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安忆,不能想的过去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百川鱼海 书名:一叶知秋
    “满月酒?孩子已经满月了?”叶安忆记不算太好,可是梅丽娟的这个孩子确实特别,是和她打掉的那个孩子一样的月份。

    “臭小子折腾,八个多月就非闹着出来了。”梅丽娟满嘴的甜蜜,忽然意识到什么似的,收起了笑,“你体还好吧?”

    “好的。”叶安忆轻笑,心口一阵一阵的疼。“明天晚上,在北宫,就我们一家三口,你可千万要来!”梅丽娟心思粗,也没感觉出她哪里不妥,就又乐呵起来。

    叶安忆再三诺,又和她东拉西扯了一会儿,直到那头传来婴儿啼哭的声音,梅丽娟才火急火燎说该喂了,匆匆挂了电话。

    盯着电话看了许久,叶安忆出了神。“是…谁的电话?”唐啸东挣扎了一下才开口,刚刚叶安忆微微笑的模样,就好像当年面对那只画眉一般的温柔,只是浓黑的眸子里还沉淀了别的,是从前不曾有的。

    “在法国读时候的室友。”叶安忆诧异,唐啸东是从来不会过问这种事的,就算原先的云菡白,他也一次都没有问过你是给谁打电话,又或者是谁给你打了电话。

    “我想要出门…一趟。”叶安忆像是询问,又如同要求一般地开口。“去哪儿,我送你。”他应得很干脆,只是并不是她想要的回答。

    “不用。”想了想,又追加了一句,“如果你不放心,可以让保镖跟着我。”她想跑,却没力气跑,也无地方藏。

    “我送你去或者…不能出门。”唐啸东看着她,丢给她两个选择,其实更像是别无选择,叶安忆沉默了一会儿,吐出一个字:“走。”

    叶安忆是没有想到如今宝宝佩戴的首饰竟然这么销,一整个展柜,多为长命锁和银手镯,小小的两辆的,可的要命。

    小巧精致的首饰完全吸引了她的注意力,也终于不再纠结唐啸东为什么跟在她后这样无解的问题。

    银光闪闪眼花缭乱的,根本挑不好。叶安忆手里握着一把银锁,实在是都想要,摇一摇,铃铛轻响,脆嫩嫩的。

    终于在一轮又一轮的删选之后,手里只剩下两把,一把是双鱼顶珠的模样,一把是大元宝的模样,都写着长命百岁的字样。

    “这块不错。”忽然,双鱼顶珠那一块银锁被人扯了去,叶安忆反应不及,它就已经落到一个胖乎乎的女人手里。*非常文学*

    “小姐,是我先看中的。”叶安忆打断她细瞧的举动,想要拿回来。“你又没买,我怎么不能看了?”胖乎乎的女人白了她一眼,仿佛理直气壮的。

    “可是它刚刚在我手上,我还没有看完,也没有说不买。”叶安忆几次伸手都被她避开,顺带着被她胖硕的手推了一把,幸好后天有个唐啸东,将她扶住。

    “但它现在在我手上,谁拿着就是谁的。”女人晃了晃头,圆润的双下巴微扬。“是吗?”唐啸东冷淡地哼了一声,出手很快,叶安忆没有看清楚,女人也反应不及,银锁已经在唐啸东手里,“那现在,应该是我们的。”

    “你们…明明是我先拿到的!你们要不要脸啊?!”女人大概火了,有点无赖地撒泼。一个男人抱着个带着绒绒帽子的小孩儿走过来,站在女人边,迅速组成了温馨的一家三口。

    “可以调监控。”唐啸东指了指店内天花板正中的四部摄像头。女人底气一下子虚了,只是不甘尤盛。

    “你们有孩子吗?”她看着叶安忆只是与唐啸东两人一起,突发奇想地质问。叶安忆微愕,垂下眼睑,唐啸东也是一愣。

    “没孩子和我们抢什么抢?有病啊?!”似乎找到了理由,女人瞬间理直气壮起来,话语也刻薄了,“生出了再来买,万一生不出来买了也浪费!”

    叶安忆咬着嘴唇,面色很不好。“我要你们店里所有的长命锁。”唐啸东睨了一眼店员,冷冷道。这么大的生意,店员一是兴奋,二又怕是骗子,叫来了经理。

    “唐先生。”经理滚圆的肚子昂首的,见到唐啸东的瞬间,就显得无比气,“您真的要购买我们店里所有的长命锁?”他不太肯定,就他的认知,这位先生是没有孩子的。

    “全部都要,”唐啸东没有理会女人,只是和经理说话,“十倍的价格。”

    “好的,好的,没问题。”经理喜上眉梢,这得是多大的营业额?!“神经病!”女人惊了好一会儿,气呼呼地拉扯了一下老公的衣袖,大踏步离开了。

    “唐先生,东西一会儿就派人送去您的家里。”经理待付了帐,越加高兴。唐啸东张开五指,指间的双鱼顶珠落在叶安忆眼前,银色的链子晃了晃,带着讨好。

    “我更喜欢这块。”叶安忆将手上剩下的那一块大元宝展示给唐啸东看,连同锦盒一起放进包里,然后大步往外走。

    唐啸东将银锁捏回掌心,片刻,默默地放进口袋里,跟着她离开。

    梅丽娟一如既往的如火,一见到叶安忆就送上一个大大的拥抱。其实两人在法国的时候并不见得感有多好,梅丽娟三两天就消失一阵,话都说不上几句,最多只打了个照面,。

    真正熟悉起来大概是梅丽娟上谭九非之后,她开始有意无意同叶安忆近乎。有一次衣衫褴褛地回来,面颊嘴角都是血,叶安忆吓得不行,已经猜到发生了什么事。

    叶安忆立刻就要给谭九非打电话,因为那个时候,她以为梅丽娟和谭九非在交往。梅丽娟突然去抢她的手机,狠狠地砸在地上,再贵的东西也不经她这么砸,瞬间四分五裂碎了一地。手机是出国前唐啸东丢给她的,她很珍惜。

    “不要给他打电话,不要打!”她气喘得很急,眼底的惊恐和害怕不断喷涌,叶安忆不敢再问,哪知半夜起来去厕所,发现了在厅割腕的梅丽娟,流了很多血,叶安忆几乎以为她死了。

    梅丽娟当然抢救回来了,叶安忆作为她的救命恩人,两人渐渐熟络,只是叶安忆发现梅丽娟开始避着谭九非,叶安忆理所当然地以为她是无法面对他。

    “lisa,这是我的小宝贝儿。”叶安忆对梅丽娟的外国丈夫点点头,接过他怀里的宝宝,大概月份还小,并没有将混血儿优于其他血统的美貌表现出来,皮肤还带着点红。

    叶安忆很小心,专注地打量他,嫣红的小嘴一动一动的,非常可。忽然宝宝咳嗽起来,叶安忆一惊,紧张地望向梅丽娟。

    梅丽娟倒显得很冷静,笑眯眯地接过来抱住,慢慢地抚着他的背脊:“我今天刚从保温箱里面把他接出来,因为早产,体不太好,之前一直病着。”

    叶安忆眼中立刻有了心疼,大约是血亲天,宝宝在梅丽娟的怀里很安静,也不乱蹬乱挥。

    “lisa,你的孩子…后来…怎么样了?”梅丽娟其实早已经注意到叶安忆的材纤瘦,小腹平平的,就如同六个月前见过的模样

    “打掉了。”叶安忆逗弄孩子的手停了停,言语间平静如水,“你们走了之后吧三个月的时候。”

    梅丽娟明显感觉到叶安忆的绪低落下来,望了丈夫一眼,勉强撑起了笑,豪气地拍了拍脯:“我儿子就是你儿子!”

    “这个是给宝宝的。”叶安忆觉得这种该高兴的时刻她不该这样,扯动嘴角,将元宝长命锁递给梅丽娟。

    “啊!好可啊!”梅丽娟往自己脖子上上去,扭头问丈夫好不好看,她的丈夫是个脾气很好的大胡子,已经浓密得看不嘴,只能从眯起的眼睛看出来他在笑。

    包里的手机响起来,叶安忆直觉是唐啸东,掏出来一看,果然是的。他很少主动打电话,同她就更少了。

    叶安忆却一点也不给面子,直接挂了电话,想了想,又关了机。一旁的梅丽娟瞧得清楚,用暧昧的眼神打量她。

    “这总是个男的了吧,我还以为你一辈子单呢。”梅丽娟对叶安忆最清晰的记忆大概就是从不交男朋友,即使在法国这样浪漫的国度,依旧孑然一,一度让梅丽娟怀疑她是蕾丝边,躲了她好久,才发现,她连女朋友也没有。

    “是…我前夫。”叶安忆很坦白,声音听不出什么绪。“前夫?叶安忆,你竟然结过婚?”梅丽娟觉得自己接受无能了,突然发现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孩子的爸爸?”

    “嗯。”她很轻地应了一声。“你们不会是因为孩子的事才离婚的吧?”梅丽娟循着第六感猜测。

    “那些药,是他给我吃的。”梅丽娟算是唯一知道她内心深处的秘密的人,在她面前,叶安忆有着倾吐的冲动,语气有点颤抖。

    “他妈的简直混蛋!”梅丽娟气愤地站起来,完全忘了膝盖上躺着的儿子。丈夫吓了一跳,手一勾接住孩子。

    梅丽娟也知道自己冲动了,立刻拍着儿子的背,管他听不听得见,先道了歉再说。叶安忆也吓得额头冒汗。

    “lisa,这种人就该阉割了他,谁说最毒妇人心,他妈的已经超越妇人了!”梅丽娟还是很激动,“连自己的孩子都不放过,活该他

    作者有话要说:没看开幕式...可是一样睡过头了...最后一个秘密,应该快要解开了...我很想回复留言的!但是抽啊抽啊吞我回复!所以你们要留言唷,我有看到的啊...ps:国和泡菜国果然是有jq的,进场都是一前一后啊!

重要声明:小说《一叶知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