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啸东,不能知的真相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百川鱼海 书名:一叶知秋
    “唐表哥,你穿成这样不方便,还是我来吧。”谭久非伸出手,想要将叶安忆接过来。唐啸东轻巧地避开手,将叶安忆往怀里揽了揽:“没有不方便。”

    谭久非自然不肯就这么放弃,看着叶安忆额角的汗水又有几分不忍。唐啸东感觉到叶安忆的血渗透衣袖触到他的皮肤,灼烧着他的手臂。

    “让开。”他蹙眉,声音冰冷。两人僵持,直到叶安忆揪着衣服,有点意识不清地喊了一声疼,仿佛如梦初醒,谭久非愣愣地退开一步,唐啸东疾步往外走,擦而过的一瞬间,谭久非伸手,却什么也没有抓住。

    “堂表哥,一起去。”唐啸东正要发动车子,谭久非有点死皮赖脸地爬上副座,率先开了躺在后座的叶安忆一眼,她咬着嘴唇,发青发白,却不再细语喃喃地喊疼。

    医院门口已经摆开了架势,医生、护士和推,谭久非有点郁闷,原本他飞快下车打开后座的门,妄图英雄救美却被一干医务人员挤到一边,并以妨碍救治的名义狠狠地鄙视他。

    安静的急症室一时间喧闹异常,唐啸东同谭久非门神似的一左一右,谭久非一脸紧张的模样藏不住,唐啸东面无表,安静地望着雪白衬衣袖子上的血迹,这样多,忽然让他有了不好的念头。

    “医生,小安忆怎么样?”谭久非扑上去,弄得老医生很尴尬,唐啸东还算镇定,似乎也同医生认识:“赵叔,叶安忆她怎么样了?”

    “安安…”他目光在两个男人之间来回一扫,想起叶安忆昏迷混沌中揪着他的袖子同他说的悄悄话,“没什么大毛病。”

    “那怎么流那么多血啊?!”谭久非显然不信,压低了声音像是嘟哝,“我瞧着跟流产似的。”一语掷地有声,老医生一愣,唐啸东更是极为罕见地露出一点讶然,审视谭久非。

    姜还是老的辣,到底是老医生反映快些,沉下声音,有点不悦地开口:“胡说八道,安安是体月事体虚,加上摔得重了才有了血崩的征兆。”

    谭久非撇撇嘴表示缄默,也清楚自己有点过头了,叶安忆离婚后便是孤家寡人,如果单繁殖成立,那他的猜测才会成立。

    唐啸东冷冷地看着谭久非,若有所思,许久才收回目光。叶安忆被推出来送去病房,谭久非跟着老医生左右不离,唐啸东半天也没有迈开步子,拦住最后一个从急诊室里走出来的小护士,神色不定。

    小护士赶紧拉下嘴上的口罩,为下一刻的搭讪做准备,却没有想到与唐啸东对视一秒都这么难,只觉得凉意渗进心口。

    “病人是什么况?”他居高临下,似乎眨了眨眼就会往下掉冰渣子,“我要听实话。”

    “病人体素质比较差,又在月事期间剧烈运动,才会流那么多血的。”小护士一句话断了六七次,舌头伸不直,捋不顺。

    “你确定?”他眯起眼睛。“确…确定。”小护士吞了吞口水,点头如捣蒜,有点后悔磨磨蹭蹭就为了和这个男人搭讪。

    唐啸东仿佛松了一口气,没有再做片刻停顿,追着叶安忆的推车去。

    谭久非挑选了最有利的位置,桌在头,叶安忆一睁眼就能看见的位置。老医生已经换了一白袍,坐在谭久非边,正拍着他的肩膀同他说话:“小伙子,你是安安的同事?”

    “哦,是啊,我们住在一起。”谭久非卖乖道。他直觉到这个医生同叶安忆关系匪浅的样子,在他面前表现得好一点总是没错的。

    “什么?住在一起?”老医生蹙眉,联想起他之前的话,表极为严肃,“你觉得安安怀了你的孩子?”

    “您别误会,我和安安才到拉拉小手,亲亲…那也还差点。”谭久非指天对地,见老医生神色缓和了一点,才陪着讪笑,眼角飘向虚掩的门。

    唐啸东的脚步一贯很轻,其实他已经在门口站了一小会儿,只是屋里的两个人聊得投入,尤其是谭久非的话,让他捏着门把的手背上一条条的青筋纹理分明。

    “安安再好,那也是有夫之妇。”老医生并没有太大的不悦,只是如同总结陈词般,“小伙子,我不知道你们外国人怎么看待这个问题,但是在中国,追求有夫之妇是一件很不道德的事。”

    “小安忆她…”谭九非觉得自己有点冤枉,虽然离婚这事没有大肆宣扬的必要,但是被人误会了,总还是想要讨点清白的,奈何接下去的辩白被唐啸东推门进来的举动打断了。

    “赵叔,安安什么时候会醒?”唐啸东淡淡地扫过谭九非,让对方觉得他这分明就是故意的,谭九非离开变得愤愤的,怒而无话可说。

    “止疼药里面掺了一点安眠的成分,量很小,大概一会儿就会醒了。”老医生站起,掸着自己的白袍下摆,走到唐啸东边,“啸东,要珍惜安安。”似语重心长,有话里有话。

    “小安忆?”谭九非凑到近前,几乎鼻尖贴着鼻尖,叶安忆吓了一跳,虚软的体却无法躲避,在看清谭九非的面孔之后,眼底的失望流转而过。

    “你醒了。”唐啸东缓步走上前,微微弯腰,一双冰冷的眼在对上叶安忆温柔的眸子时,有点不知所措,只能装作若无其事地别开。

    叶安忆吃惊,她脑子里最后那一点影像好像就是唐啸东将她托进怀里,一如很小很小的时候,唐啸东将她抱起来,彼时,他们互相偎依,如今,各自分离。

    久违的熟悉感,却加重了体的疼痛,她疼得脱口喊出来,连眼角都酸涩了。她能感觉到唐啸东的体温,能感觉到他的焦急,甚至错觉得以为她还是他手心的至宝,拼命去维护的那一个人。

    “赵叔叔…说什么了?”叶安忆停止回忆,方才想起自己的处境,这里是医院,而她晕倒的理由却是…目光望向唐啸东,双颊的肌都有些紧张。

    “小安忆,月事来了为什么不请假?”谭九非急躁躁地开口,几分责怪几分心疼,“不是有替补吗?”

    “你好好休息,赵叔说你需要补血,从明天起,我每天让秦姨给你送补血的汤药。”唐啸东难得一口气说这么长一句话。

    “不用了。”叶安忆摇头。“就这么决定,这件事不能让妈知道。”唐啸东看着她苍白的面孔,“所以你要…尽快好起来。”

    “好。”她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就笑了,不知是不是扯到了小腹的痛楚,又猛地皱眉,痛苦不堪的模样,天底下大约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人能比唐啸东更加孝顺,叶安忆告诉自己,他只是为了干妈。

    “唐表哥,你先回去吧,小安忆这里有我照顾着。”谭九非表现出极为善解人意的一面,将照顾叶安忆的活计主动揽下来。

    “照顾她?你算什么?”唐啸东忽然开口,冷漠异常。“我和小安忆住在一起,那就算近邻了,唐表哥和安安瞧着生疏的,那就是远亲。”谭九非不怎么介意唐啸东恶劣的口气,依旧笑眯眯的,不过明显能感觉到笑里藏刀,“你们中国人有一句话说得好,远亲不如近邻,这么一来,唐表哥还真不如我。”

    “表哥?”唐啸东似乎冷笑,嘴角却没有翘起的弧度,“叶安忆,我是你的表哥?”“哥,你回去吧,这里有谭九非就够了。”叶安忆像是回避,并没有从正面回答,只对谭九非笑了笑,不去看唐啸东的神色。

    门开合,然后是有点重的关门时,叶安忆慢慢转过头,原先唐啸东站立的位置空空。她不想失落,却控制不了。

    “小安忆,我也想知道,他真的是你的表哥而不是你的仇人?”谭九非调侃,“我觉得深仇很大也不过如此。”

    “是深仇大恨。”叶安忆哑着嗓音纠正,“谭九非,要嘲笑我也请先练好中文。”侧过,闭上眼,就像是睡着了。

    “秦姨。”谭九非被她赶回去上课,虽然他一再强调下了课会给她带中饭,不过有人比他来得早。叶安忆翻着手里的杂志,听见门口有动静,看过去,发现是唐宅的佣人秦姨,微微一笑。

    秦姨是唐啸东和她的婚房别墅里官家似的存在,叶安忆从来没有主人架子,其实在唐啸东的房子里,她才是最卑微的那一个,司机园丁,几乎没有一个人将她放在眼里,除了秦姨。

    秦姨对她很好,从饮食到起居,样样都很仔细。她也将秦姨当做半个亲人,很尊敬。“叶小姐。”秦姨一贯的恭顺,只是叶安忆觉得她的脑袋似乎垂得比从前更低,“这是我熬的红枣乌鸡汤。”

    叶小姐的称呼让叶安忆一愣,她记得从前秦姨一直开口闭口便是太太,她还为此羞涩了很长一段时间,到底是离婚了,大概是唐啸东下了命令的,连称呼都换了,心底有几分酸胀的怅然。

    “我记得您的手艺,好得很。”叶安忆闻见了香味,随口一夸,秦姨的反应却很大,手一抖,小半碗汤晃在了手背上。

重要声明:小说《一叶知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