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入蓝府

    翠娥忙扯了扯珊瑚的衣袖,将珊瑚拉到后,对着说书先生求道:“叶先生,请你放过我弟弟。”

    说书的叶先生一笑,故作潇洒的甩开黏在脸上的一片茶叶:“既然翠姑娘开口了,好说,只要姑娘答应叶某人一个条件……”说着色迷迷的看着翠娥,就差流口水了。

    珊瑚站在翠娥边,看到翠娥的脸色忽的变得惨白,就知道那叶先生提的不会是什么好要求,果然,叶先生顿了顿,开口道:“只要翠儿姑娘答应做叶某的八姨太,我们就是一家人,叶某人自然不会与自家小弟计较。”说着还对珊瑚这个未来的“小弟”挑了挑眉。

    珊瑚觉得自己的胃都开始翻滚了,看一个四五十岁的大叔调戏一个花季少女确实不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偏偏那个变态大叔还自以为风流倜傥。

    叫彪哥的大汉连忙上前,将翠娥和珊瑚拦在后,堆了满脸的笑求道:“叶先生,翠儿她弟也不是故意的,你就大人不计小人过,不要跟他一个小子计较了。”

    谁知说书的叶先生一把抓下头上的茶杯就朝彪哥扔去,大声呵斥道:“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摸样,还来求。”

    正所谓是可忍孰不可忍,连彪哥这样的人物都出马了,我珊瑚女侠再不出马就实在是对不住大家对我的信任。念头一转,珊瑚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台去,揪住叶先生就是一个大耳刮子,嘴里还不停歇的骂道:“叫你老牛吃嫩草,叫你人模狗样,叫你嚣张,彪哥一个沙皮狗的样子都比你个老山羊帅气,还想吃我家翠娥豆腐,也不睁开你的王八眼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某彪虽然不满被形容成沙皮,却还是称职的上前,拉住对叶先生拳打脚踢的珊瑚,对着珊瑚轻声提醒道:“兄弟、兄弟,叶先生得罪不得,他可是蓝老太太面前的红人。”

    虾米?这家伙是蓝老太太面前的红人?珊瑚石化中,僵硬的转头,再次问道:“是蓝老将军府上那个一品诰命夫人蓝老太太?”彪哥回她一个“你以为有几个蓝老太太?”的眼神,珊瑚彻底石化。想想也是,彪哥人高马大的一粗汉也不敢拿叶先生这干瘦小老儿怎样,自己怎么就那么冲动呢?沮丧的收回往外踹的脚,这次又闯祸了。

    俗话说“不是冤家不聚头”,珊瑚很是怀疑蓝老太太是不是自己小时候楼下那个老太太穿越过来的。

    话说珊瑚小时候家住在筒子楼里,小孩子总挥洒不玩的精力,珊瑚经常在家蹦跶,被楼下的老太太投诉了好几回,后来珊瑚跟胡同里的几个小子一起去掏个鸟窝、摘个花、爬个树、逃个课什么的,经常能被老太太遇到,老太太还举报到珊瑚爸那里,结果害珊瑚吃了好多次的竹笋炒丝,简直就是往事不堪回首,珊瑚发誓长大后一定要报复,结果还没等她展开行动,她们家就搬离了胡同,害珊瑚还狠狠的哭了一场。

    现在珊瑚又垂头丧气的跪在蓝老太太面前了。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绿鬓红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