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一起沐浴吧娘子!】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临水阁 书名:一等狂妃
    76.【一起沐浴吧娘子!】(2184字)

    “遵命!”尤力因为之前风无双的出言相助而对这个未来的夫人心生好感,立刻领命退下。

    风无双淡笑,“你说的!”他这般有自信!

    “恩,是为夫说的!”凤清歌扬眉笑的自信。

    言罢,他径直抱着风无双朝自己的营帐走去。

    后叶天歌淡淡一笑,对白虎道,“看来我们又多了两个伙伴!”

    白虎朝玄武看了一眼,“大哥,你怎么穿成了这样啊!”

    玄武白了他一眼,“你也好不到那里去!”

    “就是,话说你到底是男滴还是女滴啊?”朱雀一公主粉衣走到他跟前,上下打量了一番,眼里露出好奇。

    白虎脸色一绿,连忙撕下人皮面具,冷声道,“睁大你们的钛金狗眼,看清楚小爷我可是百分百的男子汉!!”

    “哦,原来长了一脸的麻豆儿,难怪不敢用真面目示人!”朱雀却笑得得意像只计得逞的小狐狸。

    “你!”白虎一向最讨厌别人说他的麻雀脸,这一下子被激怒了,顿时抄起家伙要和她拼命,“你丫的,别走!”

    朱雀连忙躲在了玄武的后,朝他吐了吐舌头,“切,有本事,你过来啊!”

    叶天歌忙拉住暴走的白虎,“你就别老是和她斗了,你又打不过玄武!”

    他无语,也亏得玄武受得了朱雀那脾气。

    果然白虎的脸色更难看,他抬头看了一眼,面无表的玄武,“玄武,我要向你挑战!”今天他非要夺回自己的面子不可!

    玄武依旧面无表,朝风无双和凤清歌的方向看了看,一把将后的朱雀拎了出来,“她给你了,你们两好好打,青龙你做裁判!”

    言罢也不理会后的朱雀的吼叫,朝凤清歌的营帐走去。

    “喂,玄武你这个没良心的,给我站住!”朱雀怒吼,见玄武不为所动,她以自己的份命令道,“玄武,我以公主的份命令里,马上,立刻给我回来!”

    谁知,玄武依旧不为所动。

    “玄武!”朱雀嘟着嘴,一脸的愤怒。

    青龙走到她边,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好啦,你也别不平衡了,和大小姐比起来,你的确有那么点微不足道!”

    他这话一出,朱雀倒是回了神,“哎呀,大小姐呢!”

    “……”白虎无语,她丫的之前到底神游到那里去了!

    凤清歌的营帐里,尤力脚程快,在凤清歌之前便赶到了营帐,立刻吩咐下人准备水和花瓣。

    当凤清歌抱着风无双到达营帐时,他们已经准备好一切。

    “你们都下去吧!”凤清歌环视了一下,便吩咐,“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靠近这营帐三步之内!”

    “遵命!”尤力领命退下。

    小青蛇和火麒麟也被留在了帐外,尤力为它们另行准备了一个住所,但它们似乎不愿离开风无双很远。

    最后凤清歌命人在帐外又弄了两个小帐篷,两只才安分了下来。

    帐内只剩下凤清歌和风无双两人。

    “娘子,为夫为你沐浴……”凤清歌笑得邪魅,刚想抱着她美滋滋地朝木桶走去,却感觉一阵冰凉从脖间传来。

    他低头看去,见风无双睁开了眼,正用两指点住他脖间的大道,“抱歉,我不喜欢洗澡时有人在边!”

    凤清歌笑了下,却没有退却,“娘子多心了,为夫只是想给你疗伤。”

    “疗伤?”风无双刚说完,一阵血腥味便翻涌上来,她忙按住口,咬牙将那股血腥味压下。

    “你瞧,为夫没有说错吧,之前你用了太多内力,强行提升到了紫竹的境界,如今内力耗损过度自然会气血狂走。”

    “要如何疗伤?”风无双倒是明白他的苦心,只是,她看了一眼那木桶,貌似只能仅够容纳两人,他们要是一起岂不是要紧密相贴。

    “怎么,我们之间还有什么不能坦然相对的么?”凤清歌眯起眼,笑的无邪,眼底流转着一朵朵桃花绽放。

    “还是说,娘子你比较害羞?”凤清歌眨了眨眼,笑的暧昧。

    “噗嗤……”

    风无双没忍住,喷了一口血出来。

    凤清歌眉头一皱,随即抱着她径直朝屏风后的木桶走去,将她的湿衣裳解开。

    随即风无双那完美无瑕的肌肤便呈现在了他的眼前,那一瞬,他眼前一亮,喉头上下滚动了几下,忙运功按捺住心头的那一阵**,撇开眼不敢去看。

    原来他也不是圣人,面对心的女人时,他也难耐那股子冲动。

    “你不是要为我疗伤!”风无双忙运气压住在体内暴走的血流,拧眉看向转过去的凤清歌。

    这丫的该不会是害羞了吧!

    刚才也不知是谁笑的那般得意!

    凤清歌忙深吸了口气,三下将自己的衣裳解下,风无双登时睁大了眼,他那精壮的躯便**在了自己的眼中。

    哇!

    她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很优秀,不仅样貌出众,那材也是无可挑剔。

    “该死的!”

    风无双感觉一股更为强大的气血从**暴走,她又没能忍住,鼻子流出了血。

    她这回忙抬头,伸手捂住鼻子,哀叹,她一定是yu太久了,怎么就是见了他的子便流鼻血了!

    “娘子,为夫为你运功打通血脉,你便自行运功,令血流通畅!”凤清歌见风无双立刻转过,仰头不敢看自己的那副可的样子,心一甜,他真的很想抱住她,可惜如今她有伤在,他不可以对她做出那般激烈的事儿。

    他只好忍住!

    “恩!”风无双忙擦拭了鼻血,打坐运气。

    凤清歌便用双手按住她的背,为她运气打通血脉。

    风无双感觉一阵暖暖的气流从背后传入,流走四肢,顿时,体内那股暴走的气血被那道暖流引导着逐渐平和了下来,她忙运气,一股真气自小腹而起,缓缓地融入了那股真气中,三股真气合二为一,朝天门冲去。

    风无双感觉自己的子逐渐变得轻盈,随即浑开始燥起来,那一股暖流逐渐升温,最后直大脑的天门而去,瞬间,她感觉一阵的强大白光朝自己袭来。

    子便如同火一般燃烧了起来!

    “啊!”

    风无双无法忍受那股火,她猛地睁开了眼,双手朝天张开,只是瞬间,那双眼又成了紫色重眸。

    “无双!”

    凤清歌担忧地喊道,随即将她搂进了怀里。

重要声明:小说《一等狂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