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啸东,不能管的事情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百川鱼海 书名:一叶知秋
    “安安,这小鞋子你黄阿姨忘了带走,一会儿帮着带会去吧。”秋淑芳手里拿着一双小小的鞋子,叶安忆记得是黄阿姨孙女的,粉色的兔子脑袋。

    “哦,好。”叶安忆想要接过来,秋淑芳却努力俯在柜子里翻出一个干净漂亮的袋子装起来,妥妥当当地才递给叶安忆。

    “啸东,你和安安结婚三年了。”很突然的开头,叶安忆一颗心猛地悬起,便听见秋淑芳顺着口往下说, “是时候要个孩子了。”意料之外,理之中。

    “我知道了。”他依旧是不温不火的态度,没有多大的惊讶,也不像当年秋淑芳刚刚同他提出订婚要求的时候似的暴躁,这么多年,他对于如何应付秋淑芳已经相当娴熟。

    叶安忆有点不可思议地望向唐啸东,他的淡定从容都让她浑发抖,失措地揪着挎包的呆子,小腹隐隐作痛。

    “一会儿护工就过来了,你送安安回学校吧,她晚上还要督班。”秋淑芳挥挥手,给两人单独相处的机会。

    “您好好休息。”唐啸东起往外走,走出几步停下来,回头看了一眼,叶安忆踟蹰在原地,淡淡地提醒一声,“走吧。”她至始至终都没有说话,脑子里混沌得连告别都忘了说,一声不吭地更在他后。

    “上车。”唐啸东的优雅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即使落魄如从前,破旧的衣衫,削瘦的容颜,将糖果递给她的时候,依旧是一种强势的气质。

    “我自己回学校。”叶安忆终于抬起头,仿佛才昂首,目光扫过车上的座位,suv宽敞的车厢里并没有别人,比如…云菡白。

    “上车。”他拉着门,面色不变,不急不躁的模样倒是让人怀疑唐啸东这个人,是否会有急躁的绪。

    叶安忆自顾自地往前走,并不理会唐啸东。“叶安忆,上车。”不过多了一个名三个字,在气势上却是截然不同,手腕被他捏着,有点疼,不知是被他捏住了,还是被他触碰了。

    想了想,叶安忆稳住了凌乱的思绪,伸手去拉后座的门,唐啸东推了一把,将她拱进了副座的位置。

    她很少坐唐啸东的车子,尤其是副座的位置,常年是云菡白的专座,别说是她在的时候,就算她下了车,也会当着叶安忆的面傲慢地甩上车门。

    副座没什么好的,比不过后座宽敞的位置,叶安忆一面想着,一面去够安全带。指尖触碰到温的源头,抬头发现唐啸东的手已经快她一步抓住安全带的头。

    急忙收回手,那种**辣的感觉久久不散。唐啸东将安全带拉出来,随手塞进扣口,动作熟练。

    大约是在云菡白上练就的,叶安忆想着,只是同他同车的经历太少,更别提云菡白也在一起,她无法清楚地记起唐啸东是否如刚刚给自己系安全带那样照顾着云菡白。

    车里的气氛极为压抑,唐啸东从来是寡言少语的,即使同云菡白在一起,也总是由她领着话题,而叶安忆,就算是再了解他的喜好厌恶,也根本寻不到共同话题。

    车子缓缓停住学校门口,还没有到放学的时候,整个校园悄静一片。叶安忆解开安全带的时候,唐啸东突然开口:“叶安忆,我和云菡白的事,不需要你插嘴。”

    “知道了...”叶安忆垂了垂眼睑,“再见。”下车后礼貌地同唐啸东道别,手拽成拳头,掩埋在车窗下面,看不真切。

    “叶老师,你老公?”传达室大伯趴在窗口,叶老师的已婚份是全校皆知的,但多年来只闻其人,不见其貌,神秘得要命。而叶老师洁自好,别说是陌生男人,就算是男同事的车也从不搭顺风顺路的,今天这么张扬…

    “不是的,您猜错了。”松开了拳头,温和地笑了笑,不再注意唐啸东消失的方向,回往学校里面走。

    晚自习放学后的校园逐渐安静下来,连知了仿佛也疲倦了,趴在枝头静悄悄地休息。三中是全市最好的重点高中之一,晚自习时间也较一般的学校长得多,督班其实是一件苦差,不仅枯燥无趣,对于女老师来说,还很危险,因为放学的时候几乎是深夜了。

    叶安忆挎着包,一面打着哈欠,一面往前走,再拐一个弯就到小区门口了。路灯安静地亮着,老社区附近多住着上了年纪的人,深夜的时候已经睡得差不多了,周围一片安安静静。

    迎面走来的两个男人发色鲜亮,在路灯下表也清晰可辨,不说是目露凶光,可瞧着就是不太正常。

    叶安忆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刻意往迈过马路,走到另一侧,那两人也有一个跟着过了马路,一边一个的架势,像是专门为了堵她。

    她索止了脚步,远远地看着两人走近自己,在一米开外的地方停下来。“我们不求财。”黄色平头的男人嘿嘿一笑,目光扫过叶安忆有意挡在前的挎包,否定了她的猜测。

    她突然转,往回跑,鞋子跟不算太高,可跑起来就慢了不少,两人轻易地抓住她的手臂,将人拖得一个踉跄。

    另一位一直没有说话的男人纹从肩膀爬上脖颈,模样吓人,可是行为更加令人恐惧,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弹簧刀,刀头弹出来,尖尖地指着叶安忆的脖子,依旧没有开口。

    “知道我们要做什么吗?”平头的男人样貌端正,可是一笑起来,就显得心狠手辣。叶安忆自然是害怕的,他们的目的大约能猜个七八分,沉默着不说话。

    “听说你住在附近?”平头男人推了她一把,“去你那儿。”叶安忆惊恐地抬眸,那人却邪乎乎的笑,“还是你想在这里?”

    两人走在她前面,似乎并不需要她带路,像是有备而来,叶安忆甚至怀疑两人会不会最后杀人灭口。

    握紧挎包袋子,一面往家里走,一面伸手偷偷去掏手机。看不见按钮,手指熟练地按在触摸屏上,心里紧张无比,眼角不是瞄向前面的两个人,甚至连拨了谁的电话也不知道。

    纹男子突然转,夺走她手上的包,往地上一倒,白色的机砸在地上,咚的一声闷响,弹了弹,摔在平头男人脚边。

    “打电话求救?”平头男人哼笑,抬脚猛地踩在依旧闪烁的触摸屏上,咔嚓的碎响,断了叶安忆最后的希望。

    脚尖随便一踢,伸手揪住她的头发:“别再耍花样,不然的话…”冰冷的刀背缓慢地滑过叶安忆的脸颊,滑腻的感觉一直凉进心里。

    快到小区楼下,叶安忆脚步越来越慢,妄图能遇上一两个住户,可实在不够走运,十分钟的路程竟然一个行人也没有遇上。

    “别磨磨蹭蹭的,就算有人路过,你敢叫吗?”平头男人暧昧地靠在她耳朵上,吐息间用手里的弹簧刀背捅了捅她的腰间,似调戏又似威胁。

    终于在靠近楼道口的位置,叶安忆像是遇见救星似的,看见有人站在哪里,昏暗的四周,只有那人手里的一点烟头忽明忽暗。

    两人也很警惕,左右挟持着她,不给她求救的机会。一步一步靠近,叶安忆焦急,寻不到机会开口,就在快要擦而过的瞬间,那人却先说话了。

    “小安忆,怎么不和我打个招呼?”有点抱怨的口气,也到了声控灯的范围,周围忽然明亮起来,叶安忆不敢置信,竟然是谭九非?!

    “小安忆,怎么不说话?是不是太惊喜了?”丢掉手里的烟头,谭九非冲她眨眨眼,“这两位是你的朋友?”似乎才看见一左一右的,随意地问道。

    叶安忆感觉腰上的顶力加重了,张开的嘴又讪讪闭上,一来一往的两个动作已经让对面的谭九非明了:“哦…”拖了长长的尾音,意味不明。

    谭九非出手太快,叶安忆还没来得及看清,左面的平头男子已经摔在地上,弹簧刀脱手而出。

    右面个头更大的男人也想谭九非扑过去,谭九非伸手有多好叶安忆是知道的,之前救过她的那一次,出手又快又准,而且,有点狠。

    “谁派你们来的?”谭九非弯下腰,大脚踩在平头男人的口,让他动弹不得。平头男人抹了把嘴角的血迹,也不惊讶,像是看惯了一般,撇开头,有点不屑。

    “不说?”谭九非了然似的笑,脚下一个用力,叶安忆仿佛听见了肋骨被踩断的声音,那人疼得直闷哼,还是不开口,嘴巴紧得很。

    “报警吧。”叶安忆看他似乎还要下重手,忙不迭地拉住他,谭九非笑了笑,不以为然,警察能问出什么?却还是听了叶安忆的话住了手。

    随着警车一起来的suv很眼熟,隔着十几米的距离,唐啸东衣冠整齐,若不是眉梢挂着零星的汗点,根本瞧不出着急。

    “你怎么来了?有什么事吗?”她有点吃惊。“你给我打了电话。”唐啸东淡淡地开口,手心一展,是叶安忆被踩得粉碎的手机。

重要声明:小说《一叶知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