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啸东,不能留的花园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百川鱼海 书名:一叶知秋
    三位园丁都是新请的,对叶安忆并不太熟悉,看着她走过来都有点木讷讷的。“这位是叶小姐,这个家的女主人。”四大金刚很尽责,站在一旁担当起了解说的工作。

    女主人三个字让叶安忆皱了眉头,她可不这么认为,但显然三个园丁默认了,气地同她打招呼,只称呼叶小姐,也让她觉得没有刻意撇清的意思,看着反而像此地无银三百两。

    “从前这里的花草呢?”叶安忆好奇,原本葱郁得好像原始森林的布置,是如何变成这样光秃秃的。

    “唐先生吩咐我们将花草清除。”园丁里较为年长的一位开口。“清除?那一片兰花田也清除了?”叶安忆瞪大了眼睛,兰花是种在玻璃花房里头的,各式品种,不仅漂亮,还很贵,贵值千金。

    “清除了,花房也拆掉了。”他们老实回答,其实他们作为一名自己职业的园丁,对那些兰花也是心疼得要命,又不敢私留。

    叶安忆揉着太阳,挖的哪里是花,根本就是钱!忽然觉得空的少了点什么,仔细地回忆:“那这里的那棵白杨树呢?”她有点着急,“也…清除了。”

    “哦,是的。”园丁话音放落,叶安忆就露出浓重的失望,原本她站立的这一块地方,种着一棵白杨树。

    “唐先生交代暂时移走,等花园布置好了,再移回来。”园丁换了一大口气,将剩下的话说完。“移走了?”她颇为惊喜的询问,“还要种回来的?”

    “是的,目前已经被移栽去了本市的植物园。”园丁其实很不理解,就一棵很普通的白杨树,充其量就是站在沙漠边上站岗生命力强这么些优点,怎么就能种在本市的植物园,要知道那里面要不然就是奇珍异草,要不然就是年岁久远的老树精。

    “叶小姐,我想请教一下,那棵树有什么特别之处吗?”有年轻的园丁藏不住心事,那些十几万几十万一盆的兰花都弃之如破履,这小白杨必然的藏着非凡价值的,莫非会长人生果?

    “那棵树…是我种的。”那棵量还不算很大的白羊树,是她年岁尚小的时候,和唐啸东一起种的。

    她和唐啸东还在一所小学,两人在植树节的时候将小白杨种下去,原本是很小很小的一棵,长在两人的小学里,后来不知哪一天,她走进花园就看见了那一颗树,原本只是觉得像,后来去摸树干,上门刻着秋叶两个字,是彼时她和唐啸东的姓。

    很幼稚的用小刀刻画的,是她出的主意,唐啸东付诸行动。刻得很深很深,多年来也不见连个字模糊,只觉得大了不少,反而越来越清晰。

    “哦,那确实是珍贵无比。”园丁了然,“等移栽回来的时候,我告诉您。”叶安忆点头,觉得这一片荒凉的花园都变得美丽起来。

    “请您想一想这里该种些什么花,唐先生交代一切都听您的。”园丁望着叶安忆。“我不懂,你们看着种就行了。”叶安忆摇头。

    “唐先生强调,一切以您说的为准。”园丁非常咬文嚼字。叶安忆眉头一跳:“那让我好好想想。”

    “是谁许你们拆我的花园的?”众人大约都是闻言扭头,云菡白一改平里的优雅,步子很大,显得气势汹汹。

    “叶安忆!是你要拆我的花园!”她咬牙切齿,扬起下巴的瞬间,叶安忆看见她锁骨上头绵延的刀疤,因为正好陷进锁骨后面,若不细看也是发现不了的。叶安忆忽然就联想到了淋巴癌,她这是不是算动过手术了。

    叶安忆不喜欢她原本就高还抬头的骄傲模样,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云小姐,是唐先生下令拆除花园的,和叶小姐没有关系。”四大金刚非常有职业守地拦在叶安忆与云菡白之间。

    “我的茶花呢?我的兰花呢!”云菡白显得很激动,叶安忆是看得见她付出的汗水的,尽管是在她的家里为所为,但她确实总是赤着脚踩着这泥土上,对于云菡白这种衣角染了灰尘都要立刻换装的人实在是不容易。

    听说但凡她到了一个国家,便会将那里的花卉带回国,将那么多不同品种不同习的花卉全部养活,也可见她功力,如今一朝尽毁,必然是接受不了的。

    “都已经…丢弃了。”园丁不知道云菡白是谁,但瞧她那架势端得,也陪着小心又老实地交代。

    “丢弃?你们…你们…”云菡白按着口,让人觉得她是刀疤疼了。“之前唐先生请您将花草运回云家,您不肯,就只能丢弃了。”四大金刚解释,有条不紊,面对云菡白依旧面不改色。

    “一定是你…是你让啸东这么做的。”云菡白眼眶微红,不只是悲伤还是愤怒,眼睛瞪得滴溜溜的圆,一眨不眨地盯着叶安忆。

    “我有花粉过敏,这么做也无可厚非。”叶安忆见云菡白一口咬住她不放,也淡然地开口。

    她的花粉过敏并不是很严重,不像有的人,稍稍沾染就会哮喘甚至休克,她只会出现一些小小的红疹,有点痒,不吃药也能自己好,稍稍保护得好一些,甚至不会出现不良反应。

    “唐先生。”除了两个对峙的女人,四大金刚和园丁都看见唐啸东匆匆赶来的影。

    “啸东,我的花园…”云菡白微白的面色陪着泫然泣的眼,分外楚楚。“是我让他们拆的。”唐啸东打断她,手臂一抬,避开她的手。

    “为什么?”她含泪的眸子收缩一下。“原本是觉得房子应该由女主人来布置,现在是因为…叶安忆花粉过敏。”唐啸东一无所知,叶安忆守得很牢,他只知道她不怎么喜欢花,从小就不喜欢,原来,是这样的。

    “你要把这个家交给叶安忆?”云菡白手掌按着伤口,眉头微蹙,一副痛极的模样。“我让他们送你回去。”唐啸东很平静,并不回答她的问题。

    “为什么要交给她!”云菡白甩开上前搀扶她的人,有点不依不饶。“这个家…原本就该是叶安忆的。”唐啸东看了叶安忆一眼,而她却是不知在想什么,背着他们,目光平视前方。

    “我的那些花…你真的舍得扔掉?!”像是质问,又不带半点怨恨,云菡白终于还是泪如雨下,叶安忆扭过头便看见大颗泪珠掉落,她真是自愧不如,有人连哭都这样美。

    “我不想要,你也不想要,只有扔掉。”他很冷静,甚至显得冷漠,“回去吧。”“你送我回去!”云菡白体微颤,她已经有很久没有见过他。

    最后一次见面,大概就是推进手术室之前那一会会。他也没有安抚她,只是站在病房外,透过玻璃窗看着她。

    唐啸东总是面无表的,但是这么多年,她几乎已经能从他的眼神里判断这一刻他是不是温柔的,所以,那一刹那,她知道,他并不温柔。往后,直到出院,他也再没有来过。

    她知晓其中缘由。秦姨行迹败露,还是将她供了出来,她不知道这件事会触怒他,唐啸东其实很正直,最不屑那些卑鄙的手段,但是,他对她这么宠,最多不过指责她几句,她这样以为,却没有想到,唐啸东勃然大怒,即使她病得那么重,依旧狠狠地训斥了她,然后像失踪一样,在她害怕的要命的时候,也不肯陪她去医院。

    那一刻,云菡白才恍然,他竟然是为了叶安忆…叶安忆真的不是无足轻重的,要不然,他们结婚的三年里,唐啸东怎么会离她原来越远,甚至于像个家男人一样每赶回去就为了叶安忆的一顿饭菜。

    秦姨会将他们每时每刻的相处汇报给她,当她知道唐啸东和叶安忆上了,甚至不止一次,她觉得自己要疯了,她疯狂地加重了剂量,明知是新药,副作用尚不明确,却狠狠地用在叶安忆的上,她恨不得叶安忆永远也生不出孩子。

    “送她回去。”唐啸东没有直接同她对话,只对边的四大金刚吩咐,“交代门卫,下次人来之前,不要直接放行,先通知一声。”看见叶安忆已经自顾自地离开,三两步追上去。

    “叶安忆…”他在走进房子的瞬间抓住她的手的,只有将她握在掌心才觉得安心,“我会让门卫注意,下次不会再让云菡白直接进来。”

    她听着唐啸东的话,那么平淡的语气,就好像再说路人甲乙丙丁。她一直以为就算唐啸东再怎么冷酷无,对云菡白总是好的,他总是有温柔的一面的,如今看来,这个男人的心,或许真的是铁打的,才会对她下那么重的药,才会…

    手机一响,叶安忆震了震,来电显示是个陌生号码,响了几次确定不是无聊的号码才接起来,那头的声音愉悦无比:“嗨,lisa,猜猜我是谁?”

    “梅丽娟?”叶安忆立刻就听出来了。“真无趣,这样就猜到了。”那头讪讪的,继而有笑起来,“对了,我亲的宝贝满月了,你来吧!不是要做干妈吗?”

    作者有话要说:首先要对长评表示感谢...对唐渣当然不会很快就好...其实唐渣变化大可能是因为前期着墨比较少...加上各种刺激...受好抽!

    我回复的好长好长的评论被受吞掉了!吞!掉!了!各种打滚各种撒泼...

重要声明:小说《一叶知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