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之欲出

    “泰哥,秀媛后背的蝴蝶型胎记还在,上次从梨树上摔下,脑后掉了一小块头发,现在还秃着,你说的不可能吧。”阿兰看着一脸沉重的李玺泰,忧心忡忡的说。

    李玺泰苦笑了一下:“阿兰,我何尝希望自己的猜测是真的,可是今天李百跟我说秀媛在林家诗会上夺得了头筹。”

    “什么?头筹?”显然知道林家诗会头筹代表的意义,阿兰忍不住惊呼起来。

    “没错,其它的你还发现什么?”李玺泰冷静的问道。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从前媛儿最喜欢……”

    昏黄的烛光映照着两个表沉重窃窃私语的父母,一夜到天明。

    ——————————————

    第二天,珊瑚起了个大早,蓝浩那副字已经拿去装裱好久了,总被这样那样的事耽搁,要早些拿回来才是。

    正准备出门,就被秀媛娘叫住了“媛儿,你来,爹娘有话对你说。”

    “可是娘,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要出门。”珊瑚拉着秀媛娘的手撒道。

    平时这招屡试不爽,这次却失灵了,秀媛娘也不理她,径直进了主屋,珊瑚没办法,只好跟了进去。

    左右一看,翠娥和秀媛外婆也不知去了哪里,秀媛爹坐在主屋,满眼血丝,一脸凝重,珊瑚这次发现气氛不对,仔细一看,秀媛娘一双眼睛也是红肿。

    “娘,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么?”珊瑚疑惑的问道。

    “爹?”见秀媛娘不应她,珊瑚疑问的转向秀媛爹。

    秀媛爹艰难的笑了一下:“不用这么叫了,请问高人到底是谁?来我李家的目的是什么?”

    “爹,你在说什么?我怎么不懂?”珊瑚还想装傻。

    “还要装么?”秀媛爹苦笑了一下

    “我的媛儿会写一手漂亮的梅花小篆,可你连握笔都不会。”

    “我的媛儿虽然调皮,但最女装,可你却喜好男装。”

    “我的媛儿每夜入眠之前必定要她娘帮她梳繁杂好看的髻,而你却觉得累赘麻烦,要散发入睡。”

    “我的媛儿从小识字,却不会作诗,可你却夺得林家诗会的头筹。”

    李玺泰一桩桩一件件细细数来,珊瑚无言以对,只好苦笑了一下。

    见她一副默认的样子,阿兰痛苦的哀嚎了一声,扑上来扯住珊瑚:“你到底是谁,你到底是谁?你把我的媛儿,你把我的媛儿怎么了,你说呀,你说呀?”

    李玺泰过来抱住绪激动的阿兰,沉声对珊瑚说道:“你到底是何人。”

    唉!想不到还是要一个人啊。见无法否认,珊瑚在心底叹了口气,抬头直视二老“我是秀媛,但又不是秀媛。”

    被她的话搞糊涂了,阿兰一时忘记了哭泣,只呆呆的看着珊瑚。李玺泰皱起眉头,审视的看着珊瑚。

    “我不知道接下来我说的话你们能理解多少,但是,请相信我没有恶意。”珊瑚给二老倒了杯水,在桌子旁边坐了下来。

    李玺泰拍了拍阿兰的手背,给她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两人在桌子旁坐了下来,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真相呼之出。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绿鬓红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