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啸东,不能有的污蔑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百川鱼海 书名:一叶知秋
    “安安,别走嘛!”关好好躺在沙发上打滚,极端幼稚地撒,“我绝对不是因为你的厨艺才留你一起住的!”关好好翻坐起,披头散发地竖起三根手指做发誓状。

    “好好,往后别再给语文组递专组申请了,批不了,此地无银三百两都不懂的物理老师。”叶安忆笑起来,拖着行李箱继续往外走,酒足饭饱,是时候该走了。

    “我这叫明示!怕你听不明白嘛。”关好好撑开眼睛,自以为可非常,其实大得有那么点吓人。

    “不是已经有新的饲主了吗?”叶安忆对她眨眨眼,关好好没忍住打了个饱嗝,正好被她揶揄,“把你喂得这么饱。”

    无视关好好的再三挽留及各种打滚撒泼,叶安忆拖着空了一大半的行李箱平静地下楼,原本她是想在关好好这里落脚的,当然那是在关好好的新欢旧没有齐齐到访之前的想法。

    方才亲眼见证了什么是没有硝烟的战场,小眼神能杀死人等一系列残忍的超自然现象之后,叶安忆识趣地离开了。

    她害怕一个人的寂寞,却更害怕被旁人的幸福衬托出的孤独。

    叶家其实还有一处老房子,叶安忆依稀记得就是因为买了新房子才从干妈对面搬走,彼时才八岁,抱着唐啸东一个劲地哭,可唐啸东毫不犹豫地将她从上拉扯开,推得远远的,那种眼神,甚至比订婚结婚的时候,更加冷厉。

    最后住了不到一年,父母双双出了车祸先后离世,父母对秋淑芳孤儿寡母的帮助过许多,秋淑芳也是极善良的人,被各家亲戚踢来踢去的拖油瓶最后还是被她捡回了家。

    可老房子的钥匙放在秋淑芳那里,此时她最不敢面对的人,大约就是秋淑芳了。叶安忆一直是不怎么会瞒人的格,她害怕一见面便会忍不住坦白,秋淑芳那么严重的高血压,这几年已经出现腿脚不便的并发症,受不了半点的刺激。

    不过,今天是周末,秋淑芳信基督,每周末都会去城北的教堂做礼拜。叶安忆深吸了一口气,还是决定趁着人不在偷偷摸摸地回去一趟。虽说不太礼貌,可总比见了面出了事强一些,她一面拖着行李往上爬,一面为自己开脱。

    原本打算撂下礼物拿了钥匙就走,可是,打开一小点的门缝就发现鞋柜上秋淑芳的鞋子一双都没有少。叶安忆的心扑扑猛跳了几下,小心翼翼地继续推开,就看见秋淑芳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

    “干妈!”她丢开行李箱,扑过去将秋淑芳的上半托起来,地上的人面色青灰,嘴角有点微白的泡沫,同从前那几回中风一样,只是瞧着更严重一些。

    “你在做什么?”背后突然想起的声音,惊得叶安忆回头,是唐啸东拔的影,像以往的无数次,居高临下,目光冰冷。

    “妈好像中风了。”叶安忆有点颤抖。唐啸东伸手将叶安忆扯开,另一只手接住秋淑芳的背脊,力道很大,叶安忆本半蹲着,后仰着撞上木头的茶几一角,脑子嗡嗡作响。等她扶着茶几站起来,唐啸东已经抱着秋淑芳下了楼,只瞧见车尾灯一闪。

    叶安忆匆匆赶到医院的时候,秋淑芳正好从手术室推进icu,护士进进出出瞧着忙碌异常,唐啸东站在门口,几个医生正在汇报会诊结果。

    “唐先生,手术很成功,不过病人还需要在重症监护室观察一直到苏醒。病人这一次的中风伴有颅内出血,应该是受到了比较激烈的刺激或是发生碰撞摔倒,况比较严重。”主治医师对唐啸东很客气,言语措辞都小心翼翼的。

    叶安忆松了一口气,病上秋淑芳罩着氧气,脸色尽管苍白却比方才好了太多。“你对她说了什么?”唐啸东大掌半圈着叶安忆的颈项,有点像是抬了她的下巴,更像是掐着她的脖子,“你告诉她我们离婚了?”

    “没有。”叶安忆觉得喘不过气,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不那么颤抖,“我进去的时候…干妈已经晕过去了。”三年时候,她已经习惯了妈这个称呼,当下改嘴还有些不顺,险些咬到自己的舌头。

    “啸东,秋姨怎么样了?”云菡白踩着三寸高的鞋跟,急匆匆地走过来,面上的焦急以假乱真。唐啸东的手指微僵,缓缓地收回手:“没事。”言语间还有点冷意未及散去。

    “怎么出了这么多的汗。”云菡白只看了她一眼,从包里掏出手帕,仰起小脸,似乎要帮唐啸东擦汗。

    “不用。”唐啸东侧原本伸手去挡的动作,在扫到叶安忆淡然地专开视线后停滞,任由云菡白揩去他鼻尖的汗水。叶安忆忽然有点窒息,手指摸着唐啸东刚刚箍过的地方,微微刺痛。

    唐啸东率先进了病房,云菡白紧随其后,在叶安忆几乎要踏进门里的瞬间,云菡白反手将门扣上,挡住了叶安忆的脚步。

    “安忆,看你面色不好,就先回去休息吧,这里有我和啸东。”云菡白抵住后的门,轻轻望向里面,唐啸东握着秋淑芳的手,似乎没有看见门口的况。

    “我不累。”叶安忆蹙眉,伸手去推门,云菡白个子比她高上一些,毫不客气地抓住她的手,反手推搡了一把,叶安忆轻飘飘就被推得撞在墙上,当即沿着墙壁滑坐下去。云菡白瞄了瞄她的平底鞋,讽刺地勾起嘴角:“不用装了,啸东看不见的。”

    叶安忆只觉得温的液体顺着腿往下,直到云菡白走进病房关上门,她才伸手摸了一下,指尖猩红渗进指甲背里。

    捂着小腹蹲了一会儿,才扶着墙站起来。洁白的瓷砖墙面留下两个小小的指印。上一次手术没有修整好,断断续续还会出血,吃药也不大灵光。

    叶安忆蹲在厕所里,半天才止住血,米色的半裙遭了殃,边缘上的血迹已经干涸了,红棕色的一大块。

    现下这幅狼狈她也不敢去病房,又实在忍不住走过去看一看,窗户里云菡白挽着唐啸东的手臂,脑袋枕着他的肩膀,叶安忆忍着腹疼,方才止住的血又有了汹涌的迹象。

    老社区果然都是些老熟人,对面人家不止帮叶安忆收起了落在门口的行李箱,还心地询问秋淑芳出了什么事。

    “安安,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裙子上都是血?”对面这房子原本是叶安忆家住的,买了新房才卖掉,作为房子的二手买家,又是看着叶安忆长大的阿姨,手上一摇一抖着小孙女,惊讶地轻声开口。

    “例假提前了,没有准备,就弄到裙子上了。”叶安忆有点尴尬。“这么多血?肚子疼不疼的?是不是摔到碰到了?” 阿姨明显话里有话,还瞄了瞄她的小腹,有点紧张地开口。

    “黄阿姨,我刚从法国出差回来,将近三个月呢,之前啸东出差也有快两个月的。”叶安忆温和地笑。

    “阿姨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让你们小夫妻要当心,别有了孩子也不知道。像我们家蕊蕊,年轻不懂事,有了孩子吧不知道,结果一跤摔,摔出习惯流产,试管婴儿多难受啊,七次才成功。你体从小就不好,要千万注意,阿芳还盼着抱孙子呢。”黄阿姨也是大方地笑。

    叶安忆捏着行李箱的指尖微凉,面上的笑容有点勉强,只道了一句谢谢就进了屋子。小腹传来的人疼痛让她有点站不稳,孩子…已经没有了。

    换了一干净的衣服,叶安忆将屋子里收拾里一下,地上散落了瓜子,大概是秋淑芳摔倒的时候不小心打翻的。电话听筒也没有搁好,上头的最后一个电话号码…是唐啸东的,难怪他会来。

    壁钟的立脚下面露出一点白纸,叶安忆顺手抽出来,吓了一跳,几乎腿软地摔在地上。她同唐啸东的离婚协议书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一式两份,都是复印件。

    叶安忆翻了翻,上面的签字是她的,而下面那一份,也填了名字,填写的期同她的是一天。唐啸东的字她熟悉得很,也学得像,只是并没有人知道,唐啸东这三个字,确实是他自己的签名。

    叶安忆突然就看不清了,啪嗒啪嗒的声音将她惊醒,手背揩了揩眼角,湿嗒嗒的一片,纸面上也是一点一点扩散的圈。

    本就是意料中的事,有什么好惊讶的,她扇了自己一下,不轻不重,刚好可以使自己清醒,将眼泪擦干净,又将手上的几张纸折叠好放进包里。

    老家的钥匙收在她以前住的房间抽屉里,一小串。钥匙下面压着她的记,她佩服自己的勇气,明明是那么胆小的人,却敢用不带锁的记本写下自己对唐啸东每一丝一毫的慕和思念。

    记旁边躺着零零碎碎的东西,小到一张透明的糖纸,大到折了骨架的风筝残骸,都是唐啸东送给她的东西,曾经唐啸东宠她宠得要命,只有一颗糖也会留给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不再愿意和她说话,不再愿意对着她笑,甚至不再愿意看到她。

    是从她搬走的那天,唐啸东折断亲手绘制的风筝,将她狠狠地推开起,又或者云菡白优雅现,同唐家的人将唐啸东接走起…

重要声明:小说《一叶知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