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临水阁 书名:一等狂妃
    ( )    

    凤清歌没有接过那盅,眉头皱了下,“不必了,我不饿!”

    随即转要进书房。

    “表哥……”苏寒雪跟了进去,眼里满是担忧,“我知道你和表嫂的感很好,可是如今表嫂被困在了山洞里,我们也想了办法去救她,只是时间的问题,表嫂一定会吉人天相,她一定会平安无事……”

    凤清歌忽然转,看着她,那深邃的眸里一片的黑沉,仿佛大雨来临前的平静下压抑着无限的怒火。

    “表哥,你,你怎么这般看着我……”苏寒雪被他盯着看,有些心颤,她扯了扯嘴角,面上却强制镇定。

    凤清歌淡淡地扯了下嘴角,收回目光,“表妹说的对,你表嫂不会有事,我一定要救出她!”

    苏寒雪松了口气,见凤清歌的脸色稍霁,便问道,“表哥,你可曾想到什么法子将表嫂救出来?”

    “暂时没有!”凤清歌按照凤无双的吩咐,命人在洞口四周安排了人手,装成很着急的样子,故意惑敌人上钩,他倒要看看究竟谁最着急,那么沿着那人的线索往下查去,定能查出蛛丝马迹。

    这不,立刻有人上钩了!

    “哎……”苏寒雪立刻露出一脸的哀痛之色,深深一叹,“那表嫂她……”

    “我不会让她有事!”凤清歌却握紧了拳头,面色沉定。

    苏寒雪暗自一惊,她没想到表哥竟然对那个女人如此痴,不过没关系,那个女人就算没被炸药炸死,也要被活埋在石洞中!

    凤清歌侧目,将她脸上的神变化一收眼底,他暗中握紧了拳头,看来这件事一定和苏寒雪有关。

    “寒雪,夜风大,你先回去吧!”凤清歌取过外,准备送她出门。

    见他一脸的伤痛,苏寒雪也不便多逗留,她虚地寒暄了几句便离开。

    她前脚刚走,尤力便出现了。

    “主子,已经探明那人的去向!”

    “说!”凤清歌眸光一冷,仿佛有着千万的寒冰锥铺天盖地地卷来。

    “那人受重伤被表小姐的人救起,如今正在表小姐的别院休息!”尤力如实回答。

    “果然是她!”凤清歌此刻也说不清心里究竟是什么感觉,像是松了口气后,心又再度被人猛地提起。

    顾天麟私闯凤家堡,竟然可以瞒过四大门将,顺利地进到了后山中,这说明凤家堡里定有人暗中协助他,那时他曾怀疑过自己的父亲,可如今看来他错怪父亲了,只是……他皱眉,父亲就算不是主谋,但对发生在凤家堡内的这一切竟然不闻不问,父亲的这种冷漠的态度却也令凤清歌伤神。

    但目前最为棘手的是,先解决了顾天麟,他不但偷闯入凤家堡,还出手伤了无双,这一笔账他定要和顾天麟算清楚!

    “主人,请吩咐!”尤力第一次从主人的上感觉到了那股强烈的杀意。

    凤清歌眯起眼,“带上人手,抓住他,废了他的武功!”

    顾天麟被无双重伤,此刻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尤力带足人手定可以擒住他。

    “属下遵命!”

    尤力离开后,凤清歌便回了自己的院子。

    刚进屋子,便看到闭月羞花抱着一团衣服从里面走出来。

    “见过姑爷!”她朝凤清歌行礼。

    “夫人睡下了?”他朝里面看了看,问道。

    “夫人在修炼……”

    “你下去吧!”他挥了挥手,便放轻了脚步朝里面走去。

    掀开帘子便见到风无双正盘腿坐在上,闭眼修炼。

    他微微一笑,走到桌子旁坐下,看着她没有打搅。

    风无双凝神定气,盘腿打坐,想借此来提升丹田里的那股气旋,但最后她发现无论自己如何调息,那股气却仿佛被什么堵塞住,怎么也无法冲破丹田。

    “该死的!”最后她睁开眼,恨恨地骂了一句,“那人真毒,竟然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对付我!”

    “怎么了!”凤清歌忙起走到她边,温柔地抱住小巧的她,“什么事让娘子你大动肝火?”

    “说来我听听,为你分忧!”

    风无双斜看了他一眼,“你想听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他眨了下眼,“还是坏消息吧!”先苦后甜嘛!

    “我有可能再也不能恢复了……”她撅着小嘴,一脸的愁容。

    凤清歌脸色一沉,“不会,我已经找到你师傅的行踪了!”很快就能抓住那个老顽童!

    风无双摇头叹息,“这次恐怕连师父也会觉得棘手!”

    “好了不想这些,不是还有好消息,说说看?”

    “我大概知道了事的来龙去脉!”风无双说起这个时,那眼里露出一抹利光。

    “说说你的发现!”凤清歌将她换了个姿势抱着,让她能舒服地躺在自己的怀里。

    “问题就出在了那锦盒上!”风无双眯起眼,“若是我没有猜错,那个老妖妇定是将一种能增加内力的药粉撒在了锦盒里,我触摸锦盒时并没有发现那个暗格,以为是锦盒里的问题,忽略了这个细节,所以那药粉便在不自不觉间通过我的肌肤融进了我的血液中。表面上看是增加了我的功力,但那有着致命的弱点,便是当我遇到强敌时,一旦发动全部的内力时,便会全骨骼缩小变成如今的样子!”

    这也正是风无双担心的地方,这不是毒药,不是蛊毒,应该说这是增加内力的药,只是那妖妇在药粉中加入了一种特殊的物质才令自己变成这般模样,若是不能知道那特殊的物质是什么,自己估计难以恢复真

    “别担心,不是有冷夜皇么,有他在定能查出药粉的出处。”凤清歌安慰她。

    “正是因为他,我才不放心!”风无双拧起小眉头,仰头看向他,“因为他的份令他的处境很尴尬,若是他的心有所动摇,我们就要腹背受敌!”

    在这个非常的时刻,风无双担心雪域会联合蓬莱一起对付凤家堡,再加上凤家堡里还有个难缠的前堡主,凤清歌此刻可谓如履薄冰!

    

重要声明:小说《一等狂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