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啸东,不能传的留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百川鱼海 书名:一叶知秋
    “不可能!”叶安忆突然发作,一把将他推开,唐啸东不防,果真被推出几步,“不可能,秦姨亲口承认的,是你!”

    “你宁愿相信秦姨也不相信我?”唐啸东蹙眉。“我为什么要相信你?”叶安忆质问,其实脑子里一团乱麻。

    “秦姨…是唐夫人的表妹。”唐啸东有点懊恼,秦姨对他对叶安忆都很好,他便没有试想过这个女人会不会有危险,“而她的丈夫,是个法国人,是谭九非父亲最得力的助手,她的儿子一直跟着谭九非。”

    叶安忆控制不住地颤抖,原本看似善良的秦姨竟是这样的背景,之前她确实怨怼过秦姨,却也只觉得她全然是因为唐啸东这个主人的命令而泯灭良心,原来,她有更深的目的。

    “叶安忆,对不起…是我没有好好保护你。”他言语间有自责,有懊悔,想要向她走近,叶安忆却躲开。

    “就算真的是云菡白让秦姨下的药,也是因为她想得到你。她的底气她的疯狂都是源于你对她的纵容,唐啸东,我的孩子会死,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你。”唐啸东有片刻的僵硬,他不敢想不愿想,到底被叶安忆揭开了,血淋淋的疼。

    “云菡白有错,你有错,其实我也有错。我不应该对你抱有希望,或许我根本不应该嫁给你,那么现在一定不会是这样的下场。”叶安忆惨然一笑。

    “叶安忆,以后不会了,不会再有这样事。”他想给她保证,那样诚挚的语调,叶安忆依旧摇头:“以后?我们没有以后,我没有办法把过去忘得干干净净,我也一点都不想和你在一起。”

    房间里静默许久,叶安忆挥开被子,被唐啸东拉住:“叶安忆,我们有以后,一定会有,因为我想和你在一起。”他那么看着她,那种固执和倔强,大概只在他小的时候,被人叫做野孩子,私生子,被人欺负得鼻青脸肿的时候才有过。

    叶安忆一个一个地剥开他的手指,没有回答他,快步进了浴室。镜子里的女人面容苍白,衬得两个黑眼圈浓浓的,由内而外的憔悴。

    唐啸东的话自然是让她感动的,就算是假话,他从前也从没有对她说过,可是,她早已经付出代价耗尽勇气,再也不愿留在他边。

    从今天起,叶安忆恢复了去学校上课,可是相应的也有代价,她记得昨天同唐啸东协商的时候,唐啸东只说了六个字:“只要你不离开。”

    叶安忆只觉得可笑,原本就是将她强留在这里,这句话完全没有必要,因为她根本走不了,可后来发现,四大金刚不见了,她突然恍悟,原来他要的,不过是她的心甘愿。

    两人对面而坐,唐啸东起得一贯比她早,难得两人能同时坐在餐桌上,叶安忆没有和他说话,只安静地吃了点东西,便拎着包想要离开,连句道别都没有。

    “叶安忆,这附近没有车,我送你去。”唐啸东也迅速放下手里的筷子。叶安忆停下脚步,她在这里住了三年,有没有车她比谁都清楚。

    “245路车往这里过。”她看了他一眼,仿佛带着点鄙夷。“改线了。”话一出口,就惹来叶安忆极度怀疑的眼神,这话他可不是第一次说了,犹记得上一次校门口上当受骗的经历。

    “真的。”唐啸东神色诚恳,可叶安忆就是不信,拎着包徒步走到245路的站台,站牌明明还好端端地立在那里。

    她扭头瞪了一眼龟速跟在后的唐啸东的车子,正好有车过来,也不管唐啸东趴出窗口要说什么,迅速投币上车。唐啸东瞧着那一团黑乎乎的汽车尾气,有点无奈,只能驱车跟在后面。

    叶安忆只觉得戳穿了他的谎言分外解气,车子一路慢悠悠地开着,等她觉得时间差不多该到站了,望向窗外,发现风景骤变。

    扭头望了一眼上面的站点表,245路还真的改路线了,只是改的不是唐宅附近的站点而是去往学校的站点。

    灰溜溜地下了车,就看见唐啸东的车子依旧跟在公交车后面。见她下来,唐啸东按了按喇叭,引来不少人观望。

    叶安忆看了看手表,快迟到了,暗自生气地爬上了副座。又不能怪他,他明明提醒了自己的,可怎么想都像是…误导。

    “叶安忆,晚上我来接你。”唐啸东对急匆匆下车的叶安忆道。叶安忆撇撇嘴,不置可否地离开。

    传达室大叔在看见叶安忆的时候脸色有点古怪,偷偷打量驾车离开的唐啸东。“叶老师,好几天没看见你了。”发现叶安忆瞧着自己,大叔讪笑着同她打招呼。

    “哦,请了几天假。”叶安忆笑了笑。“那个…是你男朋友?”他言语间浓烈的八卦气息扑面而来,让叶安忆汗毛直立。

    “不是。”叶安忆看了看手表,“我该迟到了。”没再多说一句。传达室大叔却觉得叶安忆这样的行为是严重的心虚,这男人他好像见过一次,和今天一样,叶安忆从他车上下来,不是男朋友能这么好?他越加觉得传言是真的。

    叶安忆刚踏进办公室,铃声便响了,准时的踩点,全办公室所有人都抬头看她,那种带着好奇探究的目光让她极为不适应。

    “叶老师,你可算回来了!”小王老师扑过来,也不管旁人的注目,“我一个人带着四个班的英语,吃不消啊!”

    左右好几个老师都将她围起来问长问短。叶安忆好脾气地一一回答,小王老师忽然来了一句:“叶老师,听说你离婚了?”

    叶安忆一愣,探究似的看了她一眼,如此私人的问题,怎么可以当着这么多人面问出来,不是没头脑,就是刻意的。

    几个老师都不说话了,却也用好奇的目光望着她。“安安!”她还没想好如何回答,门口冒冒失失冲进来一个人,不是关好好还能有谁?

    “有话和你说。”她挤开人群,将叶安忆拉起来,拖着往外走。叶安忆由她这么一路带到了顶楼,扶着墙微微喘气。

    “你可算回来了。”关好好体能也差,一面大口喘气,一面大声感叹,“天天舌战群雄,我快顶不住了。”

    “出什么事了?”叶安忆好奇,能让关好好把她单独叫上楼顶,必然和她有关。“不知哪个挨千刀的,放谣言说你是小三儿,抢人家男朋友,还用孩子要挟对方和你结婚,最近离婚了,他们有人终成眷属,我呸!”关好好越说越气,最后还啐了一口。

    叶安忆是大大地吃了一惊,这些话虽然听上去是胡说八道,可又不全像。“人人都说听说听说,听谁说啊就这样诽谤别人!”关好好咬牙切齿的,“昨天我还差点和语文组的金薇薇动手!要不是官闻西拖着我,我早拔光她头发了!35没嫁人还好意思嘲笑别人离婚。”

    “老师们都知道了?”叶安忆只问了这么一句。“何止是老师啊,学生里面传得更广。”关好好秀气的眉头揪成一团,“你也知道学生成天关在学校里,那么点八卦就能捅破天的。”

    “安安,你心里有没有个数啊?到底是谁这么龌龊?”关好好比当事人还着急,“云莲蓝已经不在这儿上课了,肯定不是她了,那还有谁?你人缘不是好的吗?”

    叶安忆脑子里有个名字一闪而过,终是没有说出口,到底还是猜测,若是真的,也不知晓她的目的。

    “下去吧,天台上也太冷了。”叶安忆一面搓着手一面跺着脚,体质不好而格外怕冷。关好好噘了一下嘴:“你怎么能这么平静啊?!”或是血沸腾的,她一点都不觉得冷。

    “这种事急也没用,越描越黑而已。”她轻笑,将手伸进关好好的脖颈里,惊得关好好跳起来。其实心里还是很不好受,到底是冤枉的。

    办公室里的老师还聚在一起窃窃私语,见叶安忆回来,大概都猜到了关好好找她的缘由,纷纷等着她的举动,却不料她只是坐回位置上,整理备课本。

    小王老师凑过去,试图继续刚刚的话题:“叶老师,听说你离婚了,到底是不是真的?”“怎么这么问?”叶安忆冷静地反问。

    “你结婚这几年,我总觉得你生活好像幸福的,而且你脾气这么好,又那么贤惠,如果你这样的都离婚了,那我就再也不相信了。”小王老师讪笑,半是奉承半是夸张地描述。

    “那你可能真的要不相信了。”叶安忆扯了扯嘴角,“我的确离婚了。”小王老师大概没有想到她会回答得这么直接,周遭竖起耳朵来的老师也都是一惊,原本是半信半疑,现在怕是要全信了。

    “没什么要问的了?”叶安忆看她嘴巴一张一张的,状似好心地提醒一句,“下一节是你的课吧?”

    叶安忆早上并没有课,只有晚上夜自习督班的任务,高二(7)班的学生看到她先是全班噤声,接着便是爆发出烈的讨论声,一片眼神里,有讽刺的厌恶的,林林总总。

    叶安忆装作没看见,在讲台上坐下,下面依旧喧闹,忽然又安静下来,班长蹭地站起来:“叶老师,他们都说你是小三,我不信,我很喜欢你,你能不能告诉我们真相!”

重要声明:小说《一叶知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