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出头

    霭霭芳朝,雪絮起青条。

    或值花同舞,不因风自飘。

    一记吟哦,如玉珠落盘,一袭白衣的男子站在那株细细的柳树旁,一手摇着折扇,一边漫不经心地听着站在边的两人说话——

    “烽,此次前往边关平乱,路途遥远,务必小心,而且据我线报所知,离国尚有余孽存在,你得处处留意。”说话的人一袭紫袍,剑眉斜飞入鬓,一双丹凤眼,似笑非笑,透着一股让人无法视的贵气。

    “离国余孽一事,皇甫烽早有耳闻,当年王爷带兵灭了离国,离国余孽不知所踪,现在又开始蠢蠢动,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王爷虽处京城,仍要处处小心才是。”被称为烽的男子一袭戎装,英武不凡,两道浓密的剑眉下,一双黑眸,如古井般波澜不兴。

    被他冰凉的语气冻到,九王爷脸上的笑僵了僵,拍了拍皇甫烽的肩膀:“总之,自己好好保重。”

    “九王爷请放心,皇甫烽自当为国尽忠,为皇上效命。”皇甫烽再次抱拳,表决心。

    “浩,你看看,他就这么辜负人家的一片苦心。”被称作九王爷的紫袍男子听到他的回答,嘴角一撇,一改一本正经之色,求助的看向一旁的白衣男子。

    白衣男子回头,衣袂翻飞,飘逸出尘的神,却偏生带着一点看透人世的超脱,有点游戏人间的感觉,白皙的脸颊,如丝般滑腻,带几分书卷气,狭长的丹凤眼,纤长的睫毛,将所有睿智都盖在那一片浓厚之下,让人看不清他的内心。

    见到九王爷像个孩子般求助的眼神,眉头微不可见的皱了一下,收起折扇,行了一礼,拉开跟紫袍男子的距离:“九王爷,蓝浩觉得皇甫将军定能明白王爷的苦心。”

    九王爷的脸色黯了黯,一脸受伤的神色:“我们三人从小一起长大,非要如此疏离么?”语气中带了浓浓的无奈和悲伤。

    轻风吹过,柳絮纷飞,让离别之人折柳相赠时,平添一番无可奈何的愁绪。

    皇甫烽和蓝浩对视一眼,蓝浩先笑了起来,戏谑道:“纳兰泓,果然是天快过完啦,你都开始感怀悲啦?”皇甫烽虽然没开口,嘴角亦含着一丝笑意。

    九王爷纳兰泓心下明了,也故意虎起脸,指着蓝浩:“好你个蓝浩,居然敢直呼本王名讳。”

    三人一起大笑,“就此,皇甫烽告辞,泓、浩,你们多多保重。”不再多做耽搁,皇甫烽翻上马,向两人一拱手,飞驰而去。

    “泓,九王爷私会出征大将军,明天又会被传得沸沸扬扬了吧。”蓝浩看着漫天飞舞的柳絮,目光透着一丝担忧。

    “那就让他们说去吧,你我静赏这美景就好。”纳兰泓扬起一丝桀骜不驯的笑,眸子里精光一闪而逝。

    花絮漫舞,广袤的柳林宛如下起了一场纷纷扬扬的白雪;随着轻风,柳絮轻飞,翻过高高的城墙,向城内一户户人家飞去。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绿鬓红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