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隐藏的秘密】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临水阁 书名:一等狂妃
    ( )    

    “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凤清歌眯起眼,看着她。

    风无双站了起来,拖着长长的后摆,朝桌子走去,当她走到桌边时却悲哀地发现,自己的高根本不够,那桌子整整比自己高出了半个人。

    “把那个锦盒给我!”风无双指着锦盒对冷夜皇道。

    冷夜皇四下看了看,指着自己瞪大眼道,“为什么是我!”

    风无双其他人都不叫,偏偏让自己来干活儿。

    风无双瞪了他一眼,“你若是不愿意,那就请出去!”

    她的话刚出口,一旁的玄武和白虎已经摆开架势,准备随时将他轰出去。

    冷夜皇扯了下嘴角,伸手将锦盒取过递给了风无双,“这个锦盒有什么特别的么?”

    风无双接过锦盒,伸出小手在锦盒上摸了下,最后在中心来回抚摸着。

    “怎么你发现了什么?”凤清歌觉得奇怪便朝她走去,低头看向她手中的锦盒,“莫非问题出在了这个锦盒里!”

    他之前就怀疑过这个锦盒,但他却怎么也找不到问题在那里。

    风无双咬牙,“该死的,竟然在这里设下机关!”

    “什么!”凤清歌大惊,蹲了下去,“我看看!”

    风无双指着锦盒中心,她让朱雀拔下发簪,她用发簪挑开中心的一个环,锦盒的顶部被打开,露出一个小洞,里面的东西已经挥发完,只剩下一点白沫絮儿。

    “这个机关很巧妙,若不是我起了疑心仔细查看根本看不出问题!”风无双看了一眼边的冷夜皇。

    冷夜皇眸光一沉,却没有马上开口,他心里很清楚,这个巧妙的机关利用的方法和师傅教他的一样,而这个机关这天下间除了他,就只有他的师傅会。

    “这是什么?”冷夜皇的目光落在了那白沫上,他用指尖挑出一点,放在鼻子下闻了闻,脸色微微一变。

    “怎么你认识!”风无双立刻感觉到他的异样,追问道,“冷夜皇,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冷夜皇盯着指尖好一会儿,最后一沉,“是,不过我还不确定,我先拿回去校验下,若有任何发现我会及时告诉你们。”

    言罢他便离去。

    “他就这么走了!”白虎眨了眨眼,总觉得这个蓬莱岛的左尊者大人总是这般的风风火火。

    “随他吧!”凤清歌倒是不在意冷夜皇的怪异举动,他如今更关心的是风无双,他弯下腰将她抱起,吩咐道,“好了,今天也够累了,你们先回去吧,有何事明再说!”

    朱雀还想说什么,却被玄武一把拉走,临走时顺便拎走了仍旧发呆的白虎。

    众人走后,凤清歌抱着一脸凝肃的风无双坐在了头。

    “无双,你现在感觉如何?”

    风无双如今的个头只及他的腰,如今她的这副样子令他有些措手不及,不过……他伸手在她那柔滑的脸颊上来回抚摩,细腻柔和的感觉却也实在可的紧。

    瞧她一副气呼呼的样子,那鼓起的腮帮子着实令人觉得万分的有趣。

    风无双一把抓住他的手,一双杏眼瞪得老大,“你也笑我!”

    那声音略带稚嫩却很坚定,一双小手嫩滑的不行,凤清歌一笑反将她的小手掌包在掌心,“我没有笑你啊,只是觉得你如今的样子的确可呢,想来将来我们的女儿也定会与你一般可。”

    原本还气呼呼的风无双闻言,脸色却是一阵的绯红,瞪了他一眼,“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开玩笑!”

    “不想都这样了,难道我还能抱着你哭么!”凤清歌将她轻放在上,“你先休息着,我去让闭月羞花准备些小件的衣裳,不然,你总不能一直这样穿着见人吧。”

    风无双想了会儿,“也好,不过你们必须对外保密,除开我们几人,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你好好休息。”凤清歌起,吩咐闭月羞花进来服侍,自己则前去书房。

    当闭月羞花见到风无双的样子时,愣是呆着数十秒没能反应过来。

    直到风无双出声说明了一切后,她还是一副极为震惊的样子。

    “小,小姐……”闭月羞花最后才回过神,忙扑跪在她的跟前大哭起来,“小姐,你怎么会变成这样,呜呜都是我没照顾好你,呜呜……”

    风无双额头滴出一滴汗,她早知道闭月羞花是这个反应,她就不该告诉这丫头,如今倒好究竟是服侍谁啊!

    最后风无双的安抚下,闭月羞花才敛了哭声,忙照着她的吩咐拿了几件衣裳改制。

    “记住,这件事不可以让别人知道,你懂了!”风无双再三叮嘱她。

    “奴婢知道,小姐你放心,我一个字都不会说的!”闭月羞花也知道事的严重,她忙点头保证。

    凤清歌到了书房,一脸的凝肃。

    “主人!”他的后闪出一道人影。

    “你立刻加派人手暗地里协助尤力,一定要将顾天麟带回。”凤清歌的眼里闪烁着怒火,这个男人一而再再而三地伤害自己和自己心的人,他这一次绝对不会放过顾天麟!

    “遵命!”

    那人应了声便退下,隐进了暗色中。

    “顾天麟!”凤清歌一拳砸在了檀木案几上,手背上的青筋暴起,眼里腾起了火。

    就在这时,响起了一阵的敲门声。

    “谁!”凤清歌语气颇为不耐烦。

    屋外传来一阵柔弱的女声。

    “表哥是我……”苏寒雪一张小脸涨得通红,似乎鼓足了勇气来见他。

    “表哥,我听说表嫂出事儿了,我……”

    “好了!”凤清歌打断她的话,“你表嫂的事儿我会处理,夜深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这里风大小心你的子!”

    “表哥,表嫂被困在山洞里,我知道你很担心,但你这般难过也于事无补,听说你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

    苏寒雪说着从后的仆人手中接过一盅银耳燕窝,“表哥,这个是我亲手炖的,你最喜欢的银耳燕窝,你好歹喝一点吧!”

    

重要声明:小说《一等狂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