小说《一叶知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