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娘子够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临水阁 书名:一等狂妃
    屋里的摆设相当的雅致,隐隐透出一股儒慕之气。

    风无双倒是有些意外,她一直以为像凤隐天这般的隐忍的男人,竟然会喜欢这种风格的装饰。

    抬头看去,竹帘后,静坐着一名中年男子,冉冉白雾中,隐约勾勒出一张如刀削般分明,坚毅的侧脸。

    那人便是凤隐天,的确人如其名。

    凤清歌淡淡道,“父亲。”

    凤隐天正在帘后独自对弈,听到凤清歌的声音连头也没有抬起,手执一枚黑子,一手执着白子,自顾自地下棋,浑然忘我。

    等了一会儿,帘后的人依旧没有动静,凤清歌微微有些怒意,刚想再开口,却被风无双拦住。

    她朝他微微一笑,眼里是清冷如月的笑,接着就见她抬头,四下看了看,发出一声惊叹,“夫君,公公这里的古董可不少哦……”

    她张大眼,露出一副被吸引的表,开始在屋子里四处打转。

    时不时拿起一样仔细端详,时不时发出啧啧的赞叹声,她说出的那些名头倒也头头是道。

    这时,帘后的人微微动了下,却依旧静默不语。

    凤清歌暗自偷笑,爹平时相当在意这些古董花瓶,连碰一下都不让,平都由他自个儿亲自清理灰尘。

    如今这些爹搁在心窝里的宝贝可都在他家娘子的手里攥着,他爹倒也沉得住气,依旧一声不吭。

    风无双冷笑一声,她就不信,她不能令他开口现

    忽然她手一滑,手中的古董花瓶砰地一声落地,碎成了一塌。

    “啊!”这会儿帘后的人再也坐不住了,他猛地站起,竹帘一阵的晃动后,一道高大的人影站在了他们的跟前。

    这人足足比风无双高出了半个头,虽不及凤清歌,但那气势却也如同一座山般朝风无双去。

    风无双神淡然,装出一副惊讶内疚的表,捂住嘴道,“哎呀,公公抱歉,我一时失手,打烂了你的古董花瓶……”

    她如果没有看错,那古董花瓶可值好几千两黄金。

    果然凤隐天脸色变了变,弯下腰,心疼地拾起那些碎片,眼里满是心疼。

    “你!”他猛地抬头,恨恨地看向风无双,却见她的眼梢自己掠过一抹笑,他才明白这人是故意的,故意给难堪。

    顿时,一股怒意冲到了口。

    “你是故意的!”凤隐天平时最这一个,平时他可是用尽了心思保养,而今竟然就这么被风无双毁了,他怎么能不怒火冲天。

    凤清歌倒也是一惊,他也不知道为何风无双会这么做,面对怒意冲冲的父亲,他刚想开口解释,边的人却幽幽开口。

    “公公,我的确是故意的!”

    这回凤清歌风中凌乱了,他家娘子这是要干么!

    凤隐天顿时觉得口的那股怒意猛地一下子冲到了脑门,刚张口要叱喝。

    “公公莫要生气,媳妇儿只是说这个花瓶是赝品,所以故意摔碎……”

    “什么!”

    事来了个急转弯,陡然而下。

    凤隐天眨了下眼,还没能从她的话里回过神,当他回神后却是叱喝,“你胡说,老夫这里的古董都是真货,怎么可能是赝品,你当老夫是傻子么!”

    他收集古董多年,他怎么会看走眼,就算真的他也不能承认,在晚辈面前,他丢不起这个人。

    “公公自然没有看错,只是这个是真品中的次品,我们也俗称赝品罢了……”

    她这么一说,倒是给凤隐天留了几分面子,但他也更加的疑惑。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凤清歌这时不明白风无双的做法了,不免偷偷看了她一眼,却见她朝自己眨了下眼,他即刻明白了,他家的娘子又开始打什么鬼主意了。

    风无双弯下腰,拾起一瓶底,指着背面的落款,“这字形模仿得很像,但上面的字体却是伪造的,南昌丰年,那时的昌并不是这样写,所以我敢肯定这花瓶不是官家官窑所造,但应该是那时的作品,所以是真品中的次品。”

    凤隐天忽然一惊,他忙低头看去,想了会儿,忽然一笑,“果然如此,看来老夫也有看走眼的时候!”那一番话,颇为意味深长。

    风无双会意一笑,“但媳妇还是自作主张将花瓶摔碎,望公公见谅。”

    “不必了……”凤隐天摆手,“既然已经碎了,就碎了吧……”

    “媳妇这里倒是有一份厚礼送给公公,希望公公能喜欢……”她说着从袖取出了一个锦盒递给了他。

    凤隐天本还想拒绝,但当他看到锦盒上的花纹时,他顿时一怔,随即竟然接过了那盒子,“嗯。”

    见他接纳了自己的礼物,风无双一笑,“那么公公,媳妇和相公先行告退,到时候我们再在堂上为公公沏茶行礼。”

    凤清歌忙朝凤隐天点头,见他朝自己摆了摆手,他便带着风无双走了出去。

    看着他们的背影,凤隐天的眸光倏地一沉,低头看向手中的锦盒,眸色微微一变,一抹惆怅拂过眼底。

    秋娘……这个名字,他已经许久不曾再唤起过。

    每次一想起,心口便是一疼,他抓紧了口,眉宇间却是隐忍与痛楚。

    眼前仿佛拂过了一个画面,那站在桃花树下,着白衣,朝自己盈盈而笑的美丽女子。

    门外,凤清歌问道,“娘子,你究竟给了我爹什么?”

    凤隐天那一瞬间的表,他还是看到了,故而他好奇那锦盒里究竟有什么。

    风无双却直笑不语,“秘密!”其实这个是她临行前,父亲交予自己的,说是秋娘留给凤隐天的东西。

    至于里面是什么,爹从不知。

    看着她的神,凤清歌便知一二,不再追问。

    “娘子,你倒是大胆的很!”他一笑。

    “嗯?”

    “爹的那些古董可都是他的宝贝,平里连我都不能碰下,今你一来便摔碎了他最的一个!”想起刚才娘子装出的一脸无辜的表,他便偷笑,倒是的。

    

重要声明:小说《一等狂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