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影重重

    珊瑚那里明白洛儿心中种种,见洛儿急急离开,自己叫她也不回头,猜想她可能有急事,想起自己出门几,又被关了一天,现在天色已晚,家人一定很担心,也顾不上洛儿啊、蓝兰啦,就急急忙忙往家赶。

    远远看见自己家亮着灯,昏黄的烛光此刻显得无比温馨,珊瑚心中一暖,心也好了起来,一边小跑一边开心地唱:“门前一只小乌鸦啊,呱呱呱呱找妈妈呀,妈妈妈妈不在家呀,急急忙忙赶回家。”

    进得家门,屋里点着蜡烛,院子里黑漆漆的一片,珊瑚闷着头往屋里冲,被院子里一个人绊了一下,脸朝下摔了个嘴啃泥。

    “哎呦,是谁大半夜不睡在院子里干嘛呢?”珊瑚捂着鼻子翻坐起,边骂边回头。

    泪眼朦胧中看见一个黑影披散着长发,一袭白衣,血红的双眼,嘴里发出“呜~~~~~呜~~~~~~”凄楚的哭声,对着珊瑚伸出手来。

    “秀媛,你害的我好苦。”

    “鬼呀!”珊瑚惨叫一声,跌跌撞撞的从地上爬起来,扭头就想跑,结果一回头,面前又伸过来一颗头颅,满是皱纹的脸,花白的长发,颤巍巍的手中还端着个碗,对着珊瑚咧嘴一笑。

    “孟婆??”昏暗的夜色中,

    珊瑚吓得腿一软,一股坐回地上,眼角余光看到屋里又飘出来两个披着长发,穿着白衣的人影。

    难道我又回到了冥界?想到这里,珊瑚两眼一翻,往地上倒去,晕了。

    迷迷糊糊中,听得一个男声问自己:“穿还是不穿?”

    是胖老头吧,肯定是问自己要不要穿越的。

    “不穿,不穿,我再也不穿了。”

    “你确定不穿了?”

    “不穿了,真的不穿了。”

    “不穿就算了,饶过你这一次。”

    周围安静了下来,听到“不用穿”了,珊瑚安心的睡了过去。

    呼,不用穿到陌生的古代了,眼睛一睁开自己就在现代,有发达的科技,虽然没有家庭的温暖,可是有死党,有好友,一切都只是一场梦而已。

    直到温暖的阳光照在脸上,珊瑚才睁开眼睛。

    古朴的木、木桌、木椅,铜镜,还有面前这个梳着双髻,穿着翠绿色裙子名叫翠娥的小姐姐,呜呜~~~~~~~~自己不是穿回去了吗?现在是怎么回事?

    珊瑚睁开眼睛,又闭上,怀疑自己是不是还在梦中。

    “娘,娘,秀媛醒了,你快来看看,她是不是傻了?”翠娥看着珊瑚睁眼、闭眼,睁眼、闭眼,不明白她要干嘛,叫着跑了出去。

    珊瑚摇摇头无奈的坐起,看着急急忙忙从屋外进来的秀媛娘,一切仿佛又回到了自己刚刚穿过来时的模样,翠娥虽然改了台词,但那咋咋呼呼的样子也差不多。

    自己如果穿回去了,现在是个什么况?

    这些呀、桌呀、椅呀、秀媛娘、翠娥、还有镜子里小小的女娃儿,分明都是瓜瓜帝国的人。

    如果自己没穿回去,昨天鬼影重重和那些关于穿还是不穿的对话又是什么个况?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绿鬓红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