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问蓝浩

    草地上仅剩了珊瑚一人,珊瑚自嘲一笑,放下手中的簪子,才发现,那紧握在掌心的居然是当崖底,纳兰泓为自己削制的那支木簪,怎么不经意间,还是把它留着呢。

    摸了摸脖子上不经意划破的肌肤,嘶了一口冷气,滴,还真疼,那些电视电影里面的女猪大义凛然的驾把匕首啊钢刀啊在脖子上,果然都是骗人的道具。电视儿童江珊瑚在篝火旁坐了近半个时辰,也没一人前来搭理自己,肚子却是忍不住“咕咕”叫了起来。

    走到溪边,看着鱼儿在水中自由自在的游来游去,不又想起崖底和纳兰泓一起叉鱼的景来。不论结局如何,女人是不是都会对自己的第一个男人念念不忘?一直自诩洒脱,原来也不过如是。

    珊瑚烦躁的一扒拉长发,仰天大吼:“啊……啊……啊……”层层叠翠的山峦也传来回声,珊瑚心一时大好,听到后杂乱的脚步声,转,却是众人因了她的叫声从帐篷里赶了出来。

    溪儿颦眉上前:“李修缘,你在这里鬼吼鬼叫些什么?沲”

    珊瑚无意与她结怨,对她的冷言冷语也不给予好脸色,于是亦冷淡回道:“我心里不畅快,在这里大叫几声,发泄一下心里的郁闷,这样应该没碍到姑娘你吧?”

    “你……”溪儿气急,正上前,蓝浩手微微一抬,止住了她,溪儿看了蓝浩一眼,目光中闪过一丝受伤之色。

    没有人开口,蓝浩静静的看着珊瑚,珊瑚也静静的看着他,两人之间明明只隔着十步之遥,珊瑚却觉得从来没离蓝浩那么远过邹。

    这个男子,自己第一次见他,就惊为天人,其后在皇家诗会上他维护于自己,将自己纳于羽翼之下,一直呵护有佳,亦师亦友,自己一直安心享受着他的宠溺,以为他对自己不过是师徒之,朋友之义,从未想过,这个俊逸非凡的男子一直到知道自己是女儿

    “浩哥……”习惯的称呼脱口而出,珊瑚顿了顿,懊恼的轻咬下唇,对着这样一个自己曾经全然信任的人,怎么也板不起脸来:“蓝浩,我……我想和你单独谈谈。”

    珊瑚刻意咬重“单独”两个字,表明自己不愿被打扰,她需要知道一些事,来确定一些事

    蓝浩不语,沉着脸静静的看着珊瑚。这样的蓝浩对于珊瑚来说是陌生的,一直以来,蓝浩都是温润如玉的微笑着,从来没有拉下过脸,就连生气也只是微微颦眉,如月光般好看的要命。

    许久,蓝浩转,想帐篷走去,阳双煞对望一眼,向树林走了过去,溪儿一张俏脸变得煞白,拼命咬了下唇,恨恨的看了珊瑚一眼,拔足向树林掠去。

    珊瑚知道他们是去四周护卫了,想了想,跟在蓝浩后面进了帐篷,特意将帐篷的门帘搭在一边没放下来。蓝浩瞟了敞开的帐门一眼,自嘲一笑,面上神色又冷了几分,眼中闪过一抹受伤的神色。

    珊瑚心中一动,暗叹自己可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蓝浩昨只怕是一时动,或是受了什么刺激,想起往蓝浩对自己的照拂,自己今如此防备于他,让他何以堪。想到此处,不觉有些羞愧,呐呐不知如何开口。

    蓝浩见她脸上露出些许歉意,暗叹一声,心道自己还是太过心急了吧,伸手倒了一杯茶推到珊瑚面前,招手让她过来坐下。

    见到蓝浩一如既往的温柔,想起昨蓝浩的反常和今众人对自己的冷淡,珊瑚心中几分后怕、几分委屈,心中酸涩,眼圈一红,眼泪几乎没忍住,忙端起茶杯猛灌了口茶,却烫得舌头发麻,一口茶吞吐不得,一张小脸涨得通红。

    一旁的蓝浩早注意她的一举一动,见她喝茶本想提醒,谁知她就喝了进去,见珊瑚被烫,忙递了个空杯过去,让她将茶吐出,又递了杯凉茶给她。

    珊瑚接过凉茶猛灌下去,蓝浩又给她续上,珊瑚就捧着杯子,伸出舌头浸在凉茶里降温。

    见她孩子气的将舌头泡在杯子里降温,蓝浩轻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如此毛躁的子,让我如何放心让你一人回到京都那种是非之地?”

    看着他悠远的目光,珊瑚将杯子放下,面上一红,低声道:“师傅,昨天……你……你……”昨之事,珊瑚心中虽有疑惑,却也实难开口,面上红一阵白一阵。

    蓝浩轻抿了口茶,顿了半响,看不出面上表,就在珊瑚以为他不会回答自己的时候,蓝浩放下茶杯,定定的注视着珊瑚:“因为我想那么做,所以做了。”

    “因为……所以……?!”珊瑚吃惊的看着蓝浩认真的表,一时忘了把张开的嘴巴合上。她设想过好多答案,蓝浩中了毒、受了刺激、甚至连溪儿给蓝浩下药却提前发作都设想过了,却没想到是这样的答案,蓝浩他、居然是清醒的,清楚的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难道、蓝浩一直以来居然是对自己有意?!

    被这样的发现震住,珊瑚一时间心乱如麻,手足无措,结结巴巴开口道:“我……我一直以为师傅维护于我,是因为皇上封了我做你的书童,师傅对我,是对弟子的意……”

    蓝浩转头,看着珊瑚,目光炯炯轻笑道:“呵可笑,修缘,枉你自诩聪明,你真的以为皇上封你为第一书童,我就要对你的安全负责,你难道忘了,当初是谁向皇上要下你的,若我对你无意,我用得着捡你这个烫手山芋?”

    想起当皇家诗会的形,珊瑚愣愣的看着蓝浩,不自觉开始结巴起来,“我……我一直把您当成朋友、兄长来着……你……你对我而言,就是亦师亦友的存在,我……我从未想过……”

    珊瑚说着说着语音就低落了下去,蓝浩猛的站了起来,定定的盯着珊瑚,一步步向她走来。

    来了,来了,又是那种让人窒息的压迫感,珊瑚直觉的想逃,却无法挪动分毫,只能眼睁睁看着蓝浩近。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红袖添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亦师亦友?!你难道真不知道我对你的意么?你难道真的以为一个弟子值得师傅为她跟最好的朋友反目,不惜背上欺君罔上、株连九族的祸事么?回答我。”

    珊瑚被蓝浩问得哑口无言,只能愣在原地,蓝浩却是越发激动,猛的抓住珊瑚的双臂,低声怒吼起来:“我也是个男人,从桃花林中见你的第一眼起,我就知道,我要的是你,我要你在我边,我不要做你的哥哥,也不要做什么狗师父,我要做你的男人、你的丈夫,你懂不懂?懂不懂?”

    “不懂,不懂,我不懂,为什么我们之间就不可以有那种纯洁的友谊,我一直只是把你当成哥哥一样看待啊。”珊瑚心中在大声吼着,可是看着蓝浩脸上那种痛苦的困兽般的表,伤他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珊瑚不愿蓝浩误会自己有意于他,她一向自认是个干脆利落的人,最讨厌对感拖泥带水之人,谁知轮到自己,才知道,有些人、有些话,真的不是那么好说出口的。

    珊瑚心中好生害怕蓝浩一怒之下又做出昨那种举动来,但更怕的是两人之间从此走到连朋友都没法做的田地,回想起两人初见初识到现在一起走过的种种,又是为难、又是害怕,鼻子一酸,眼泪忍不住滚了下来。

    蓝浩看她明明怕的忍不住抖个不停,却只是倔强的流泪,知她心中委屈气苦,也知自己昨的举动真的吓到她了。想到她与那人对自己都是同样的感,心中又凄苦不已,难道自己还要一直一直等下去么?

    皱眉抬头,正对上珊瑚的泪眼,本想狠心不去理会,看她一张小脸憋得通红,就是死死咬住下唇不愿哭出声的倔强模样,心下一软,知道不能她过甚,忍下心中苦涩,轻轻将她揽入怀中,柔声哄道:“莫要哭了,昨之事,是师傅错了,要打要罚都随你,只是莫哭了,你哭得师傅心都碎了。”

    听到蓝浩自称“师傅”,珊瑚心中一松,“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呜……呜呜……你们……你们都欺负我……连你……连你也欺负我……”珊瑚哭得哽咽不已,还不忘控诉蓝浩。

    “是,是,对不起,对不起!师傅以后再也不会了。”蓝浩紧紧揽住珊瑚,仿佛要将她揉入自己骨血之中,心中痛楚不已,暗暗下定决心“好吧,不管多难、多苦,我都会一直陪着你,等着你,等你愿意的一天。”

    良久,蓝浩轻轻松开珊瑚,将她的脸从怀中抬起,柔声道:“去吧,回京都去吧,只是,记住,不要轻信任何人,有的时候,就连你的眼睛和耳朵都会骗你。”

    珊瑚怔怔的看着蓝浩眼中的悲伤,一时间忘了落泪:“不要相信任何人?!也包括师傅你么?”

    蓝浩定定的看着珊瑚,苦涩一笑:“对,也包括我。”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红袖添香网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绿鬓红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