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楼风波

    珊瑚以前曾听翠娥提起过这个说书的叶先生,好像对翠娥有非分之想,所以每次叶先生到翠娥帮工的醉菊楼说书,翠娥都要想方设法避开他。

    珊瑚想了想,拉住翠娥:“姐,我跟你一起去。”说着转进内室,找了一男装换上,这是前些天珊瑚缠着翠娥用秀媛爹的一件旧衣改的。换好衣服,翠娥将珊瑚的头发在头顶上盘了个髻用根蓝布条扎好,铜镜里就出现了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哥儿。

    珊瑚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挑了挑眉,讨好的对着翠娥笑道:“好姐姐,你常说说书先生不是个简单的职业,能不能让小弟我见识一下呀?”

    翠娥好笑的看着珊瑚献媚的表,宠溺的揉揉珊瑚的头发,笑着挽起珊瑚:“鬼丫头,就知道你一个人在家闷得慌,今天姐姐带你到醉菊楼,到时候你躲在门房后,就可以听书了,只是你要替姐姐奉茶上去给大师傅,知道不?”

    那样熟悉的动作,那样熟悉的表,让珊瑚不自觉又想到素雅,呆了一呆,点点头,收拾起心,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挽着翠娥出门去。

    作为金陵的第一茶楼,醉菊楼确实不同凡响,茶楼一共两层,二楼是雅阁,梅兰竹菊命名的雅间,与夏秋冬四季呼应,看上去雅而不俗。一楼的大厅里搭了个说书的台子,一个穿着白布长衫的老先生已经坐在台上开始说书了,说书先生白净脸庞,留三缕胡须,本来有些仙风道骨的感觉,偏偏长一双绿豆眼,破坏了整体形象。台下围了好些人,喝茶的,聊天的都有。

    珊瑚站在门房后听了一会,发现讲的是个故事,可惜由老先生讲出来,面部表毫无变化,又无肢体语言配合,生硬的像在背书。珊瑚听得昏昏睡,恰好翠娥过来拉了拉珊瑚:“秀媛,你帮姐姐把茶送去给先生吧。”

    珊瑚迷迷糊糊应了声:“哦。”抬着托盘就往台上走,一不小心,在台阶上绊了一下,只听“哗啦”一声,一杯茶就那么直冲冲飞在说书先生脸上,珊瑚的瞌睡也被惊醒了。

    “神呀,我真不是来砸场子的,为什么会这样?”珊瑚的心里哭了一百遍,只可惜过路的神佛都没听见珊瑚的祈祷。茶楼里的打手已经里三层外三层的把珊瑚围了起来。

    翠娥急急忙忙赶了过来,一看这架势就冲上去讲珊瑚护在了后,对着其中一个满脸横的大汉哀求道:“彪哥,不好意思,这是我弟弟,刚才我太忙了一时没空,所以请她帮忙端茶给先生,不想却冒犯了先生,麻烦你能不能高抬贵手放过她?”

    大汉看了看翠娥,又看了看珊瑚,脸居然红了,有些腼腆的道:“翠儿,不是我不帮你,实在是……”说着言又止,为难的看了看头上挂着茶叶的说书先生。

    珊瑚随着大汉的目光回头,只见那说书先生三缕胡须上挂着茶叶,头顶的发髻上顶着茶杯,满脸茶水,要多狼狈有多狼狈,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说书先生的脸色愈发沉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绿鬓红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