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百大婚

    ( )    洛儿低声对溪儿交代了几句,让溪儿前去回禀蓝浩,自己则从屋内端了茶点出来摆开,柔声道“公子还未吃东西,先随意用些点心吧,一会又该饿了。”

    想起自己和洛儿第一次见面时,自己一连不知喝了多少茶水的吃货样和后来由于猛吃引发的的尴尬事,珊瑚的老脸不红了红,接过洛儿递过来的茶,极其淑女的轻抿了一小口,置回桌上,又随意挑了块桂花糕,小口吃了起来。悌

    桂花糕味道极好,入口即化,带着淡淡的桂花香味,甜而不腻,珊瑚心中有事,明明腹中空空,却怎么也吃不下去,这就是所谓的味同嚼蜡吧,自嘲的一笑,不再勉强,将咬了一口的桂花糕搁在一旁。

    洛儿皱了皱眉头“公子,是否桂花糕不合口味,要不奴婢再拿些其它的糕点来。”

    “不用了,洛儿,我吃不下。”对洛儿轻笑了一下,珊瑚抬头,看向蔚蓝的天空,曾几何时,自己还在为李百要娶郡主而难过,躲到蓝府,现在自己依然在蓝府,可是躲避的却是另一个人了。谀

    “洛儿,好多时候,我会有种恍惚,觉得自己的命运就像一个梦,每天都在不断的重复上演,自己就是那个跳梁小丑,不停的逃避,你说可不可笑?”珊瑚将双手搭上石桌,把头俯在手上,闭着眼睛轻声道。声音轻的仿佛梦呓,若不是洛儿耳力极佳,几乎要以为自己是出现幻听了。谀

    诧异的看向珊瑚,碧绿的藤树下,白衣的公子,披散着长发,闭着双眼,阳光洒在她的肩头,脸却半隐于影中,那种介于和阳之间的美,让珊瑚整个人看起来淡淡的,淡的就像随时会消失在晨光中的泡泡般不真实,那种感觉让洛儿屏住了呼吸,不敢开口,生怕一开口,那个梦幻的泡泡就破碎了,可是她又忍不住想上前去,即使知道是幻影,还是忍不住想去追逐。悌

    洛儿正想上前,看到门边进来的影,又退了回去。

    “听说你想出府?”蓝浩人未到,声先到。

    珊瑚睁开眼睛,坐直子,也不起,扬起一个大大的微笑,对进来的蓝浩道“浩哥哥,百少是我的表哥,他大喜之,我怎么说也得前去道声喜不是?”

    蓝浩在石桌前坐下,珊瑚拿起茶壶,为他倒了一杯茶,放在手边。

    “那我陪你一同去吧。”蓝浩端起茶杯,轻轻吹着气,袅袅的白雾中,看不清脸上的表

    珊瑚愣了愣,笑道:“不用,我自己去就可以了,只是要劳烦哥哥吩咐下人为我雇顶小轿。”

    听她拒绝,蓝浩将茶杯握在手心,没有喝茶,也没有开口,静静的看向珊瑚,眼中是毫不掩饰的担忧,他还记得听到皇上赐婚给李百时她瞬间惨白的容颜,还记得她为了躲避李百跑到蓝府,拉着自己教她练字,今,她竟然想独自前去面对么?

    放下茶杯,终忍不住开口“李百与郡主毕竟是皇上赐婚,皇命难违,即使李百另有所想,也由不得他,你该明白他的不由己,此次前去,只能是恭贺,不要惹出什么事端来才好。”

    “你是在担心我么?”珊瑚坦率的问道,眼睛睁得又圆又大。

    蓝浩淡淡一笑,没有回答,伸出手,将珊瑚额前一缕碎发捋到耳后“让洛儿随你前去如何?她为人稳重,心思缜密,又略懂武功,有什么意外,也可护得你周全。”

    估计让洛儿随行,已经是蓝浩的底线了,珊瑚无奈的点了点头,这个帅哥师傅,看起来弱不风的样子,可是坚持起来,却也是固执的要命。

    见她答应,蓝浩又坐了一会,起带着溪儿离去了。

    在珊瑚的一再坚持下,洛儿放弃了蓝府的马车,为她雇了顶小轿,两人一起前往李府。

    李百的婚事是京城首富掌门人的婚礼,又是皇上赐婚,闹非常,一路行来,只见得十里长街到处铺满爆竹的红纸屑,内敛不失豪华的大宅门口到处张灯结彩,布满了红绸,喜字,门前一溜排开百张流水席,供过往路人、客商随意食用,人人脸上都挂着笑容,说着祝福的话儿。

    珊瑚放下轿帘,看了看自己一素白的袍子和边当做拐杖使用的木棍,略一沉吟,复又探出头去,吩咐轿夫将自己送到李府后门,旁的洛儿看了看她,没有多言。

    轿子来到李府后门跟前稳稳停下,洛儿将珊瑚搀扶下轿,打发了轿夫,自己上前敲门,敲了许久,才有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儿前来应门,看他的衣着和手中的扫帚,应该是洒扫的老仆,看见珊瑚也是一副不认识的模样。珊瑚行了一礼,禀明份,老仆侧让他进去,洛儿正要跟上,却被老仆堵在门口,死活不让她跟进,只让珊瑚一人进门。

    珊瑚此行回来本就不想带洛儿,是拗不过蓝浩才不得已为之,此刻听得老仆人不让洛儿进门,珊瑚淡淡一笑“洛儿姐姐,你且回去吧,浩哥哥哪里我自会去说。”洛儿还待再说,珊瑚拍一拍她的手背安慰道:“这是我表哥家,我也姓李,知道轻重缓急,无妨的。”洛儿想了想,不再坚持,目送珊瑚进了李府,待府门关上,就转离开。

    两个轿夫到前门流水席那里说了几句恭喜的吉利话讨了杯水酒,回到停放轿子的地方,就见一个粉红色的人影在墙头一掠而过。

    “邪门了,邪门了,人人贺喜都往前门去,刚才那两人却要偏

    偏要从后门进。”轿夫甲揉了揉眼睛咕哝着。“是啊,是啊,刚才那男的一白衣,脸色惨白,那女的又漂亮的不像真人……”轿夫乙应和道,对视一眼,想起刚才墙头那个影也是依稀是粉红色,两个轿夫惨叫一声,抬起轿子,跌跌撞撞的跑走了。

    藏墙头树枝中的洛儿无奈一笑,摇了摇头,怎么会料到这两个轿夫尚未走远,这下可好,修缘公子不知走到哪里去了。

    穿过一条回廊,是座假山加池子,穿过两条回廊,是花园加池子,三条回廊是花园加假山……除了这些能不能建点别的?刚开始还觉得不错,后来就看烦了,处处景致一样,实在很无聊。而且一路行来,都没看到人影,想来人都集中在前院和新人的院子里。

    珊瑚问了老仆人几句,想要知道李百的位置,可惜老仆年纪老迈,耳朵不是很灵光,总是珊瑚问东他答西,驴头不对马嘴,珊瑚无奈,只好挥挥手让老仆退下,自己根据记忆,慢慢向李百院子的方向行去。

    路途中的亭台楼阁不少,可是乍看之下很普通。珊瑚有恃无恐的东走西逛,完全不怕迷路,因为她早迷路了!不知道怎么转的,竟转到了一个非常清冷的院落。

    一来走了一段路脚疼的厉害,二来这个院子很像她在李府住的那个小院子,花木扶疏有致,院子中的池塘种了几株荷花,珊瑚走了过去,想歇息一下,顺便找个人问问路。

    走得近了,猛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名字,珊瑚一愣,抬起想敲门的手顿在了半空中。

    “百少,纳兰泓恐怕对秀媛表小姐起疑心了。”有些清脆的男声,是堇色。

    “哼,起疑心又如何,反正我利用那个女人娶郡主的目的已然达成,今之后,郡主就是我名正言顺的妻子,郡主的爹安克亲王手握重兵,凭借跟郡主的关系,我们就可以算得上是皇亲国戚,以后谁敢动我们李家分毫,即使没有那层姻亲关系,郡主丰厚的嫁妆也不是一笔小数目,如此一来,我们的大计……”

    李百话中的“那个女人”是谁?是自己么?“反正我利用那个女人娶郡主的目的已然达成”李百一直都是在利用自己么?不敢置信自己所听到的,珊瑚心乱如麻,忍不住步步后退,却忘了自己正立于台阶上方,一脚踩空,“啊!”的一声惊呼脱口而出,直直向地下摔去。

    “谁?!”屋内的人被惊起,破门而出,当先一人,一袭红衣,正是准新郎李百,随后一人是时刻与李百形影不离的堇色,还有两个黑衣人。不用李百下令,两个黑衣人已经长跃起,追着屋顶上的人而去。

    看着屋顶上跳跃追逐远去的影,李百咬牙对堇色吩咐道:“务必留活口,我倒想看看,是谁有如此胆量。”

    堇色抱拳应了声“是”,又道“公子,前面吉时快到了,你……”

    李百抬了抬手“我自有主张,你且去吧。”

    堇色不再多言,飞跃起,追着那些人去了。院子里只剩了李百一人,他的嘴角扬起一抹诡异的笑,目光转向角落里的一丛灌木道“既然来了,那就出来吧。”

    “一会往后门边跑,那里有一颗梨树,树上有人接应,记住了么?”后之人在珊瑚耳边轻声交代完毕,在李百一步步近之前长跃起,向另一个方向飞跃而去,只留下一个绝美的背影。珊瑚动弹不得,口不能言,在心底不停叫喊着:“洛儿,洛儿,不要去,不要去。”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绿鬓红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