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林听曲

    “呃!不是啦,浩哥哥的意思是,我是他的书童,成婚需要经过他的同意……”在纳兰泓杀人的目光注视下,珊瑚话音越来越小,额上冷汗渗了出来,靠!自己怎么会有一种被人捉的错觉???

    纳兰泓面色铁青,剑眉一挑,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冷哼一声,似笑非笑的道:“哦?!真正是本王孤陋寡闻了,怎么从未听说过我朝有这样的规矩?成婚不经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倒要听从……”他顿了一下,目光炯炯注视着蓝浩:“浩哥哥的?”

    被纳兰泓那样的眼神一激,珊瑚心中忽然一怒,他、他凭什么对自己如此冷淡,凭什么咄咄人,若不是顾忌清霜万般受伤的眼神和欺君之罪,珊瑚实在很想直接说出自己是女子的事实,眼泪在眼眶里转了又转。

    正不知该如何作答,一个清冷的声音开口:“今天的闹剧已经够多了,傲雪,你为冬之主,如此沉不住气,真正是我平里对你们太过散漫了么?”

    如姨双眼淡淡一瞥,众人皆安静了下来,气氛一时间有些怪异起来汊。

    珊瑚这才注意到,屋内之人除了纳兰泓主仆二人、蓝浩、清霜、如姨、花雨、四馆馆主和自己就再无旁人,连水莲也不见了,刚刚那些熙熙攘攘的侍女是什么时候退下的,自己怎么没注意到?

    “如姨,今阁中有事,在下改再来拜访。”一旁的纳兰泓忽然出声,对着如姨淡淡行了一礼。

    “如此也好,让公子见笑了,公子所提之事,如意定会铭记于心,只是不知公子可有人选?朕”

    看着蓝浩搭在珊瑚肩上的手和珊瑚发愣呆呆的模样,纳兰泓握紧拳头,忍住一把冲上去掐死她的冲动,目光在屋内众人脸上转了一圈,心中一动,“就她吧。”修长手指一点,正好指向珊瑚后的清霜。

    “咦?!”什么意思?珊瑚不解的看着纳兰泓指着清霜的手指。蓝浩则是抬眼,若有所思的看了纳兰泓一眼。

    看着众人疑惑的眼神,纳兰泓一笑:“就清霜姑娘吧,本王将选定黄道吉,让府中之人前来下聘,迎娶清霜姑娘为本王的第十八位侍妾。”

    “按我飞花阁的规矩,持梨花令的即为飞絮公子,可以带走阁中任意一位姑娘,只是公子眼光独特,此处已无外人,不知是否方便告知是哪路贵人,我等也好早作准备,以免失了礼数。”听到纳兰泓自称“本王”,如姨也不惊讶,仍是不卑不亢的道。

    纳兰泓但笑不语,一旁的蒲柳出声解释道:“我家公子乃是当今圣上九弟,九王爷。”

    听到蒲柳报出纳兰泓的份,屋内众人脸色各异。一直沉默的清霜忽然惊叫起来,“不要,我不要,我不要嫁什么九王爷,做九王爷的侍妾,”直起子,一把揪住珊瑚的衣袍,哀求道“公子,求求你,带清霜走,清霜不求能做公子的妻妾,愿意为奴为婢侍奉公子,一生一世。”

    什么?纳兰泓要娶清霜?而且,而且,他已经有了十七个侍妾……虽然早已听说过纳兰泓的花名,对他的份、他的妻妾成群有了心理准备,乍然听他亲口说出要迎娶他人,珊瑚心中还是有种宛若雷劈的感觉。怎么他不是应该为自己守如玉、非卿不娶的么?被这个消息震住的珊瑚只愣愣的看着清霜,一言不发。这个自己刚刚救下的人,转眼就成了自己的敌,是个女人心里都会不是滋味,珊瑚心里就百味陈杂,一丝苦涩、一丝痛楚、甚至一丝嫉妒。

    看到自己当做救命稻草的公子,这般表,清霜松开珊瑚,顾不得上未着寸缕,从榻上滚落下来,到如姨面前“咚”的跪下,磕头不已,屋内的男子均别开眼去,只听得清霜“咚、咚”的磕头声夹着哀求:“如姨,求求你,清霜这副子是污了的,怎可再给飞花阁抹黑,求求你,成全清霜,清霜不求做人妻妾,只愿意一辈子跟随在公子边,为奴为婢,侍奉公子。”

    如姨目光微微一瞥,早有花雨会意,上前一个手刀,将清霜敲昏,抱上去。

    如姨微微一笑,让人如沐风:“让九王爷见笑了,王爷既然手持我飞花阁的梨花令,为飞絮公子,就是我飞花阁的有缘人,阁中女子任你挑选,只是,”语气一顿,面露难色“清霜未通过鉴花大会,今又遭了这等事,恐于王爷声明有损,王爷是否另作他选?”

    纳兰泓一笑:“一个侍妾而已,本王还没放在心上。”

    原来,纳兰泓的边女子不知凡几,娶一个侍妾,就跟上街买一棵白菜那么简单,看对眼了,就行了。如此,他怎会放自己于心上,亏自己还以为、还以为自己在他心中会有那么一丝一毫的特别,那么一丝一毫的不同。

    这个时代的女子就那么轻么?纳兰泓想迎娶清霜为侍妾,真的是喜欢清霜么?珊瑚不隐隐为清霜感到担忧,最是无帝王家,自己居然忘了纳兰泓是王爷,他不是崖底那个相依为命、为自己缳发的男子,不是溪畔那一双倒影里与自己依偎的白衣男子,回到京城,两人就真正是云泥之别了。

    感觉到珊瑚的子微微发抖,蓝浩轻轻靠近她,不顾众人在场,柔声道:“修缘,你不舒服么?我先带你回去可好?”

    珊瑚顾不上去想洛儿、去想清霜,只觉得一颗心碎成了几瓣,疼得厉害,眼前一阵阵发黑,她好想逃,飞快的逃到天涯海角,逃回那个平等的世界,可是,她该往哪里逃?

    忘了经这一折腾,脚踝受伤的部分早已经肿得麻木,刚一动,整个人就向地上栽去,扑进蓝浩温暖的怀抱里。

    拼命咬紧下唇,忍住即将汹涌而出的泪,恳求的看向蓝浩,盈满泪水的双眼哀戚的传达一个信息:“求求你,带我走。”蓝浩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俯横抱起珊瑚,在众人惊疑的目光中,走了出去。

    如姨淡淡一笑,转向纳兰泓:“为免飞花阁声名有损,希望九王爷能容我等些许时,两个月后,定给公子一个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样样俱通的清霜姑娘,不知飞絮公子意下如何?”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红袖添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既然如此,我就先走了。”纳兰泓淡淡一笑,带着蒲柳走了出去,拢在袖中的拳头紧握,压制住了心底的怒气。

    目送他俩离开,如姨收敛了脸上的笑意,冷冷吩咐:“花雨,让人看好清霜,在出嫁前不要弄出什么幺蛾子,你们几个随我来。”一时间屋里众人走得干干净净。

    珊瑚的眼睛紧闭着,不停的流着泪,一路被蓝浩抱着,上了停在飞花阁外的马车,坐在车上的溪儿见了这般模样,没有多话,将两人迎了进去,珊瑚心中难过,独自倚在马车里的小桌上垂泪,蓝浩亦是一言不发,马车缓缓向前驶去。

    不知走了多久,马车停了下来,溪儿首先掀开车帘跳了下去,珊瑚淡漠的往外看了一眼,眼中困惑一闪而逝,蒙蒙的夜色下,马车居然行到了城郊的一处庄园,看了看已下车的蓝浩,见他没有解释的意思,珊瑚也就不问,对蓝浩,她总有一种莫名的信任。

    蓝浩对她伸出手来,珊瑚唇角微微上扬,道了声“谢谢”,扶着蓝浩的手下了马车,溪儿已经前去叫门了,一个白面无须的管事开了门,看了溪儿和后的蓝浩一眼,连忙将门打开,毕恭毕敬的将蓝浩一行引了进去,穿过灯火通明的前院,仆人送了一盏灯笼过来,溪儿挥了挥手,轻车熟路的在前方打着灯笼引路。

    绕过一弯小桥流水,迎面一片梅林,林中隐着一座木亭,一曲清扬婉转的笛声从林子深处响起,轻柔的笛声带着几丝淡淡的哀怨,低低的述说着的是久住心底的怨,还是深深隐藏的思念。

    珊瑚只觉得心底很酸,一种想随之呼应、想随之低吟的绪被带动了起来,唐代诗人张九龄《望月怀远》中的名句“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几脱口而出。

    又一曲琴声和着笛声响起,舒缓的琴声的笛声衬托的更加柔婉、更加细密,宛若久别重逢的恋人在耳边轻声漫语、耳鬓厮磨之际留下的轻吻,抚平了笛声中的哀伤,让人觉得被淡淡的柔光包围,温馨无比,一颗心莫名柔软起来。音乐如同山风,缓缓流过,与那孤独的木亭、曲虬的梅花树枝、昏黄的烛光、朦胧的月色溶为一体,宛如梦境。

    懵懵懂懂的在蓝浩搀扶下跟着溪儿继续前行,穿过梅林,笛声和琴音戛然而止,只见亭中一对白衣男女,一坐一立,女子手持一支系着蓝色坠子的玉笛,男子面前放了一张七弦琴。

    刚才那优美的琴笛妙音,就是他们两人合奏的吧?好美的音乐啊……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红袖添香网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绿鬓红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