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好就收

    蓝公子若有所思看了看珊瑚,也不再追问,恰好侍女过来告之文房四宝已经备好,蓝公子问了珊瑚酒楼的名字转进了书房,不一会,就有两个侍女捧了副卷轴出来,白色的宣纸上“醉仙居”三个大字如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

    珊瑚笑得眼睛都眯了,三千金珠呀,自己也是有钱人了。仔细将卷轴收好,又端起茶来抿了一口,心好,这苦涩的茶叶也好喝起来,人家给了这么大的好处,自己也不能吝啬,忍不住就开口夸奖道“这茶不错呀,苦涩过后居然还有一丝甘甜,恰到好处,却不影响茶的清香。”

    蓝公子还没开口,蓝公子边一个溪儿就骄傲的插嘴:“废话,这是顶级云顶雪雾,一叶价值千珠,每年只得六角,全部为贡品,三角留在皇宫,其余三角一角作为皇家季赛诗会的彩头,被我家少爷独占鳌头拔得头筹。剩下两角分别赏给了为国尽忠职守的皇甫将军和九王爷。”

    听溪儿这么一说,珊瑚忙数了数杯子里的茶叶,呀,貌似自己刚才已经喝了几千金珠了,不行,得让侍女再续点水,一定要喝个够本。

    蓝浩和几个侍女目瞪口呆地看着珊瑚像个乡巴佬似的要侍女一直续水一直续水,直喝了十多杯,蓝浩忍不住开口:“那个,公子口很渴么?”

    珊瑚觉得自己确实喝不下去了,才收了杯子道“这么金贵的茶叶在这么清雅的地方享用真是浪费,我原来以为公子是个出尘脱俗的人,谁知公子也是一个沽名钓誉之辈。”边说边盘算着这茶叶能不能打包带走,回家晾晒了之后难说还可以出手。

    蓝公子当然不知道珊瑚在想些什么,只是笑笑的问道:“公子此话怎讲?”

    实在不能怪珊瑚小家子气,确实是秀媛家太穷了。研究了半天发现茶已经没什么味道了,珊瑚撇撇嘴端着茶杯不经意的道:“俗话说食君之禄担君之忧,父母在不远行,公子隐居在此,长期不回朝堂、不见高堂,如此不忠不孝之人,还能称什么金陵三公子。就隐居来说也只能算下三品。”

    旁边溪儿冲出来,恼怒的指着珊瑚:“你是什么东西,敢说我们家少爷是下三品……”

    “溪儿,不得无礼。”

    “可是少爷……”溪儿还想说什么,却在蓝公子的呵斥下退了下去。

    “岂不闻大隐隐于朝、中隐隐于世、小隐隐于野?你家少爷这样也就堪堪算个小隐。”珊瑚说完了还不忘对着溪儿翻个白眼,一副小姑娘你还要多多学习的样子。气的溪儿直跺脚,碍于蓝公子面前又不好发作。

    感觉该说的也说得差不多了,茶叶又带不走,见好就收吧。珊瑚将茶喝个底朝天,不舍的放下茶杯,云淡风轻的仿佛刚才那些奚落人家的话都不是她说的。蓝公子也不气恼,淡淡笑了笑:“请问公子尊姓大名。”

    珊瑚心里咯噔一下,这家伙,笑的像只狐狸似的,不会以后要报复吧?管他呢,反正自己女扮男装,他也寻不到自己,于是理直气壮的回道:“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在下李修缘,修炼的修,缘分的缘。”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绿鬓红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