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的心事

    在几个奉茶路过的小厮丫鬟惊呼声中,李百回过神来,刚想上前,就觉得眼前影一晃,蓝浩已经从纳兰泓手上抢下珊瑚。大文学

    李百看了蓝浩一眼,迈出的脚步又收了回去。

    扶珊瑚站稳,蓝浩很君子的退后一步,低声道:“势所迫,请修缘见谅。”

    珊瑚诧异的看着蓝浩淡然的眉眼,“这个人,自己看不懂。”明明知道自己是女子,却准备了男装,明了男女授受不亲,却称自己为“修缘”。

    奇怪之下,一时忘了刚才之事,只知道愣愣盯着蓝浩看。

    纳兰泓眉头微不可见的皱了一下,剑眉一扬,笑道“要不要再吻一次?”

    “你……你……你……”想起刚才之事,珊瑚用颤抖的手指着纳兰泓,一连说了好几个“你”都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大文学

    蓝浩往前一步,遮住纳兰泓的视线“九王爷,你确实过分了。”

    “你这是……”听出蓝浩语气不善,纳兰泓疑惑的开口,若有所思的打量了蓝浩一番,又看了看珊瑚,“这样的货色,本王没兴趣。”说完转,拂袖而去。

    挑衅啊,这绝对是赤..的挑衅,

    “纳兰泓!”珊瑚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叫出这个名字,只有珊瑚自己知道,刚才纳兰泓巧妙的侧,遮住众人的视线,假装温柔,其实是用手捂住珊瑚的嘴,在自己手背上重重亲了一下。大文学

    在众人看来就是九王爷纳兰泓当众亲吻公子李修缘。

    珊瑚正要冲上前去与纳兰泓理论,却被李百一把扯住。

    珊瑚使劲挣扎的同时,嘴上也不消停:“纳兰泓,你变态,男人你也亲,表哥,放开我,放……”

    “够了,你还嫌闹得不够丢人吗?”李百只觉得心里乱得慌,忍不住厉声呵斥道。

    李百从来没这么大声对自己说话过,珊瑚一愣,气的发抖,不敢置信的用手指着李百“表哥,你……你也欺负我。”

    “我……”李百愣了一下,正想解释,珊瑚一把推开他,丢下一句“你们都是坏人。”边哭边跑了。

    李百觉得头越发疼了,只是秀媛丢下的烂摊子还得替她收拾。

    转,风度翩翩的向蓝浩一拱手:“表弟年幼无知,让公子笑话了,不知九王爷那里可否请公子代李某陪个不是?”

    “百少言重了,今之事,九王爷也有不是之处,我自会去说,你快些去安慰一下修缘才好。”蓝浩和纳兰泓交好众所周知,他这么说也是答应做和事佬了。

    “如此,李百就先行谢过,改再带修缘前来赔罪,告辞。”

    蓝浩也不留他,微微一点头,让管家送客。

    看着李百追着珊瑚而去的背影,蓝浩有一瞬间的出神,如果自己不约“他”游湖,就不会有今之事了吧,本来是想让“他”散散心的,结果却适得其反,这是天意么?

    泓一向不是轻浮之人,怎么会对“他”如此?难道他……

    希望是自己多虑了,甩了甩头,蓝浩转向书房走去。

    桌上,青玉镇纸压着一副画,寥寥数笔,勾勒出一片桃花,花下一个旋转的影,亦男亦女的面容,笑靥如花,眉眼间与珊瑚有几分相似,旁边题记处一片空白。

    蓝浩略一思索,提笔落款:

    千年劫一朝引,万载缘半空。总道有长久时,远隔天涯无不同。繁华满眼犹未觉,凄凉转眼便成空。一腔血酬知己,洒去犹能化长虹。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绿鬓红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