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肉滚肉,还是肉……】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临水阁 书名:一等狂妃
    117.【,还是……】(2058字)

    

    叶天秦咳嗽了下,道,“本王想和你谈一谈关于建造大船之事,明你有空么?”

    “明恐怕没有时间,王爷明会很忙……”风无双忙纠正他。

    “哦,也是……”叶天秦点了点头,“那改!”

    “好,等王爷何时有空了,我们再谈!”风无双言罢,转离去。

    叶天秦忽然感觉心一下子变得空虚了起来,看着她的背影,有些未能回神。

    “啧啧,真没想到秦大人的女儿竟然蜕变成这般无双的姿容,的确令人惊叹。”权非宇一边摇着折扇,一边走到他边,目光同样落在了前面的人上。

    “大师兄什么时候也对凡人起了好奇心?”叶天秦看了他一眼,这个大师兄子一向淡薄,对权力看似衷却又不狂,对武学看似精通,却又不衷,他明明是个天生的奇才,却又对一切都显得那般的淡薄,整里只喜欢摆弄些花花草草。

    头一回听到他这般称赞别人,还是个女人,要知道以往被师傅称为天才少女的顾双城,也未曾得他美言一句。

    “自然是不平凡的人,才能引得我的兴趣……”

    权非宇一笑,斜睨了叶天秦一眼,果见他脸色微微一变。

    “师弟你放心,我对她并非如你一般是为了儿女私,我只是对她这个人感兴趣,也许她会是我一个不错的对手!”权非宇一收折扇,眼里流转过一抹精芒,“棋逢对手将遇良才,我这一生等的就是这样的人!”

    他们边不远处,顾双城站在假山后,将他们的对话一字不漏地听了进去。

    当她听到权非宇的话后,她整个人一滞,二师兄对风无双也……这个风无双真是个狐狸精,四处勾引男人!

    “风无双!”她咬牙,遂即心一横,既然如此,那么她也无需顾及什么,她决定接受花非花的建议,两人联手对付风无双,反正现在花非花对风无双也恨之入骨!

    临水阁,三楼,一夜**雅室

    一地的衣裳逶迤,一路蜿蜒到了头。

    上,那金丝绣着大团的牡丹,在一浪一浪中,妖娆绽放。

    朱雀只感觉自己的子被浪涛不断地冲刷着,一股她从未感受过的极致的兴奋与愉悦冲到了脑门,她紧紧地抱住玄武,将子紧贴着他。

    感受那一股股的冲劲,那种极度的快感令她体内的火得以缓解。

    玄武第一次这般的想要得到她,比自己想象中要想得多得多,于是也顾不得她也是第一次,一次又一次地要了她,直到她抱着他哭着求饶,他才放慢了速度,却依旧不愿停下。

    低喘声,嗔声,声声媚酥入骨,闻之面红耳赤。

    水无痕站在门口,打开了怀表,看了下时间,感慨,“看来还是年轻人有体力啊,这都三个时辰了怎么还没完事儿……”

    听着他打了个哆嗦,捂住脸忙走开,“不行了,我这把老骨头再听下去,迟早酥了……非礼勿听,非礼勿听……”

    最后他来一句,“年轻就是好啊!”

    到了傍晚,风无双和白虎才到了临水阁。

    待他们问道玄武和朱雀时,水无痕才伸手指了指楼上。

    “不是吧,都这个时候,他们还没结束啊!”白虎惊呼道。

    “耐力真好!”某只感慨。

    “要不我们上去看看!”白虎朝他眨了眨眼。

    风无双狠狠地敲了他的头,“小孩子,别尽瞎掺乎!”

    “哎呦……”白虎捂住头,“大小姐我已经十三了,再过两年也可以成家立业了!”

    “那等你能成家立业了再说,现在先去楼上说正事!”风无双朝楼上走去。

    “哦……”白虎摸了摸下巴,若偶所思。

    “三楼!”风无双又补充道。

    “噗嗤……”白虎笑得得意。看来大小姐其实也好奇,为啥玄武的耐力那般的凶猛,莫非他吃了啥猛的药,恩,值得深入探讨一番。

    三人才刚到三楼,一夜**的门便打开了,玄武精神抖擞地走了出来。

    看他的脸色似乎还是红潮未退,但双目却显得有神多了,他抖了抖衣裳,抬头就看到了风无双几人,见他们正瞪大了眼看着自己,他腼腆一笑,“我,我去给朱雀去弄沐浴的水……”

    闻言,三人立刻倒绝。

    “大小姐,我看玄武这辈子都是妻奴了!”白虎感慨万千,“我还是不长大的好!”

    风无双又敲了他一下,“去办正事儿!”这孩子神马乱七八糟的思想,改天得好好教育下!

    “哎呦,大小姐,都说别敲我头啦,敲傻了我咋办?”白虎抱住头,跳到一旁,抱怨道,“青龙常说我笨,原来都是被大小姐敲笨的!”

    “敲一敲,你才能开窍,不敲你更笨了!”风无双一把拉过他,朝隔壁间走去。

    水无痕经过那间屋子时,好奇地想探过去看看,却也被风无双一把拉过,朝议事间走去。

    到了议事间,白虎便将今探得的一切况想风无双做了详细的汇报。

    “我趁他们都去密室看闹的时候,去了趟林学士的书房,我在那里看到了一封书信,信纸泛黄,纸张的一角还有磨损,看样子这封信经常被人拿出来翻阅。”

    “信的内容是什么?”

    “信是一名叫做翠侬的女子写的,字迹还算工整,她向林学士哭诉,说她已经怀六甲,想借一地方将孩子平安地生下来,即便是没名没分也无所谓,只求林学士能将孩子收留下,她便无牵挂。”

    “还有其他的信么?”

    “有,还有一封,笔迹不同,应该是翠侬让人代写,信上告诉了林学士她下榻的客栈和孩子的一些事,但有些地方被血迹污染了,我看不清……”

    风无双眯了眯眼,“看来,我们必须再去一趟林学士府邸!”

    那些信若是偷拿出来,必定会引起林学士的怀疑,她必须亲自去看个究竟。

    “大小姐,林学士一向都支持秦王的,你为何还要对他防一手?”白虎摇头表示不解。

    

重要声明:小说《一等狂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