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啸东,不能提的事件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百川鱼海 书名:一叶知秋
    “谭跟班?”关好好惊讶,对谭九非的称呼脱口而出。关于跟班这个称呼也算是有理有据的。

    从前,午饭甚至晚饭都一直是关好好和叶安忆的两人世界,可是自从有了谭九非,关好好越来越怀疑自己是不是传说中的电灯泡。他总是亦步亦趋地跟随叶安忆左右,基本上有叶安忆的地方一定有谭九非,有谭九非的地方那附近肯定有叶安忆。

    “云莲蓝打听到谭九非的住处,结果…是我开的门。”叶安忆想起那天的场景,她开门那一刻,四眼相对的瞬间,两个人都懵了,尤其是谭九非洗了澡,光着上的样子,严重刺激了云莲蓝,尖叫伴随着指责,这样的告白能有多大的美感?

    谭九非干脆地关上了门,房子虽旧,门的隔音效果却很好。大约还残存着那么一点理智,想在谭九非面前保持点女孩的样子,一向剽悍的云莲蓝竟然没有摔打踹踢就离开了。

    “你和云家的女人上辈子结了多大的仇啊,真是孽缘。”关好好撇撇嘴。叶安忆轻笑,关好好这么说还真没有错,她和云家的女人确实不对付,唐啸东的大妈唐夫人也是云家的女儿,对她也是眼中钉中刺般的对待。

    “小安忆,没事吧?”谭九非早早地等在走廊转角处,一见到叶安忆就扑上去,仔仔细细里里外外地打量。

    叶安忆有点吃不消他的,挣开他的手,退了一步:“我是去校长室,又不是刑堂。”“我听办公室里的老师说,见校长从来就没好事的。”谭九非一本正经。

    “也不知道因为谁。”关好好哼哼一声,抬脚要走,被谭九非拉住:“关坏坏,把话说清楚再走。”

    “谭九非,好好一会儿还有课。”关好好同他斗了半天她就是不放手,叶安忆不过一句话的功夫,这边还真放手了,真是灵得很。

    “小安忆,告诉我呗,到底什么事?”谭九非又缠上来,扒着叶安忆的肩膀不肯松手,叶安忆躲闪不了,半是劝止半是警告地开口:“谭九非,大家都知道我结了婚的。”

    “可你已经离了。”他耸耸肩,一副在理的模样。“但是…不能让他们知道。”叶安忆叹了口气,瞒着秋淑芳,就意味着要满住所有人。

    自从谭九非来三中任教,叶安忆仿佛就与他捆绑销售了。他太过西式的做派在保守的东方人眼里一举一动都是暧昧,尤其是总与叶安忆焦不离孟的,不知多少人在背地里窃窃私语。原本所有人认定的有夫之妇,贤妻良母的代表,瞬间分崩离析了。

    谭九非突然伸手,将叶安忆拦在怀里,叶安忆惊诧之余又挣不开,脚步声由远及近,率先跃入眼帘的是云莲蓝一双憎恨的眼,云菡白同唐啸东依次登场。

    叶安忆用力垂了垂谭九非的背脊,那边才留恋般慢吞吞地松手。云莲蓝气势汹汹地走过来,经过叶安忆侧的时候肩膀用力地撞上去,叶安忆不防,一个趔趄,谭九非托了一把,将她揽在怀里,姿势亲昵至极。

    唐啸东站在最后,根本来不及的速度,伸在半空中的手缓缓收回。眸子里是两人紧贴的体,收回目光,抬脚下楼,与两人擦而过。云菡白微微一笑,跟上了唐啸东的脚步。

    “你们…你们!”云莲蓝道行最浅,气急败坏地指着两个人,无法用语言宣泄她的愤怒。谭九非对她没半点好感,拉着叶安忆离开。

    今天是第一次,谭九非没有纠缠着同叶安忆一起上下班,叶安忆松了一口气,没有谭九非在左右喋喋不休的好奇,安静得有些过分。

    昨天从放学到下课,谭九非都没和她说话,直到临睡前,他抵住她的房门,神色严肃不带半点玩笑地看着她,看得她发毛。

    “小安忆,如果是因为老师的形象,我可以等,如果是因为不能接受我,我也可以等,无论是什么理由,我都可以等。”字字真诚得让人深信不疑。

    叶安忆微愕,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他在说什么,竟是对她不愿公开离婚的无限理解,一时不知说什么。

    他忽地俯下头,趁叶安忆不备,在她面颊上落下一吻:“晚安。”似心满意足,容光焕发地离开。

    叶安忆回过神,反手关上门,手背擦了擦脸颊,连发梢都带了温度,这样的谭九非,让她不能接受,却又无法拒绝。

    “叶老师,学生处这回可真够公正不阿的。”办公室里的老师纷纷围过来。叶安忆有点茫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不过学生处说好听了是管理学生,对学生奖惩的地方,其实惩多奖少,提起来就闻风丧胆。

    “学生处?怎么了?”她猜想是不是自己带的学生犯了错误,这些老师围过来是安慰还是看笑话。

    “就是运动会你摔了一跤那事呗,不是查出来是三(7)班的云莲蓝故意的吗?”小王老师年纪最轻,资历最浅,这种八卦的事当然由她来说,“学生处对她处罚重的,我们都以为云家会出面,结果还是揽了大一个处分。”

    “处罚重的?”叶安忆有点不明白了,作为当事人的她都已经表示不追究了,学生处这样的行为不是明目张胆地同云家作对吗?

    “天理昭昭,报应不爽!”关好好心好极了,一来叶安忆的事突然出现了转折,原本以为要忍气吞声咽下这笔委屈,谁知道峰回路转,二来么…谭九非竟然没和叶安忆一起吃午饭,她又回到了和叶安忆的二人世界的美妙时刻。

    “好好,是不是官闻西做的?”叶安忆觉得校长都委曲求全了,怎么云莲蓝还能背上留校察看这样大的处分,听说差一点就直接开除了。

    “关他什么事?”关好好最近被官闻西缠得不行,一提他的名字就忍不住撅嘴,“倒不如想想是不是谭跟班做的。”她挑了挑眉,叶安忆回头,谭九非正朝她的方向走过来,见叶安忆看向他,一个转弯去了别的方向。

    “谭九非?他哪里有这么大的能耐?”叶安忆笑起来,谭九非虽然神秘,可就他贫民窟的出和一的桃花债,她是看不出他还有什么可说的。

    “□呗,谭跟班这幅皮囊真是没话说,标准的混血美男长相。学生处那位四十岁还没嫁出去长期荷尔蒙失调的女金刚,或许就好这一口。”关好好邪恶地笑。

    谭九非吗?像又不像,叶安忆实在想不出还有谁会做这种事。唐啸东吗?她突然想到,又自嘲地挥散了这个念头,在云菡白面前,她向来是完败的。

    “云莲蓝同学,上课的时候不要玩手机好吗?”叶安忆走到云莲蓝边,态度温和地提醒,她知道云莲蓝是故意的,不是没有人在上课的时候玩手机,可是将音效打开的,还是头一人。

    “叶安忆,你这样的人上的课我可不要听。”云莲蓝蹭地站起来,云家出美人,个个底子都极好,云莲蓝不过十七岁,竟然已经比叶安忆高出不少。

    教室里一片噤声,学生们大气都不敢出,第一排的同学偷偷溜出去找代理班主任关好好,气氛有点紧张。

    “我做了什么让你觉得我不配上课的事?”叶安忆不重不轻地询问。“叶安忆,三中从老师到学生,哪一个不知道你已经结婚了,只有新来谭老师不知道吧?你才有机会勾搭他。”

    “云莲蓝,别说了。”同桌被她的话吓得不轻,拉了拉她的衣角,小声地制止,又偷偷打量叶安忆,发现她依旧平静如水。

    “她敢做,我还不敢说了?”云莲蓝理直气壮,斜睨着叶安忆,“姐姐和姐夫明明两相悦,你非要横插一刚拆散他们俩,我姐姐比你好看一千倍一万倍,要不是你用了卑鄙手段,姐夫能娶你?就你这样的人,配为人师表吗?”

    “云莲蓝,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嫁人的时候,你还没有回到云家,所以这件事,你没有发言权。”叶安忆笑着,语气却很严厉,“我和谭老师是很要好的朋友,你不能将自己告白失败归结为我从中阻挠,我不是你的绊脚石,谭老师为什么不接受你我很清楚,单纯因为不喜欢你这样的类型。”

    “你给我闭嘴!”云莲蓝觉得被叶安忆踩了痛脚,她是私生女的事没有人知道,她和谭九非表白失败的事也没有人知道,可如今竟被叶安忆全盘托出,控制不住地一耳光闪了过去。

    一脆响,全班所有人连呼吸都静止了,云莲蓝满满的恨意,自然下手很重,叶安忆嘴角磕破了皮,出了血。

    关好好正好看到,却来不及阻止,气得叫了两个男生将云莲蓝拖到走廊上。“你们先自习。”叶安忆觉得说话都有点疼,被关好好托出门口。

    “不知道还手吗?”关好好给她敷上冷水,用力一按,疼得叶安忆倒吸凉气。“我不是为人师表吗?”被关好好瞪了一眼,叶安忆笑都不敢,“我要是还手,她的责任就小了。”

重要声明:小说《一叶知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