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十三娘

    珊瑚浑一僵,一把推开桃,想解释一下。

    桃又欺上来,搂住珊瑚的脖子:“公子,救救桃,那些人给桃下了媚药,桃是宁死也要保住清白的,但如果是公子的话,桃愿意。”边说边将火的红唇凑上来,要吻珊瑚,那边一双小手胡乱扯着珊瑚的衣带,一副火焚的样子。

    珊瑚挣脱不得,急之下只好大吼一声:“我自己来。”

    桃一笑,羞的转,脸上却闪过一丝失望之色。

    缓缓将衣物褪下,只留一件粉红肚兜,雪白修长的大腿,光滑的肌肤,盈盈一握的细腰,玲珑的材,现,让男人垂涎滴的精致面孔,一切完美到无懈可击。

    桃扬起最为媚的表,一阵寒流扑面而来,下意识的出掌,却心念一动,掌风一偏,任由一盆冷水将自己淋了个透。

    透过额头上流下的水滴,桃看见珊瑚抱着个木盆问:“这样有没有好一点?”

    没有垂涎滴,甚至没有一丝猥亵,漆黑的眸子里是认真到不能再认真的关切。

    “不知道,你说呢?”桃低头,额前的发遮住了眼眸,看不清脸上的表

    “那个,你先收拾一下。”珊瑚将木盆往桃手中一塞,转跑出了房间,将门拉上。

    屋里,桃捋了一下额前滴下的水滴,嘴角扬起一抹莫测高深的笑意。

    “想不到名满江湖的十三娘,也会将到嘴的放在屋外。”伴随着冷冷的男声,珊瑚跟在皇甫烽后面进了屋子。

    桃旋,将上一幅帐子扯了裹住子,斜倚在上,媚笑道:“怎么,皇甫将军也对奴家的买卖感兴趣么?”

    珊瑚疑惑的看看皇甫烽又看看桃,傻子也看得出来,桃不是表面的农家女那么简单。

    可是,谁说了将军就一定是好人的,总不能看女同胞受欺负吧。

    左右一瞄,刚才那个木盆还在,趁皇甫烽全神贯注防备桃的时候,珊瑚拎起木盆就朝皇甫烽砸去。

    听得后劲风一响,皇甫烽就急忙转,一拳将木盆砸的粉碎。

    高手对决,一瞬决定胜负,十三娘趁机从敞开的窗户跳了出去,跃上屋顶几个起落就跑远了。

    远远传来美的笑声:“修缘公子,今相救之恩奴家记下了。”

    皇甫烽追到窗口,门外也跑进几个官兵模样的人还想再追,被皇甫烽止住了“跑了。”

    一个领头模样的将珊瑚架住,请示道:“将军,这个小白脸怎么办?”

    “你是李修缘?”虽然是疑问句,但用的是肯定的语气。

    看着面色不善的皇甫烽,珊瑚只好赔笑道:“是。”

    看着唯唯诺诺的珊瑚,皇甫烽越发笑了起来,珊瑚却只觉得头皮发麻,将军大人的笑好恐怖哦,会不会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果然,皇甫烽一甩衣摆,几乎是咬牙切齿的道:“你们看着办。”丢下一干人等就出了门。

    一干人等面面相觑了一会,忽然露出心照不宣的笑,领头的一把揪住珊瑚的衣领:“小子,带你去个好地方。”也不征询珊瑚同学的意见,直接把她连拉带拖的弄走了。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绿鬓红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