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的试探

    听翠娥讲完八卦,恰好可以吃晚饭。

    饭桌上秀媛爹一言不发,显得心事重重的样子,为了调节气氛,珊瑚把一天的见闻讲了出来,特别是讲到瓜师那一段,她本来口才就不错,加上自己亲眼所见,更是将瓜师的技艺吹嘘的神乎其神。听得翠娥和秀媛外婆、秀媛娘惊呼连连。当然,珊瑚也没忘记将自己在林家诗会上夺魁的事略过,正讲得眉飞色舞之时,秀媛爹忽然将碗重重往桌子上一放,冷哼了一声,进了主屋。

    桌上一下安静下来,四个女人面面相觑。

    “阿兰,阿泰他怎么了?”秀媛外婆小声问道。

    “娘,没事,听说是今天李家的人来了。”秀媛娘也小声回到。

    “那你去看看他。”秀媛外婆更小小声道。

    秀媛娘起去了,“外婆”珊瑚小声叫道,正想问一下为什么要这么小小声。

    外婆看了珊瑚一眼,神秘兮兮的:“小孩子家家的,别管那些,吃饭,吃饭。”

    ————————————————

    阿兰走进屋时,就看见李玺泰坐在桌子旁,一脸凝重,这个表,她只在八年前看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轻轻走到李玺泰边坐下,握住他的手,柔声道“泰哥,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李玺泰抬头看了看妻子,勉强一笑,反握住她的手:“阿兰,你有好久没帮媛儿洗澡了,帮她洗个澡,顺便看看她脑后的疤长好了没?女孩子家,不要留疤才好。”

    虽然奇怪李玺泰这样的安排,但一向习惯了惟夫命是从,阿兰也没多问,回屋准备去了。

    ————————————————

    “娘,不用你帮我洗,我自己真的可以的。”穿过来好久,珊瑚还是有点不习惯在外人面前’露体,从小一个人**贯了,什么都是自己动手,虽然秀媛娘是这个体的娘,可体里的人已经换了,珊瑚还是会本能的有些排斥。

    每次秀媛娘都会被珊瑚以各种理由推出门外,这次秀媛娘却异常坚持,珊瑚没办法,只好让秀媛娘帮自己擦背。

    “秀媛,感觉怎么样?”秀媛娘轻柔的帮珊瑚捏着肩,力度刚刚好。

    如果是别人肯定是享受非凡,可惜珊瑚是个土包子,只觉得浑僵硬,随便擦了几下就说洗好了,将秀媛娘推出门外自己穿衣服。

    穿好衣服,秀媛娘又拿了块干布过来帮她擦头发,折腾了一会帮珊瑚挽了个繁复的髻。

    “娘啊,快睡了你还帮我做那么复杂的髻干嘛?快帮我解了,好重。”珊瑚无奈的抱怨道,没看到秀媛娘眼中一闪而逝的惊讶。

    “哦,好,娘帮你解。”秀媛娘颤抖着手帮珊瑚把发髻解散,轻轻拉开珊瑚衣服的后领,状似无意的看了一眼,那里,一个蝴蝶形状的胎记安静而卧。

    神经大条的珊瑚那里发现这些,挠了挠头,睡眼惺忪的爬上,跟娘道了声晚安,会周公去了。

    秀媛娘走到门边,刚想关门,听到珊瑚咕哝了一句梦话,脚步一滞,回望一眼睡在上的珊瑚,眼中复杂的愫一闪而过。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绿鬓红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