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之死地

    纳兰泓诧异的看着抓住自己衣角的小手,抬头,对上珊瑚坚定的眸子。[非常文学].

    “纳兰泓,等一下,我有办法。”

    残留着泪水的小脸上,那双眸子里的坚定之色闪耀着异彩,亮丽的让人挪不开眼,让他的脚步停了下来。

    时间紧迫,来不及多说,纳兰泓任由珊瑚“唰”的一声撕下自己的一幅衣角,挂在悬崖边的一蓬荆棘上,

    又看着她脱下一只鞋放在悬崖边,抱了个大石块过来,推下悬崖。

    做好一切,珊瑚走向纳兰泓“我们先到那里躲一躲”

    顺着珊瑚手指的方向,纳兰泓眼底诧色一闪而逝

    临危而不乱,置之死地而后生,这个女子,果然不简单。

    珊瑚管不了纳兰泓眼中的变幻莫测,拉着纳兰泓走回陷阱旁,费力的爬到马车底下的缝隙边,将纳兰泓推到里面藏好。非常文学

    纳兰泓沉默的任由珊瑚摆布,黝黑的眸子里波涛汹涌。

    珊瑚只当纳兰泓是不屑这样的行径,低声解释“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纳兰泓了然一笑,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车底空间太小,堪堪够两个人藏,两人刚刚藏好,头顶上就响起了杂乱的脚步声。

    听着脚步声从边经过,珊瑚将纳兰泓往里挤了挤,手却不自觉的抓紧了纳兰泓的衣角,手心渗出汗来。

    紧闭着双眼,心里不住自我催眠:“找不到,找不到。”

    察觉到她的子在微微发抖,纳兰泓眸子里闪过一抹探究之色。

    翻手将她的手握在手心,安抚般的捏了捏。

    奇异的,珊瑚那颗慌乱的心居然安定下来。

    “少主,都找过了,没有?”

    低沉的声音在头顶不远处响起。

    “少主,只找到这只鞋和这个,这块衣料看起来是纳兰泓的,这鞋好像是另外那个小白脸的,悬崖边也有东西落下去的痕迹,应该是掉下去了。”

    “饭桶,我不是说过,另一个人不能伤他么?”声音的主人压抑着怒气开口。

    “另一个人”指的应该就是自己了,珊瑚觉得那个人的声音很熟悉,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

    “马上给我下崖去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

    一阵脚步声过后,珊瑚正想起,探出头去看看那人是谁,却被纳兰泓一把抱住,正要开口,纳兰泓的唇就堵了上来。

    “……”

    珊瑚不敢置信的瞪大眼,天哪,这家伙不会是为了要报答我的救命之恩想以相许吧?

    可是这个地点也太……那个了吧

    珊瑚疑惑的瞪大眼,却看见纳兰泓的眼中没有“以相许”的含脉脉,只有严肃的暗示。

    那么明显的暗示,是要自己……

    别出声?!

    珊瑚眨了眨眼,表示明白。

    纳兰泓略带遗憾的移开堵住珊瑚的唇,用目光示意珊瑚向上看,目光却流连在她的唇上,不愿移开

    她的唇比他想象的柔软,味道也比他想象的甜美。

    珊瑚顺着纳兰泓的目光透过马车上的缝隙向上看去,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气。

    纳兰泓收回心神向上看去,在心底冷哼一声,果然不出所料。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绿鬓红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