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不容易

    随着一声“皇上驾到!”众人簇拥着一抹明黄缓缓而来。

    珊瑚有模有样的抖开衣服前摆,腰肢一扭,仪态万千的盈盈跪下。看得珊瑚后的堇色忍不住翻白眼,差点泪奔,这个就是练习了七天的结果啊。

    珊瑚面色含羞,认真的低着头,是到了检验成果的时刻了。

    话说为了今天的这个诗会,为了这一刻齐刷刷的下跪,齐刷刷的坐好,珊瑚从进入决赛之起就被李百安排参与宫廷礼仪培训,以保证不在诗会上失仪。

    从行走到端坐,到下跪,对于珊瑚这个习惯了现代礼仪的人简直就是一种折磨,珊瑚显摆的拿出早已准备好了的“跪的容易”,心花怒放的给李百讲解功用,却遭到李百的一番严厉呵斥。

    珊瑚现在还记得李百当时的说辞:“你要见的是皇上,我国的主宰,系着这个东西进去,一个不慎,轻则会被认为是对圣上的大不敬,让人以此说事;重则可能被御前侍卫误认为是刺杀暗器,人头落地,如果你还要如此胡闹,你就本本分分的呆在府内,不要再提什么报仇之事。”

    一番话说得珊瑚哑口无言,怎么在别人那里“跪的容易”大行其道,在自己这里就不容易?怨只怨自己没穿好。哀叹了一回,珊瑚只得把小玉赶了一晚上才做出来的两个护膝压到了箱子底。

    皇帝坐定后,太监宣布了“平”,众人齐齐坐下,一切井然有序。

    “皇帝耶,穿越中仅次于王爷的最佳夫婿人选。”珊瑚坐在末尾,很想伸长脖子看看瓜瓜帝国的皇帝长什么样,又不敢造次,只得拼命忍住,只看到皇帝边一戎装的皇甫烽。

    站在珊瑚后的堇色看她在凳子上扭来扭去,掌心攥了一把汗,已经开始严重怀疑百少当初选择秀媛表小姐是对是错,答应表小姐女扮男装来参加诗会又是对是错。

    千算万算,百少还是忽略了表小姐的适应能力,培训了那么些天,加上前一天晚上精神高度紧张没睡好,皇上还没来,表小姐就睡着了;睡着了也就算了,她还当众推倒九王爷;当众推倒九王爷也就算了,她还想抬头看看皇上长的什么样子。

    堇色已经隐约看见百少额上的青筋在突突跳动了。

    大概古往今来开会都大同小异,现代开会,台上领导们讲的吐沫横飞,台下小兵们昏昏睡。现在也是一样,台下众人各怀心思,皇上边一个文官模样的人站出来说一番歌功颂德的话。无外乎“多亏当今皇上英明神武,我们才有机会在这么一个风和丽的天气里,那么多人欢聚一堂,举行这么一个诗会,这个诗会是多么的有意义,多么隆重,你看为了庆祝这个诗会的隆重召开,那些花儿开的是多么艳、多么的惹人怜,那些叶子是多么的绿、多么的好,那阳光是多么的温暖、多么的灿烂,路边老大娘脸上的笑容是多么、多么的慈祥……”

    一席话,说得皇帝老儿眉开眼笑。当然,珊瑚坐的位置看不清皇帝到底笑没笑,但是想来应该是笑了的,因为这么无用甚至无聊的歌功颂德如果皇帝不高兴的话早就让住口了。

    就在珊瑚昏昏睡的当口,诗会开始了。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绿鬓红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