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恶有恶报!】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临水阁 书名:一等狂妃
    风无双眯眼想了下,摸了摸下巴,“她想做什么文章!”

    “不管如何,我都会保护你!”凤清歌搂住她,眼神坚毅。

    “我也能保护我自己!”她反笑道。

    “哈哈……”他仰头一笑,“我都忘了,我家娘子,本事可大着呢!”

    “那是!”她亦是晃头晃脑地笑着。

    他低头吻上了她的唇,“娘子,我你!”

    车内随即传出了一阵低低的喘息声。

    尤力坐在马车上驾马,耳根子微微一红,边的白虎很及时地为他递上了一对耳塞,他忙摇头,蛋定地从怀里取出了一对耳塞,塞进了耳朵里。

    “恩,有备无患!”白虎将那对耳塞塞进了自己的耳朵中。

    两人便驾马朝皇宫而去。

    皇宫,玉清

    花非花将事的经过一一禀告给了天煌。

    天煌闻之,大喜,他一捋胡子,冷冷一笑,“好,做得好!”

    “朕想凤清歌和风无双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们大婚之,竟会收到这样一份贺礼!”

    天煌的眼里闪过一抹狠厉,“朕绝对不许,有任何人凌驾于朕的威严之上!”

    “皇上英明!”花非花忙一礼道,“皇上,我已达成皇上的夙愿,不知在下之前所求之事,皇上能否应?”

    天煌微微一点头,“花下,请放心,朕的女儿自然会嫁给你,朕之前答应你的事儿也一定能做到,但火麒麟能否归你所有,朕可就不能保证了,毕竟那是神物,有灵,花下想得到火麒麟还是靠自己的本事吧!”

    花非花一笑,“那是自然……”

    当花非花正想退下时,天煌的脸色突然一变,他捂住心口,大口地喘息着。

    “皇上,你怎么了!”花非花有些担忧,上前想扶住他,可当自己的手刚碰到他的口时,天煌的脸色更差。

    “滚开!”天煌一掌劈向他,眼神冷厉,“是你,是你陷害朕!”

    “我,我没有!”花非花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却是大惊,“怎么会这样!”他的掌心长出了一颗黑心,在黑心的四周,无数的藤蔓蔓延开。

    “怎么会这样!”他一顿,往后退去。

    “果然是你,来人!”天煌咬牙,额头的汗珠不断地落下,他喊道。

    玄武领着一群的御林军从外面涌了进来。

    “陛下!”

    玄武见天煌脸色发黑,立刻警惕起来,一挥手命人将花非花围住。

    “将这个胆敢谋害朕的反贼拿下!”天煌大口地喘着气,眉头紧拧着。

    花非花见状,大喊冤枉,却被玄武擒住。

    “押入天牢,听后发落!”

    一群士兵押着被点了道的花非花朝外走去。

    见天煌脸色越发的黑沉,玄武忙道,“陛下,臣去请御医!”玄武刚想转,却被天煌拦住。

    “去,去请无双公子!”

    “陛下!”风无双双手负背,从外走了进来,“陛下,在下来也!”

    “你……”天煌没想到风无双来的这般的快,顿时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抬头看去,却见凤清歌一脸的嘲笑之意,跟着也走了进来。

    “你,你们!”天煌指着他们,脸因痛苦扭曲变形。

    风无双朝玄武使了个眼色,玄武忙退了出去。

    “皇上,现在是不是感觉心口很不舒服?”风无双走到他的跟前,眸光一冷,“皇上可知为何会这般痛?”

    天煌的额头,汗珠如雨,不停地滑落,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却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上来,只能瞪大眼看着她,眼里流露出恐惧。

    “我要皇上扪心自问,皇上是不是还有良心,我曾为皇上医治过病,为皇上除了臣和妖后,可皇上如何回报我的,皇上竟然要联合花非花至我于死地!”风无双冷哼一声,眼里满是不屑,“皇上为了权力,连亲也不顾,朱雀可是你最疼的帝姬,你竟连她也可以出卖,所以我万分好奇,就想着挖出皇上的心看一看,究竟是红的,还是黑的!”

    说着她伸手朝他的心窝掏去,天煌只觉得口一阵的剧烈疼痛,低头看去时,她的掌心落了一颗黑色的跳动着的心。

    “啊!”天煌惊得瞪大双眼,整个人往后一摊,晕了过去。

    “啧啧,果然是黑的!”风无双摇了摇头,朝后的人投去一记笑颜,“事实证明,我的猜测是正确滴!”

    她根本没有掏出他的心,不过是事先准备好的一颗涂了黑色的猪心,她用手一抓,那心便有跳动时的动感,天煌本就神恍惚,看到那心一动便以为是自己的心被活生生地掏了出来,人便吓晕了去。

    凤清歌摇头,“为了江山权利,他已经变得利熏心,那心早就熏黑了!”

    不用看也知道是黑色的!

    “好了,这里就交给玄武吧,我们去别处看另一处戏!”风无双将猪心甩在了地上,从怀里取出绢帕擦了擦手,便丢在了地上。

    她拉起凤清歌的手,一笑道,“我们去朱雀宫!”

    玄武见他们走后,走了进来,看了一眼皇位上的男人,眸光一冷,随即吩咐道,“来人,将皇上送回寝宫,告之秦王爷,就说花非花借进宫之际谋害皇上,令皇上昏迷不醒,请秦王即可进宫!”

    “遵命!”

    *

    另一边的朱雀宫。

    林碧玉母女两正殷勤地为朱雀讲解她们此次送来的礼物。

    “公主,上次的事儿真是抱歉,都怪臣妇的女儿一时鬼迷了心窍,让公主您受惊了!”钱蔺兰陪着笑脸,面对朱雀冰冷嘲讽的表,她忍下心头怒火,一直道着歉。

    “是啊,公主,我当时也是傻了,竟然相信花非花那个流氓的话,他只说真的慕公主,想我帮他,可是,我没想到他竟然,竟然……”林碧玉边说着边用袖子掩住眼,哭的好不伤心。

    当然这眼泪不无真心,她毕竟为此失了子,又失了名声。

    倒是真的陪了夫人又折兵!

    朱雀看着她们那副做作的模样,心生厌恶,她冷笑一声,“哼,说的真好听!”

重要声明:小说《一等狂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