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雾重重

    为了掩饰尴尬,珊瑚只得指着地上的动物转移话题“这只动物好奇怪,不知道是什么?”

    低垂的眸子,闪动的目光,始终不敢再看纳兰泓。

    相比珊瑚的羞涩,纳兰泓却神坦然,随意往地上瞟了一眼,回道“是狈。”

    目光挪回珊瑚滴的唇瓣,带了些许留恋,本来只是想让她止住哭的,谁知她的味道异常甜美,让他一时有些上瘾,

    “……”

    沉默……

    沉默……

    气氛继续尴尬,

    “嘶……”看着面前的人儿都快把头埋到地上了,纳兰泓假意嘶了口冷气。

    果然不出所料,一尊名叫珊瑚的木头人动了起来,“啊!纳兰泓,你的伤口。”

    纳兰泓扬起一个虚弱无比的笑“不妨事。”

    “都流了那么多血,还不妨事,快走,我帮你重新包扎伤口。”

    看着那个急急忙忙跑进山洞的小小影,纳兰泓轻笑着摇了摇头,堂堂九王爷居然沦落到要装痛来引起别人的关注,唉!真的是世风下,人心不古啊!

    边感叹边跟了上去,只是那笑容分明透着几分谋得逞的狡黠意味。

    小心翼翼的将纳兰泓前的白布解下,珊瑚的脸色凝重不已,

    一道可怖的刀伤横在口,皮翻卷着,像张开的干裂嘴唇,鲜红的血从凝结的部分缓慢的渗出来,更不用说后背那些密密麻麻的细小划伤。

    珊瑚的手悬在空中,纳兰泓前那道伤痕,是自己受了十三鼓惑,让碧儿有机可乘伤的;后背那些伤,是掉下悬崖时,纳兰泓为了救自己伤的,前前后后,伤他的人都是自己。

    自己怎么那么没用,老是连累人,眼泪忽然就湿了眼眶。

    后忽然没了声响,纳兰泓回头,就看到珊瑚的泪,伸出修长的手指接住一颗晶莹的泪滴,嘴角勾起一抹笑“如果实在觉得对不住本王,那就以相许,如何?”

    珊瑚怔了怔,又见纳兰泓目光上下打量了一番,做沉思状“虽然你的姿色不是上佳,但看在我们如此有缘的份上,本王就勉强将你收了吧!”

    珊瑚的嘴角抽了抽,握紧手中的白布,面无表地道:“我要开始包扎了。”

    于是,山洞中又响起了纳兰泓王爷鬼哭狼嚎的呼痛声。

    与此同时,京城某处密室中,“啪!啪!”的鞭子声不绝于耳,受刑之人却不敢哼一声。

    终于,首座上带一张青铜面具的人微抬了下手,行刑的人收回鞭子,受刑之人脚一软,跪了下去。

    “今之失,如若再犯,你当知道是怎样的后果。”冷冷的声音,宛若修罗。

    “是,谢帮主不杀之恩。”受刑之人强撑着叩拜。

    白玉般的手挥了挥,又有两个着劲装的黑衣人上来将受刑人搀了下去。

    首座之人站起转向屏风,拱手行礼道:“如此行事,不知主子是否满意。”行刑之人亦屏气凝神立于一旁。

    “才一百鞭而已,你的手段还是不够狠辣,而且,你该知道,什么样的结果才是满意。”被称作主子的人冷哼了一声,拂袖而去,带出一抹明黄。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绿鬓红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