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下大祸

    事实证明米虫当久了,很多事都是有心无力,到最后,珊瑚还是被娘赶到井边的树荫下,边乘凉,边吃桂花糖。虽然风是凉凉的,糖是甜甜的,但是看到秀媛娘一个人在挥汗如雨,珊瑚的心怎么也好不起来。左右张望了一下,发现后门边有一棵叫不上名字的树长势极好,叶子长得有半把纸伞那么大,就拔腿向那边跑去,洗衣服帮不上忙,折个树叶给娘遮这点小事还是可以做到的。

    俗话说好了伤疤忘了疼,貌似某人跟摘个花折个叶子这种事件有不共戴天之仇。上次是摘个花从树上摔了下来,结果换了个魂,现在是什么个况?

    一个丫鬟揪着珊瑚的耳朵把她从树上扯了下来,折个树叶给娘遮就折出祸事了,那棵树居然是过世的老太爷和老太太定时候种的,老太爷过世后,老太太就专程派了个丫鬟照看这棵树,任何人不得有一丝一毫损毁,以作念想。

    “呜呜~~~~~~~姐姐,我不是故意的,我真不知道这棵树是老太爷和老太太定时候种的呀?”不是珊瑚想哭得这么凄惨博取同,实在是这个丫鬟的手劲太大了,她用力扯着珊瑚的耳朵,珊瑚觉得自己的耳朵都快被她扯下来了。

    秀媛娘在旁边不停的跟丫鬟说着好话,谁知这个丫鬟居然上纲上线,非要拉珊瑚到老太太面前听候发落。秀媛娘求了丫鬟,与珊瑚同去。

    转过几处回廊,来到一处清静的院子,门外一溜站了些丫鬟婆子,却都是寂静无声。拉珊瑚来的丫鬟走到一个婆子面前悄声说了几句,那婆子看了珊瑚一眼,只听她轻声责怪丫鬟道:“怎地如此不小心?”那丫鬟脸上闪过慌张的神色,低声道:“今天气炎,所以贪睡了些,没想到被这小丫头片子祸害了那树,那树一枝一叶都动不得,家里的人都是知道的,这小丫头片子明知故犯,也着实可恶。”

    一番话,听得珊瑚气愤不已,明明是她贪睡不好好看护那树,还责怪到自己头上,再听她口口声声“小丫头片子”,心里更是不爽快,忍不住插嘴道:“我原以为姐姐也是个丫头,没想到是看走眼了。”

    那丫头被她说得一愣,明白过来,满脸涨得通红就嚷嚷着要来撕烂珊瑚的嘴。吵吵嚷嚷间,房里又走出一个婆子大声呵斥道:“老太太正在休息,什么人在此吵吵嚷嚷,打扰老太太休息,张妈,你是怎么管教下人的?”

    先前那个婆子连忙上前回话:“林姑姑,是这个小丫头伤了那棵树,所以守树的儿带了她前来领罚,她心里不服,就跟儿吵了起来。”

    林姑姑看了珊瑚一眼,说:“带进来吧。”就转进了里屋。

    屋里燃着淡淡的檀香,摆一个白瓷观音。珊瑚被带进屋里,还没来得及看看周围的环境就被人一把推着跪到了地上,珊瑚直起子,打量起坐在首位上的人。只见所谓的老太太不过五十来岁光景,梳着宝华髻,插一只白玉簪,戴两个翡翠耳坠子,手里握一串佛珠,整个人显得雍容华贵。

    珊瑚跪坐在地上看那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控诉自己是如何、如何伤害那棵无比重要的树,儿讲完,林姑姑就轻声请示老太太要如何发落。也不等老太太发话,秀媛娘就急急开口:“老太太,我女儿年纪小,不懂事,今天我没看好她,她才做出这样的事,要罚就罚我吧,请老太太放过我女儿。”珊瑚疑惑不已,这么点小事,大家用得着这么兴师动众吗?

    老太太一只手支着头,闭着眼睛假寐,就在珊瑚怀疑她是否睡着的时候,老太太开口了:“哪只手折的树,就把哪只手打断,赶出去,以后再不许进我蓝家大门。”明明是温和的声线,吐出的话语却让人不寒而栗。

    珊瑚这才明白自己闯的祸严重到什么程度,也第一次开始怀念现代的法制社会,在现代,这样的况最多罚款吧,真是万恶的旧社会。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绿鬓红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