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是他

    屋里,珊瑚窝在上,思绪如潮。

    “到底会是谁?是谁跟李家有这样的深仇大恨,非要李家家破人亡才甘心?”窝进角,珊瑚将穿过来之后遇见过,跟自己结怨的人在脑海中过滤了一遍。

    东街的毛头小子阿赖,虽然自己跟他抢了最后一串冰糖葫芦,但还不至于要人家破人亡吧。

    说书的那个老先生,好像上次向蓝老太太举报过他的不轨行为之后,他就销声匿迹了,一个说书先生也掀不起什么风浪。

    上次在街上调戏十三娘的几个纨袴子弟?应该不是吧,他们不是被皇甫烽教训了么。

    皇甫烽?!

    想到皇甫烽,一张冷峻的面孔跳了出来,难道是他?

    珊瑚心中一惊,从上跳了起来。

    自己在房里听到的不是“把李秀媛交出来”应该是“把李修缘交出来”。那群人夜闯民宅却咋咋呼呼,丝毫不怕会惊动巡城的士兵;自己从后巷跑到前门一盏茶的功夫,他们已经把火烧得那么大,救火的人没看到有人进出,说明他们训练有素,一击之后立马撤退,这样的人应该是军队才有,能够调得动这样的人,除了皇甫烽,还会有谁?

    可是皇甫烽,为什么要置自己于死地?难道是因为蓝兰小姐?上次自己已经跟蓝兰的贴丫鬟说明自己是女的了啊。莫非那个丫鬟没有解释清楚。

    虽然心里已经有了些许眉目,珊瑚还是不想轻易下结论,毕竟这是关乎到人命的事,这么大的事,还是要找个人商量一下比较好。

    想到这里,珊瑚就起对着屋外叫道:“小玉,帮我梳妆,我要去见表哥。”

    珊瑚觉得还是叫李百表哥比较好,毕竟在现代直呼其名是很正常的事,在古代就是对人极大的不尊重。

    李百和堇色坐在书房里,皱眉商量着什么,看见珊瑚进来,李百忙迎了上去“媛儿,你怎么不好好休息,跑出来干什么?”

    “表哥,我没那么弱不风,如果不是堇色那一掌,我可能不会昏倒。”珊瑚勉强笑了一下,对着堇色调侃道。

    “是小人言行无状,一时急,冒犯表小姐。”堇色连忙向珊瑚施礼道歉。

    知道堇色是李百的心腹幕僚,珊瑚笑了笑,不纠结于此,转向李百,艰难的开口:“表哥,不知昨夜之事你如何看?”

    昨夜之事太过沉重,方才的打趣调侃只是为了缓和气氛,珊瑚实在笑不出来。

    “昨夜之事确实蹊跷,堇色,你说说看。”李百转向堇色。

    “是,”堇色抱拳,“昨天小的和百少路过百家巷,听闻失火赶去看时,恰好看见表小姐要往屋里冲,百少冲进火场后,小的因为担心所以打晕了小姐跟了进去,结果看到有几个黑衣人鬼鬼祟祟的溜走,小的追了一程没追上。今天一早小的奉命前去报官,结果官府的人一口咬定李家是自己不慎失火,勘验现场也是马虎应付,草草了事,好似有意隐瞒什么。”

    珊瑚的拳头狠狠的握紧,看来可以肯定了,连官府都不敢得罪,又跟自己有仇之人,除了皇甫烽,还会有谁?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绿鬓红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