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一声娘子的由来】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临水阁 书名:一等狂妃
    143.【一声娘子的由来】(2109字)

    

    风无双心中暗道,脸上却并未过多表现,毕竟她的目标是雪域,此刻与蓬莱翻了脸,倒不是好计策。

    凤清歌似乎猜透了她的想法,点了点头,“也罢,既然岛主游玩至此,本王也不便多留,岛主的美意本王和王妃收下,尤力送客!”

    那一番话,却也夹杂着一丝的不快,话音刚落,那头他便拥着风无双进了船舱。

    钱玉凤见岛主也在,便也不好再寻水无痕,只好咬牙作罢,心思着这水无痕定是躲到凤家堡去了,改再去凤家堡寻他!

    冷夜皇微微侧目,帘帐的那一头,那影如磐石,纹丝不动,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一道冷厉的如刀锋的光芒微微从自己前闪过,直风无双而去。

    那目光中隐隐含了一种杀意,隐约如水波,一闪而过。

    若不是他站得近,又观察细致,恐也难发觉。

    他心下一端,这位新岛主何时对风无双产生了如此深的恨意,他若没记错,这位岛主之前并未见过她,照理说他们之间并无过节,为何他单单就记恨上了风无双?!

    这边的冷夜皇还在暗自揣测,端不知,那边的凤清歌和风无双早就觉察到刚才从帐后朝他们投来的那一记带着杀意的目光。

    “娘子,他何时记恨上了你?”

    刚进船舱,凤清歌便问道。

    风无双一耸肩,寻了个位置坐下,端起一杯茶,径直喝着,她没有没回答凤清歌的话,是在思虑,就因为那一双眼,她总觉得似曾相识,究竟是那里见过?

    “娘子,莫非想到了什么人?”凤清歌见她这般模样,心知她定是想到了什么也不急着要回答,也端了杯茶在一旁坐下。

    叶天秦正巧也一起走了进来,听到了凤清歌的话,微微一怔,随即笑着道,“既然贺礼送到,那么本王也先行告辞……”说着他看了一眼一旁悠哉喝茶的风无双,“改,本王再亲自上凤家堡恭贺。”

    恭贺?

    凤清歌暗中讥诮,他之前不是送了贺礼来恭贺,怎么地转眼又要再亲临凤家堡恭贺,这个叶天秦说白了就是想借机和他家娘子近乎,可是,他家娘子……他转头看向风无双,却见她眉头微蹙,他微微一愣,莫非叶天秦和他家娘子私底下又有什么交易,令叶天秦一而再再而三地回顾。

    风无双似乎感觉到了凤清歌的疑惑,抬头朝他看去,又看了一眼离去的叶天秦,笑道,“夫君我不是说过,唇亡齿寒,既然我们与蓬莱和雪域都不能和好,那么大楚将是我们唯一的联盟!”

    “我想秦王下也必定知道这一点!”

    风无双的一番话,倒是令凤清歌感慨,“娘子说的对,大楚将是我凤家堡的唯一联盟!”

    雪域包藏祸心,如今他拒绝了顾双城也等于是拂了雪域的面子,而蓬莱岛,今见过新任的岛主,凤清歌直觉这个蓬莱岛岛主定不是善类,而纵观天下,能与之并驾齐驱却又不包藏祸心的,便是大楚。

    若是之前的天煌,凤清歌或许会有担忧,但如今是叶天秦,他倒是不甚忧虑,毕竟他了解叶天秦,这个男人不似他父皇那般的心狭隘,为人处事的确有着一种宽容与大度,行事手段雷厉风行,若是他作了大楚的皇帝,的确能为凤家堡带来好处。

    这也就是他家娘子一早就想到的。

    想到这里他不由侧目,看向风无双,眼里带着一种莫名的明快与欢喜。

    “你为什么这么看着我?”风无双被他这么一瞧,倒有些莫名的心跳,脸微微发烫。

    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不解道,“莫非,我的脸被那人的一双眼剜出了洞?”想起之前蓬莱岛主的那一道杀意腾腾的目光,她倒是有那么一刻的心惊。

    那种寒意怵怵的目光,饶是经百战的她,也不免一惊。

    未见人,那目光便已如此的慑人,那蓬莱岛主的真人又会是如何的令人畏惧。

    “噗嗤!”凤清歌忍不住笑了出来,倒是屏除了他作为凤家嫡长子的一切庄严,露出了作为凤十三时的顽劣与孩子气。

    “我家娘子何时变得这般胆小,可不像当初的样子!”想当初他初见她时,她那副处变不惊,一副冷傲的样子,才是令他深深记住的原因。

    美女他见过无数,但唯独她,他忘不了,竟然冒险在夜里与她相见。

    “我不是胆小,是谨慎,你也见到了,他虽未新任,但那气势已经如大风隐隐压来,连冷夜皇都要仔细拿捏三分小心应对,看来,那人的确不容易对付。”

    风无双虽认识冷夜皇不久,但也对他的心摸了七分熟,冷夜皇是服侍前任岛主,对于这位新任岛主他大可以元老自居,但今他却在不卑不亢中,隐隐透出了一种毕恭之势,这势头并非他刻意为之,而是被那位新任岛主的气势所震慑住,不自觉间的一种表露。

    “是,娘子说的很对,看来雪域之行,我们必须提前!”凤清歌绝对不许雪域与蓬莱联手,故而他必须先一步将雪域铲除。

    “铲除雪域势在必行,却不急于一时,以目前来看雪域和蓬莱未必真能走到一块,我们且走且看。”风无双说道这里,忽然有些好奇地看了凤清歌一眼。

    “娘子为很这般看我,为夫脸上可没有什么疤痕!”凤清歌露出一副委屈的表,朝她眨了眨眼。

    风无双一笑,“我一直好奇,你为何用娘子称呼我?”对外他称呼自己王妃,对内他可以称呼自己夫人,却独独用了民间普通夫妻之间那亲切的称呼。

    凤清歌听了,眸色微微一沉,那一刹,似乎有种哀伤淡淡流过眼底,风无双一惊,莫非自己又戳中了他的痛楚。

    正想着要不要开口,那边凤清歌却幽幽一叹,“其实,这是我娘在生前最大的心愿……”

    风无双一怔,“你的娘?”

    凤清歌抬头,眼里却是化不开的痛,“我娘她只希望能像寻常百姓家的夫妻般,得爹一声亲昵的呼唤,可是,她一生都不曾得到爹的,那一声夫人,不过是虚名罢了……”

    

重要声明:小说《一等狂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