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原来内有jian情!】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临水阁 书名:一等狂妃
    149.【原来内有jian!】(2053字)

    

    风无双拢了拢衣襟,眸底一闪而过一抹笑,“夫君,这里风真大……”那一声夫君喊得温柔,凤清歌当即便觉得一阵风从耳中灌入,如一只纤手拂过心田,他子一颤,喉头莫名地干涩了下。

    凤清歌侧脸看了下边的人,却见她朝自己笑着,那眼里分明是狡黠,他即可明白了过来,很配合地将她的手捂在掌心中,眼里含着脉脉温,“冷吗,那我们进去吧!”

    “恩!”风无双点了点头,迎上他那含脉脉的眸子笑了,刚从苏寒雪的面前走过,她却突然停住脚步,回过头吩咐闭月羞花,“你帮着这位姑姑送苏小姐回去吧。”

    “苏小姐,你子骨不好,这里风又大还是先回去吧,免得冻坏了子我家夫君和老爷要担心你,到时你又要为难为他们添了麻烦,你说是不是?”

    这话说的得体,既表达了关切之意,又含蓄地指出苏寒雪的心思,令苏寒雪再也没有继续留下的借口,更断绝了她接下来的念头。

    苏寒雪气的浑都在颤抖,看着凤清歌亲昵地扶着风无双双双把家归的背影,她咬的牙都在咯嘣咯嘣地响。

    她的确想厚着脸皮跟上去,却被风无双一招打了个措手不及。

    一旁的闭月羞花见状,心底却是不屑,明明是个狐媚子却偏偏要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哼想拨人同啊,想得美!

    于是她开口道,“苏小姐,奴婢扶你回去吧。”

    “哼!”谁知苏寒雪一把甩开她的手,像是极为厌恶般避开,“许姑姑我们走!”

    朱雀走了上来,拉了拉闭月羞花的手,朝苏寒雪的背影做了个鬼脸,“我们走吧,别理这种无理取闹的人!”

    闭月羞花笑了笑,“奴婢不在意……”

    玄武也跟了上来,低声对朱雀道,“你刚才可发现了什么?”

    这一路走来,玄武也见识到了凤家堡的威武,但他发现那些黑森的建构却不是精铁木,看那光泽却是某种金属。

    “应该是某种金属,但具体的要查验了才知道。”朱雀在他们四人中专门负责武器的组装和辨别,故而对那些材质相当的熟悉,一般的金属材质经过她的手一摸,她便可以了解个七八分。

    “恩,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白虎一拍**,扬眉一笑,眼里闪动着狡黠的光芒。

    朱雀眨眼,“你怎么弄,打算用牙齿啃下一块来给我研究么?”要辨别哪种材质,她必须取得一块来仔细分辨。

    白虎却伸出食指摇了摇,“NO,NO,这种小事何须我出手!”说着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左边,火麒麟正抬头看着他。

    一人一只对视了一会儿,似乎在交流中,又似乎在讨价还价一般。

    “喂,你说他们在干么,不是只有大小姐才能听懂兽语么?”朱雀悄悄问玄武。

    玄武皱眉,“不知道,不过白虎平时就跟猴子一般,沟通应该没问题。”

    “……”闭月羞花无语。

    果然没多久,白虎伸手,火麒麟低头似乎在想什么一般,接着也抬起爪子搭在了他的掌心。

    众人即刻倒绝。

    朱雀汗颜,他还真听得懂。

    走在前面的凤清歌搂着风无双,在她耳边低语,“娘子,刚才为夫演得如何?”

    “恩,还算可以!”风无双略微点头,眼底却流泻过一抹暖意的笑。

    “那么,娘子可有什么奖赏?”他即刻得寸进尺。

    风无双斜睨了他一眼,语气颇为冷漠道,“今这一出戏,若不是因为你,何必要演的这般费力!”

    那言下之意便是,他想也别想了,而且这事儿全是因为他而起,她很可能会迁怒于自己,思及此,凤清歌一个激灵,忙拉住她的手,讨好道,“娘子,你不是说想要知道为何军师可以令我起死回生么?”

    风无双停住脚步,看向他,她的确好奇,那个军师大人究竟是用了神马法子才令他活了过来。

    却见他笑的邪魅,又有讨好的意思,“若是为夫答应给娘子问来,娘子是不是……”他朝她眨了眨眼,那眼里分明有讨好的意味。

    “噗嗤……”风无双忍不住笑了出来,“我们先去看看父亲大人吧!”

    她目前最想见到的,却是这位传闻中的前任堡主——凤隐天。

    凤清歌收敛起之前的玩笑之意,眼里露出了一抹的沉重,他点头,“好。”

    看他那一副凝重的样子,风无双摇头一叹,看来她的这位公公不是个容易相处的人,但,不管如何,她都必须见上一面。

    事,总归要解决。

    凤清歌领着风无双到了最顶层的走廊,风无双从这里望下去,发现原来凤家堡的外观呈椭圆形,层层分布着高耸而起的石墙,外面是驻兵之所,内部是住家之所。

    从高看去,应该有不下千人住在这凤家堡中,加上外围的驻兵,风无双稍稍估算了下,应有上万。

    这一看,倒是吓了她一跳,区区的凤家堡只有上万的人,却可以阻挡拥有几十万军队的大楚,的确令人惊叹。

    她正想着,凤清歌的脚步却在一扇门前停住。

    “到了,你等会儿!”凤清歌叩响了门,里面传来一阵低沉的声音。

    “是清歌么?”

    风无双一笑,果然在等着她主动上门呢!

    “是,爹,孩儿带着无双来拜见您!”听着那话,凤清歌对自己的父亲还是敬重的,但风无双听得出,那语气中却带了一丝的疏离。

    “恩,进来吧!”那声音过后,门缓缓地打开。

    风无双一惊,因为凤清歌根本没有伸手推门,门之所以会打开是因为一粒黑棋子被人用内力打在了门板的某处,借力用力时,门板打开了。

    她微微皱眉,这个方法冷夜皇在设计民舍石室时也用过……

    正想着,凤清歌已经拉着她的手,迈过门槛朝里面走去。

    刚一进屋,风无双便闻到了一股子奇异的馥香,她微微皱眉,总觉得这个香味在哪里闻过。

    

重要声明:小说《一等狂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