郡马表哥

    想着官职没谋到,到先赔进去一个李百,珊瑚沮丧不已,一个劲的低着头,也不去听皇帝的封赏。大文学

    看珊瑚一脸沮丧,纳兰泓忽然很开心,微微一笑,再度开口:“皇兄,臣弟有个想法,李修缘才思敏捷,书法却拙劣到极点,想来是从小未经教化之故,封给他一官半职也不大妥当,不如将李修缘赐予臣弟,当个伴读书童,每里臣弟教他些书画,也不枉费他有如此才思,好在后为我国再添新锐。”

    “什么?如此一来,岂不是官也没得做?纳兰泓,我上辈子跟你有仇啊?”珊瑚在心里将纳兰泓的祖先们问候了一遍。

    在皇帝面前,珊瑚敢怒不敢言,只得用眼睛狠狠瞪着纳兰泓,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的话,纳兰泓已经首异处了。大文学

    谁知纳兰泓看见珊瑚气鼓鼓的样子,笑得愈加灿烂了。

    蓝浩轻轻往前一步,遮住纳兰泓的视线:“皇上,臣不才,愿替王爷分忧,指点修缘一二。”

    皇帝点点头,“蓝卿的书画当世无双,由你教李修缘再合适不过,”转向纳兰泓,意味深长的道“皇弟你还是当个逍遥王爷的好。”

    一句话说得话中有话,纳兰泓笑了笑不再坚持。

    皇帝又分别给了蓝浩、李百、何夕三人赏赐,大家各自归座,开始欣赏歌舞,赏花品茗,席间其乐融融,只有珊瑚心中有事,一顿饭吃的是食不知味。大文学

    回到李家,珊瑚就急急忙忙往自己住的院子赶,李百紧随其后,叫了她几声她都不理会,李百足尖一点,跃到珊瑚面前拦住她:“媛儿……”

    珊瑚不着痕迹的退开:“郡马表哥,恭喜你。”

    李百无奈:“你听我解释。”

    珊瑚别过脸去:“有什么可解释的,我跟你没什么关系。”

    李百眼中痛楚一闪而逝,拉住珊瑚:“媛儿,你别这样,要知道皇命难违,我这么做也是不得已。”

    珊瑚抬头,直视李百:“你可以拒绝。”

    李百顿了顿,颓然道“你让我如何拒绝?如果不是我,今天的郡马就是你,如果是你当了郡马,到时候被郡主发现你女扮男装,就是欺君的死罪,你明不明白?”

    “不明白,不明白,我不明白。”知道李百所言不假,珊瑚烦躁的甩开李百,跑回了房间。

    李百没再阻拦,眼中的各种愫消失不见。

    堇色和一个黑衣人从暗处转出,黑衣人对着李百行了一礼:“百少,”

    “找到了么?”

    “没有,躲得很紧。”

    “呵呵,不亏是那个人啊。”李百低笑一声,仰头向天,眼中厉色一闪而逝“继续找。”

    “……”

    “有问题?”没听到回答,李百微微侧头。

    “百少,为什么还要找他们?”黑衣人说出一直以来的疑惑。

    “刷”的一声,黑衣人只觉得眼前白影一晃,喉上就多了一道淡淡的血痕。

    “那个人很难掌控啊,找到他们就多了一份筹码,以后问题不要那么多。”

    “是。”没有再问,黑衣人退下,背上早已被冷汗浸透。

    “堇色,走。”李百叹息般的吹落掌心一片翠绿的竹叶,与堇色一起离开。

    地上,竹叶边缘一丝黯红。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绿鬓红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